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27日 星期日

依佛遺教供奉佛陀舍利

近年來,佛陀舍利及各種各樣的舍利突然大量出現。其數目之龐大讓人不得不懷疑其真偽。當然,舍利的真偽也許還在其次,因為就如孔子所說的「祭神如神在」,我們如果以「如在」的心態來看待這些舍利,我想也不是大礙。但是當我們把佛陀舍利染上太多神奇和神秘色彩,當我們開始盲目及狂熱的崇拜舍利,當我們把舍利當成可以讓我們得償所願的寶物,當我們把佛陀舍利當作一般文物來流通,我想是時候看看究竟佛陀對他自己的舍利有些什麼遺教。

在巴利經藏長部尼柯耶中的《大般涅槃經》中,佛陀明確的告訴了弟子們應當如何處理佛陀的舍利。據這部經記載,在佛陀入滅前,一個衛塞月圓的夜終時分,佛陀躺在摩羅國首都拘尸那拉城郊的娑羅雙樹間,就快要進入般涅槃了。此時,他的侍者阿難問道:「世尊,我們該如何處理如來般涅槃後的色身呢?」

於是佛陀對於如何焚化他的身體給了清楚的指示,也對焚化後所留下的舍利給了如下的指示:「應在主要城市的交通要道興建佛塔來供奉如來的舍利。人們可以在此獻供花圈、香料、香粉、並且禮拜,並虔敬地淨化心靈及保持心情愉悅,這會為他們帶來長久的利益和幸福。」

因此,佛陀舍利是應該存放在舍利塔,讓信徒供奉、禮拜。在經典中,佛陀也曾告訴弟子們造塔供奉阿羅漢的舍利。我們可以從這裡總結出來說處理佛陀或所有其他聖者的舍利,唯一恰當的做法就是將它們供奉在舍利塔,讓信徒獻供及禮拜。雖然今天我們可能無法在交通要道興建佛塔來供奉如來舍利,但是佛陀舍利及舍利塔還是應該置於信徒方便獻供及禮拜之處。所以舍利不該變成一般文物來流通,讓人們請回家供奉,同時也變成了私人珍藏,不論那涉不涉及商業或金錢交易。有者甚至認為展覽佛陀舍利也不恰當,因為佛陀舍利不是觀賞品。

2011年2月23日 星期三

自我期許恢復常態(二)

余光中《怎樣改進英式中文?──論中文的常態與變態》一文啟發我最深的是對「抽象名詞」的應用。這又可以分成兩點:
  1. 比起中文來,英文不但富于抽象名詞,也喜歡用抽象名詞。中文的說法是以具體名詞,尤其是人,做主詞。
  2. 中文常用一件事情 (一個短句) 做主詞,英文則常用一個名詞 (或名詞詞組)。
翻讀我之前寫的文字,發現自己也常常犯這樣的毛病。舉例說明,當我在閱讀余光中的大作時,我則剛好在《廖國民文集》裡張貼了這樣一篇文章:《佛教應該展現對全人類課題的關懷》。很明顯,這是一個非常西化的句子。但是之前卻缺乏這樣的認知。(我現在甚至覺得這個句子也西化。我是不是應該將之改成「但是之前卻無法認知到這個毛病」?)唯一可以告慰的是,我早已盡量避免使用諸如「可讀性」、「學術性」、「全國性」等等讓中文「性氾濫」的「僞術語」。

對於英文的好用抽象名詞,余光中指出:『英文可以說「他的收入的减少改變了他的生活方式」,中文這麽說,就太西化了。英文用抽象名詞「减少」做主詞,十分自然。中文的說法是以具體名詞,尤其是人,做主詞:「他因爲收入减少而改變生活方式」,或者「他收入减少,乃改變生活方式」。』

至於第二點「中文常用一件事情 (一個短句) 做主詞,英文則常用一個名詞 (或名詞詞組)」,余光中舉例道:『「橫貫公路再度坍方,是今日的頭條新聞」,是中文的說法。「橫貫公路的再度坍方,是今日的頭條新聞」,就是英文語法的流露了。同理,「選購書籍,只好委托你了」是中文語法。「書籍的選購,只好委托你了」却是略帶西化。』不知道你是不是和我一樣突然發現自己其實真的太西化了?

