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30日 星期日

过年,是亲情的召唤

过年,是亲情的召唤。每年过年前,看到中国人回家过年的所谓春运问题,就很感触。去年,看到一则一个人步行了好几天回家过年的新闻,感触万分。今年又看到有年轻妈妈女扮男装骑摩多单骑走千里,在路上过了几天几夜,就为了回家过年看看她的孩子。唯有亲情的召唤,才能让他们再苦也要回家过年。

相比之下,在马来西亚的我们幸运得多了。回家一趟也容易得多了。因此除了过年,平日里也该常回家看看。

于是想起《常回家看看》这首去年马佛青四十周年晚宴时孩子们表演的歌。若拙也是其中上台的孩子。当时四岁的若庸虽然没有上台表演,但是他也对这首歌朗朗上口。而且唱了好几个月呢!在回家过年,亲情在召唤之际,再听这首歌切实是更有张力。

2011年1月28日 星期五

为动物叫屈不为公义出头

兄弟之间是不是真的有所谓的「心灵相通」?当我正在思考着「为什么人们对那么多的不公不义可以不闻不问,但是对一只狗的被虐待却反应如此激烈」这个问题时,却就在FB上看到哥哥的这则留言:

对狗被虐待觉得很难过的人,对于古甘在扣留所毙命此(却)可以无动于衷。
八打灵地庭指表面证据不足 古甘命案唯一被告无罪释放

看到哥哥的友人的回应,我算是明白了:

在马来西亚,为动物叫屈不会让人身陷牢狱;为冤死者出头却随时惹祸上身。看看蒙古女郎案就知道了。民众能不怕吗?

大家齐心合力追击一个虐待动物致死的人,人肉搜索势必要让这个连畜牲都不如的混蛋落网,说到底,也不过因为他是个形势上的弱势,大家一起来追击,既满足了自己对动物的怜悯之心,也凸现了丁点正义。可是,面对极权,两脚就软了,还是学执政团体的口头禅:不要政治化!

2011年1月26日 星期三

八敬法

昭慧法師在2001年發起的「廢八敬法」運動,十年後的今天依然是個議題。今天就有博客讀者問我:「还有昭慧法师当众撕毁最终也被印顺导师承认为佛说的八敬法一事。您的看法?」

我個人覺得佛陀不可能會定制出諸如『比丘尼受具百歲,應頂禮新受具比丘』這樣不合情理的八敬法。但是,慚愧的是,我才疏學淺,無法對此事深入的談。所以還是得依據昭慧法師的話。實際上,就如性廣法師所指出的:『昭慧法師發表過許多文章,舉證歷歷,以強而有力的學理,證明「八敬法」並非佛說,而是佛教中的男性沙文比丘,扭曲佛陀扶植女眾美意的「傑作」。』

昭慧法師的論點讓我信服。此外,昭慧法師引用的一位長老尼的話:「說是行八敬法可以讓比丘尼調伏慢心,可是卻讓比丘們增長了慢心!」也讓我感慨。

就算八敬法當時真是佛制,我還是要引用昭慧法師的一席話:『就算退一步言,即使是在當時當地為「維持僧團秩序」而制之法,一旦時空背景不同,反而會造成僧團兩性的對立,就應予以廢除,這是在遵循佛陀遺教「小小戒可捨」,而不是違逆佛戒。漢傳佛教早已不知捨了多少戒(包括衣著、乞食、不拿錢等重要戒法都在變革之中),憑甚麼就不能捨去如今已讓許多比丘驕慢腐敗,讓許多比丘尼自卑萎縮,讓僧團兩性處在尊卑或對立關係的「八敬法」?』

針對印順導師指八敬法乃佛制一事,昭慧法師也引用了導師在《原始佛教聖典之集成》(頁四〇七至四〇九)中以綿密的資料分析和說明來指出「在漢傳佛教,第一個指出「八敬法非佛制」的,正是印順導師。

2011年1月23日 星期日

法界真爱专访昭慧法师

有时候,事情真的很凑巧。前两天才在我的博客出现了一些有关佛教界戒律及男尊女卑和白衣不能评论僧众的留言。之後就马上在FB通过如洁法师的介绍而看到了法界弘法卫星电视台专访昭慧法师的视频,而里边就谈到了佛陀制戒、佛教里僧俗平等和性别平等的话题。这个专访共有十段。我认同昭慧法师的论点,因此特放上三段和佛教僧俗平等和性别平等话题有关的视频。



