2008年9月28日 星期日

看山不是山——看刘翔退赛

此文应慈悲杂志之邀而写

运动员因伤退赛,时有所闻。我相信每一个因伤被逼退出比赛的运动员都会觉得无奈和遗憾。也会让其支持者伤心失望乃至于愤怒。但这一般上这都只是体育圈子里的事。像刘翔退赛那样引起那么广泛回响的,我想是罕见的。许多时评人,而不只是体坛评论员,事後都发表了许多的评论文章。而所讨论的范围更是远远超越体育领域的。

很显然的,这是因为刘翔这枚奥运金牌对广大中国人乃至世界各地的华人而言,其意义绝不只是一枚运动奖牌那么简单。它已被无限放大到关乎民族尊严和国家地位的。当然这和田径是中国的弱项有关。相信也和许多中国人要以完美来自我肯定的扭曲心态有关。奧运开幕式上的女孩代唱、大脚印烟火预录等事件也是同一心态的反射。所以当刘翔在上一届雅典奥运夺得跨栏金牌以後,他便被人们有意无意的塑造成一个神话。因此在北京奥运中,即使中国最终赢得了全场之冠的五十一枚金牌,在许多人心目中仍无法弥补它在田径上的空白。

可以这么说,对于这枚金牌,无数的中国人把太多民族感情放进去了,结果变成是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也忘了没有永远的冠军这个颠扑不破的真理。中国可以在许多新赛项上夺取金牌,自然的也会在曾经夺冠的赛项上失去金牌。佛陀说的“诸行无常”不会只是选择性的只应验在某些事情上面的。

其实我们不也是常常如此的忽视无常吗?我们在欢庆收获时,往往不会想到那是因为无常。只有在失去时,才会哀叹无常的无奈。我们总是消极的想,因为无常,我们无法永远欢乐。但也是因为无常,我们的痛苦才会过去。因为无常,农夫才能收成。因为无常,孩子们才能变成有为的青年。我们常说“无常故苦”,但是一行禅师却认为让我们苦的不是无常,而是我们对恒常的执着。实际上是我们对无常的错误认知造成我们的痛苦。当花枯萎时,我们都不会太难过,因为我们一开始就明白花总会枯的。但是我们却会认为亲人、成功、钱财是永恒的,似乎我们并不知道这一切也是无常的。

许多的时评人,在评论刘翔退赛这件事时,却多认为中国失去跨栏这面金牌有其正面意义。也许中国人可以因此更以平常心去看待得失。毕竟佛陀曾经说过缘起法甚深,极甚深。每一件事情的发生和成就都牵涉了许许多多的因缘。成败与否存着太多的因缘,不足于论英雄,更不足于决定一个人或一个国家的伟大。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毕竟只是一个阶段,当人们不再需要用外在的完美来证明自己的时候,他们自会看山又是山,看水又是水。人生不也是如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