此外他還認為當代中文已呈現這種病態,就是『喜歡把簡單明瞭的動詞分解成「萬能動詞+抽象名詞」的片詞。目前最流行的萬能動詞,是「作出」和「進行」,惡勢力之大,幾乎要吃掉一半的正規動詞。』

例句如下:
「萬能動詞+抽象名詞」的句子「還原」後的句子
本校的校友對社會作出了重大的貢獻。 本校的校友對社會貢獻很大。
昨晚的聽衆對訪問教授作出了十分熱烈的反應。昨晚的聽衆對訪問教授反應十分熱烈。
我們對國際貿易的問題已經進行了詳細的研究。我們對國際貿易的問題已經詳加研究。

我覺得這「萬能動詞」還有本土人士愛用的「給予」、「獲得」及「取得」。比如我們把英文 "I give you my full support" 說成「我給予你我全部的支持」,而不是「我全力支持你」。我們也常說「這個活動獲得很好的反應,取得極大的成功」,而不是「這個活動反應良好,非常成功」。難怪余光中要說我們現在的中文「名詞成災」。

讀了余光中的大作,我確實覺得自己如他說的「英文沒有學好,中文却學壞了」。而且這個「壞」,還很嚴重。甚至於有點病入膏肓。因為我發現當現在的我特意不要寫這類句子的時候,常常會不知道該如何下筆。如論如何,我自我期許要把自己寫的中文恢復常態。何謂中文的常態呢?得借用余光中的話,那就是「措詞簡潔、句式靈活、聲調鏗鏘,這些都是中文生命的常態。能順着這樣的生態,就能長保中文的健康。要是處處違拗這樣的生態,久而久之,中文就會污染而淤塞,危機日漸迫近。」

2011年2月20日 星期日

自我期許恢復常態(一)

不久前,在網上看到余光中的鸿文《怎樣改進英式中文?──論中文的常態與變態》。看後,感覺受益良多之餘,也覺得慚愧萬分,因為自己也常常寫如余光中所謂的英式中文。

印象中很久之前應該曾讀過該篇文章。對於該文中指出的一些毛病,我經已知道,特別是「被動詞語氣」。『目前中文的被動語氣有兩個毛病。一個是用生硬的被動語氣來取代自然的主動語氣。另一個是千篇一律只會用「被」字,似乎因爲它發音近于英文的 by,却不解從「受難」到「遇害」,從「挨打」到「遭殃」,從「經人指點」到「爲世所重」,可用的字還有許多,不必套一個公式。 』

作者認為『目前西化的趨勢,是在原來可以用主動語氣的場合改用被動語氣』。結果『這些話都失之生硬,違反了中文的生態。其實,我們盡可還原爲主動語氣。』

他舉例說明:
生硬的被動語氣自然的主動語氣
(一) 我不會被你這句話嚇倒。(一) 你這句話嚇不倒我。
(二) 他被懷疑偷東西。(二) 他有偷東西的嫌疑。
(三) 他這意見不被人們接受。(三) 他這意見大家都不接受。
(四) 他被升爲營長。(四) 他升爲營長。
(五) 他不被准許入學。(五) 他未獲准入學。

另外作者還列出三個例句來說明中文以主動語氣為常態:
(一) 哥倫布發現了新大陸。
(二) 新大陸被哥倫布發現了。
(三) 新大陸被發現了。

『第一句施者做主詞,乃主動語氣。第二句受者做主詞,乃被動語氣。第三句仍是受者做主詞,仍是被動,却不見施者。這三種句子在英文裏都很普遍,但在中文裏却以第一種最常見,第二、第三種就少得多。第三種在中文裏常變成主動語氣,例如「糖都吃光了」,「戲看完了」,「稿寫了一半」,「錢已經用了」。』

讀到這裡,我不禁想到,如果「糖都吃光了」這類句子交到我們的華文老師手中的話,他們很可能會認為那是錯誤的句子,而要學生「改正」為「糖都被吃光了」呢!