2011年1月21日 星期五

重点终究是「人」

「依法不依人」在我的生活圈子中近日出现率颇高。这句话的含义应该包括对法的重视应当高于对人的重视。但是我发现实情并不是如此。实际上,一般人(当然我也是一般人)总是对人的议论更热衷于对法的议论。我的博客这几天的点击率突然飙升,相信也是因为对一些人的议论引起了人们的注意。如果是对法的议论,即使是荒谬的议论,相信也不会引起人们太多的注意。

另外,也有人一面劝人要「依法不依人」的同时,却叫人一定要依某位法师。似乎那个法师是法不是人。所以看来,依法不依人其实也是知易行难。就像一个朋友所问的:「依法不依人,可实际上不容易。我们如何能判断这是依法,而不是依我们自己想依的?」而我的回答也显得非常乏力:「依法不依人,依的当然是指佛陀的法,不是个人的想法。所以我们必须深入经藏,以及多闻多思多修。」

和「依法不依人」有异曲同工之妙的另一句话是「对事不对人」。但是我很遗憾的发现,在有关达摩拉达那法师受封事件的后续讨论中,却出现人们讨论的不再是事情本身,而是越来越多的人身攻击。而且攻击的对象越来越多。让我之前以为佛教界至少可以坐下来平心静气的存异求同的想法和自豪感,被残酷的粉碎了。

和「依法不依人」一体两面的一句话应是「不因人废言」。但是我也一样在达摩拉达那法师受封事件中发现「因人废言」的现象。某个我们有意见的人说了某句话,即使说的有理,我们也常会想办法否定他。

所以,无论是「依法不依人」、「对事不对人」或「不因人废言」都好,我们的重点终究是「人」。

2011年1月16日 星期日

〈我所知道的一行禅师〉

一行禅师是当代最具影响力的佛教高僧之一。尤其在西方社会,他的知名度或许仅次于达赖喇嘛。一行禅师更是我所非常崇敬的法师。出于对大师的崇敬,我对师父不敢刻意的亲近。所以这次一行禅师到来马来西亚,我也没和禅师有个人的互动。

因此,当《慈悲》杂志邀我写一篇关于一行禅师的文章时,我只好根据我从他的著作以及他的开示中所知道的一行禅师来写。当然也包括了参加他的静修营而得到的领会。没想到倒也写了几千字,当然其中也引用了不少师父一些著作中的文字。

我所知道的一行禅师〉发表于最新一期的《慈悲》杂志(73期——01-03月/2011年)。我也把纯文字版收录在《廖国民文集》里。想要「图文并茂」,就得买一本杂志了!

2011年1月14日 星期五

一又七分之一则故事

今天以一又七分之一则故事来表达我的心情。这应该是大家都很熟悉的故事。

先说七分之一则故事:

有一天阿难在一夜之间梦见了七项稀奇古怪的事。于是请佛陀为其解析。

其中一个梦为:「佛陀!我梦见百兽之王的狮子死去,名花洒在头上,禽兽仍然恐怖远离,但不久其身内生虫,还食狮子肉!」

佛陀无可奈何的摇头说:「狮子身上虫,还食狮子肉。这是说没有外道能破坏佛陀正法,能破坏佛陀正法,还是我的在家、出家众弟子自坏佛法!」

再说一则故事:

有一次佛陀正要说法时,魔王带领着魔子魔孙和他斗法。

魔王说:「释迦牟尼,我要派人用木棍刀叉扰乱你的教团。」

佛陀回答:「你用木棍刀叉伤害我们的身体,动摇不了大众对法的坚固信念。」

魔王又说:「我到处散播你的谣言,使你名誉受损,让人们远离你。」

佛陀的眼泪
佛陀微笑说:「批评毁谤的语言伤害不了一个圣者,圣者就像廓然的虚空,那些污蔑的言语,就像对天射箭,还堕于地。」

不论魔王使尽任何伤害的手段,佛陀都以微笑作答。

魔王最后说:「那么,我叫我的魔子魔孙来出家,做你的徒弟,披你的袈裟,曲解你的经典,做违背律法、败坏佛教的事。」

佛陀听后,久久不语,黯然的流下眼泪。

2011年1月11日 星期二

哀哉!哀哉!哀哉!