另一方面,我也看到我孩子的學校作業竟然要求學生將第一種主動語氣句子更換為第二種被動語氣句子。而更換的方式正是『千篇一律只會用「被」字』,結果這些更換後的句子往往讓我覺得很彆扭。看來中文確實淪陷了,連我們的學校都在用英文語法來教中文了!所以,要讓中文恢復常態只能靠所有使用中文者自我期許了。

2011年2月17日 星期四

2011辛卯新年

今天是元宵。理論上,元宵是過年的最後一天。但是這些年來,我的新年都是從我離開家鄉往吉隆坡出發之際便實際上結束了。雖然回到吉隆坡之後,偶爾還是會有一些新年聚會、飯局等等,但是那種過年獨有的喜洋洋氣氛卻是只有在老家才會有的。不過在元宵這一天為我的2011辛卯新年做一個總結倒是不錯的。

過年,對我來說,最有意義的便是一家人大團圓。雖然說,我們一年當中其實也不是只有在過年才會團聚,但是在新年時的團聚卻總是特別讓人歡欣。也不知道從哪一年開始,我們總會在過年時拍全家福。先是各個小家庭拍自己的小全家福。
往年是兩個哥哥拍照時不合作,這回輪到若庸了。

最後就是大全家福了。


拍照耽誤了太多玩樂的時間,孩子們不耐煩了。

今年新年我也特別覺得若庸「長大」了,已經參與哥哥及眾堂哥堂姐表哥表姐一起玩樂了。如果不是因為去年新年他恰好出水痘,也許他去年就該參與了。今年的他還突然熱衷於舞獅。先是他媽媽為他用紙皮箱子做的獅頭,後來看他那麼興致勃勃,便買了一個小獅頭給他。今天他還帶去幼兒園舞獅給小朋友看呢!


年輕時,新年時都是和朋友們在一起的時間多。但是漸漸的,過年成了我的「家庭事務」,這些年來我的新年便一般上只和家人一起過了。不過,繼去年和失聯二十多年的中學同學聚首後,今年我們再次辦了聚會。一些去年來的,今年沒來,也有不少去年沒來的,今年出現了。最特別的是見着了李添順和李淑珍。他們是中學時和我很熟絡的朋友。其實,中學畢業後很多年(有十年吧?),我們在過年時都還是有見面的。我上一次見他們,他們都還單身呢!現在都分別是幾個孩子的爸爸和媽媽了!

2011年2月14日 星期一

馬來西亞最大的法師

一對新人到吉隆坡十五碑佛寺進行婚姻註冊。達摩拉達那法師前來為他們祝福。新郎興奮的對家人說「這是馬來西亞最大的法師」。這是真事。但是新郎的話卻是錯誤的。

馬來西亞不像泰國,我們這裡沒有僧王。如果勉強要找一個「馬來西亞最大的法師」,以其在組織的地位而言,最接近「最大」的地位的人可能是馬來西亞佛教總會主席。但是就算是馬佛總主席也無法代表全體馬來西亞佛教,換句話說,並非所有馬來西亞佛教社區都認同馬佛總代表他們。事實上,馬來西亞的佛教,各門各派、百花齊放,嚴格說起來,沒有任何一個人,甚至沒有任何一個組織可以自稱代表全體馬來西亞佛教。

回到達摩拉達那法師,他不僅不是「馬來西亞最大的法師」甚至不是我們常說的所謂「馬來西亞南傳佛教首座」。在馬來西亞南傳佛教包含了斯里蘭卡、緬甸及泰國傳承的佛教。而一如馬佛青之前的文告中曾經做出的澄清,達摩拉達那法师僅是斯里蘭卡佛教暹羅派瑪瓦達系的其中一位首座。而斯里蘭卡佛教有三大派。據我所知,在馬來西亞有三座寺廟是屬於這個派系的:十五碑佛寺、冼都斯里蘭卡佛寺及檳城Mahindrama佛寺。

實際上,一個法師的「地位」不是由他的「職位」來定奪的。已故的達摩難陀法師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和達摩拉達那法師一樣,他也只是斯里蘭卡佛教暹羅派瑪瓦達系在馬來西亞的首座,但是他的影響力卻是真正的普及整個馬來西亞佛教界。很多涉及佛教的重大事件,甚至是一些不算重大的事件,佛教徒們都會主動的請示師父的意見。而以達摩難陀法師的智慧和德行,他的意見往往便被佛教社群奉為圭臬。

2011年2月11日 星期五

粉飾櫥窗卻顛倒眾生

最近有兩個人的言論引起了人們的議論。

第一個為前美國駐馬來西亞大使約翰馬洛特(John Malott)。他在《亞洲華爾街日報》一篇題為“The Price of Malaysia's Racism”的評論中狠批大馬首相納吉虛偽,因納吉根本沒有認真落實本身提出的“一個馬來西亞”理念,反而縱容大馬種族主義惡化,造成國家經濟成長放緩,甚至對外流失人才。第二個是國家經濟諮詢委員會成員再納阿茲南(Zainal Aznam)。他批評政府向土權低頭,缺乏政治意願落實改革。

他們兩人的談話也成了很多像我這樣的人的心理慰藉。但是冷靜下來後,我們會發現其實他們所講的也不是甚麼真知灼見。這些話我們都心知肚明,網絡上也早有很多相同內容的文章。實際上,之前就連納吉的弟弟納西爾也批評政府缺乏政治意願落實改革。

無論如何,卻因為這兩人的身份比較特殊所以說出來的話更鏗鏘有聲。同時,也進一步說明了,納吉一直以來所做的不過是粉飾櫥窗的工作吧了!但是,不得不佩服他的是,他卻可以用一句虛有其表的「一個馬來西亞」顛倒眾生,讓那麼多的人如癡如醉的相信他會帶來改革。而他那些許許多多的所謂轉型計劃,我卻覺得和當年的阿都拉的一大堆經濟發展走廊一樣,不過是個唬唬人的幌子。不過他的包裝技術比阿都拉好太多了。

2011年2月9日 星期三

水災和水壩

今年的農曆新年,南馬一帶發大水,很多地區都發生水患。馬六甲州也有一些地區淹水。可能有民眾指責水災乃當局從水壩放水所致,所以在我從吉隆坡回家過年的當天,便在報章的〈古城版〉看到負責公共工程的馬六甲州行政議員顏天祿指出馬六甲水壩沒有放水,並且信誓旦旦的表示「即使決堤也不放水」。但願這些話是顏天祿作為一個政治人物所說的,而不是一個部門行政首長的行政指令。

馬六甲有兩座大壩,即榴槤洞葛水壩及祖斯水壩,兩者都屬於土石壩。而土石壩可能發生的最嚴重災難就是決堤。任何水壩若出現決堤的危險時,都必須緊急放水以紓解壩體的壓力和把決堤的破壞減至最低。水壩決堤時,在頃刻間將有數百萬至數千萬立方米的水在不受任何人為控制之下衝下下游。其結果是災難性的。反之,緊急放水的水流量還是可以控制的。而且還可以及時疏散下游的居民。甚至是放水後,可以對壩體進行修復。

水壩和洩洪道
榴槤洞葛水壩及祖斯水壩都沒有決堤的危險,所以沒有放水的必要。而我相信民眾所謂的「水壩放水」實乃「水壩洩洪」。當水壩的儲水量到達滿溢的水平,就必須洩洪,不然就有決堤的危險。雖然一些超級大壩,如中國的三峽水壩、砂拉越的峇貢水壩,其洩洪道會有可以開關的水閘,但是大多數水壩的洩洪道是沒有水閘設備的,包括馬六甲的榴槤洞葛水壩及祖斯水壩。所以當儲水量到達滿溢的水平時,洪水就會自動的從洩洪道溢出。

水壩的水自動滿溢至洩洪道
當然,還是有民眾會把下游的水災歸咎於水壩洩洪,並指責是水壩洩洪造成了下游的水災。但那是錯誤的。實際上情況卻是完全相反,是水壩減緩了下游水災的嚴重度,因為水壩把很大部分的洪水儲在了它的水庫裡。在雨量很大的時候,其所造成的洪水大大的超越了河流可以負荷的流量。而如果有水壩,大部分的洪水會儲存在水壩的水庫中,經由洩洪道流到下游的流量則比原本的流量減低了。但是在雨量太大的時候,即使這個減低了的流量也是下游的水道所無法負荷的。在這種情況下,水災還是會發生。

放一張典型的水壩進水和出水圖。如果你可以理解該圖的話,就能更好的理解我以上的意思了。

2011年2月6日 星期日

再谈「过年不是过节」

我一直都不认同把农历新年称为「春节」。我在两年前便写了《过年——不是过节》的一篇博文。

我当时这么说:「华人普天同庆新年的盛况是任何节日都难以望其项背的。我一直觉得过年和过节是差好几个档次的。所以当我好多年前发现农历新年在中国已经改称为『春节』时,始终觉得无法接受……我认为不该把『年』贬为一个『节』。我觉得我们日常一般的用语,如『逢年过节』、『拜年』、『贺年』等,都显示年和节是不同等次的,没有一个『节』是和『年』同等级的。」

所以今年年初一当天在报章上看到中国民俗专家呼吁将春节正名为「农历年」,我有一种「吾道不孤」的喜悦感觉。这位专家为中国民协节庆委员会主任李汉秋。他表示「延续了几千年的农历新年被降格为『春节』」,和我之前所说的「不该把『年』贬为一个『节』」正是不谋而合。

2011年2月1日 星期二

听山歌迎新年

丁能补选我们换不成,不过至少过年的新年歌,我们可以换换口味。也许过年时刻,对传统文化特别热。所以一时心血来潮,上youtube搜搜看是否有客家山歌的贺年歌。结果也真不少。当然非新年歌但听来一样喜气洋洋的也很多。让我这个客家佬听得很过瘾。这里选了四首分享。

这首廖芬芳的〈好年华〉新年气氛非常浓郁。我不知这是新歌还是旧曲。歌词前半段是传统的歌颂新年,後半段却变成了歌颂共产党,令人哭笑不得。不过,还是不失为一首很有新年气息的新年歌。



这首〈新年来新年到〉应该是台湾的吧?看样子是在一个团拜上唱的。论气氛和气派都比不上〈好年华〉。但是它却是由三个年轻女孩唱的,我觉得就传承传统文化而言,有其特别的意义。当然,它也是一首不错的新年歌。



〈客家山歌联唱〉不是一首新年歌。但是,一样喜气洋洋,而且是传统的山歌对唱。看过《刘三姐》的人应该对这首歌不陌生。但是《刘三姐》里是用华语唱的,这却是道地的客家山歌。後头还有几段清唱的小曲也很有味道。



〈客家妹子顶呱呱〉即不是一首新年歌,也不算很喜气,但是我喜欢,因为里头有不少道地的客家话,让我这个现在很少机会讲客家话的客家佬,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特别里头的那句「大蛇屙屎」,让我想起小时候妈妈常常说我们「冇看过大蛇屙屎」。这是一句客家谚语,意思为没见过世面。



网上还有很多很好听的客家山歌。有兴趣的话,到youtube去搜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