在佛教界有一种说法,即佛教目前已经来到末法时期了。所谓末法时期,就是「佛教从衰微到灭亡时期」。据说末法时期时「佛法分化、流变渐渐变得严重,社会风气不好,信外道、邪师传法的人多于信正法的人。随即佛像、佛寺庙、佛经等开始变质,甚至最后还会不复存在。时间为一万年。」

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如此我们的佛教乱象越来越多。多得让人弄不清、理还乱。

上个星期才知道原来我国斯里兰卡佛教传承的首座竟然为了接受勋衔而把袈裟脱下。我怎么也想不明白,一个勋衔对一个出家人有什么意义呢?他竟然可以为了一个虚荣「委曲求全」到如此的地步?——如果他真有觉得一丝丝的委屈的话。

当这事的纷纷扰扰正方兴未艾之际,我竟然又在网络上看到在我国有不少弟子的净空法师的一段演讲视频。这个视频的标题让我错愕:〈真神只有一個,在佛教變成佛陀;在基督教變成耶穌;在伊斯蘭教變真主!〉他在该视频表示:「我确确实实肯定宇宙之间只有一個真神。」他说「所有宗教的神圣都是这个真神的化身」。所以耶稣是释迦牟尼的化身,释迦牟尼也是「耶稣的化身,上帝的使者」。


以前听法师们的开示,常是心生欢喜,口称 "Sadhu! Sadhu! Sadhu!",即「善哉!善哉!善哉!」这一次我却悲从中来,默念「哀哉!哀哉!哀哉!」

2011年1月7日 星期五

最后的真相

我们的首相终于「从善如流」的成立了皇家调查委员会。你若问我是否赞同设立皇家调查委员会,我当然是赞同。我是多么希望这个皇家调查委员会可以还原真相。正如马佛青在其文告中所说的:

我们坚信在一个民主自由的国家,没有人应该冤死,不论这个人的政治立场、种族或宗教背景。因此我们认为无论是政府或司法都该尽一切努力还原真相。

我们认为还原真相,不只是给予死者及其家人的一个最基本交待,更是让全体国人安心的必要,因为赵明福的沉冤不雪,将成为人民心中的一个阴影。也唯有如此,才能改变国人可能产生的司法不彰的印象。

但是,且慢!我们的首相成立的皇家调查委员会原来并不调查赵明福的死因,而只是调查反贪污委员会在盘问赵明福时是否违反人权。这样的调查委员会两年前就该成立了,现在才来成立未免太投机了。果然是「选边站」的本色。

话说回来,就算此皇家委员会的权限真的包括调查赵明福的死因,我对皇家调查委员会能否找出真相或者它找出的「真相」是不是真的真相,一样没有信心。最后的真相很可能就如张木钦所说的:「在庞大官僚体制下,一个普通民家想要昭雪冤情是多么无力。」

所以我认为,改朝换代是寻求真正的真相的唯一出路!

2011年1月6日 星期四

被自杀

赵明福 + 非被杀 + 非自杀 = 被自杀?

以下的这段话是我在推特上看到的。那是一个中国网民对中国的悲剧的感言,却是放于四海而皆准的一句话:

如果我们对一场悲剧不了了之,无数悲剧将接踵而来。只有一追到底,才能避免下一场。求真相,要公正,风雨无阻,至死方休!


2011年1月4日 星期二

他们需要「被领悟」

最近的雪兰莪州秘书的任命问题,让我这个草民大开眼界——应该中立的人其实并不中立,应该超越政治的人其实很政治,民选的州政府没有权力,所谓公仆的官员却权力很大。

这事也揭露了权利过度的集中在中央政府,已经到了严重侵蚀州政府权力的地步。侵蚀州政府的权力无疑就是侵蚀州人民的权力。

但是竟然有人看不清这一点。雪州马华公会竟然不为雪州人民说话,却「高调问政」的支持州大臣无权过问州秘书的任命。他们似乎完全不担心有一天,情况可能会倒转过来,即国阵执政雪州而民联执政中央。到时候,不知道这些国阵诸公又会是什么立场?

这反映了一个政权当权太久的弊端。久得让他们以为他们的当权是理所当然的,久得让他们以为他们是永远的执政者。于是他们把一切法律和行政决策都修改得只对自己有利。他们完全不担心有一天当他们在野后,他们将会是作茧自缚。最像马哈迪下台后不断指责政府压制他的言论,而忘了那正是继承他的政策。

所以,我认为唯有两线制的实现,才可能让我们的执政者不敢随意的把法律和决策修改得只对执政者有利。如果国阵的部长们可以领悟到一些恶法如内安法令有一天可能被下一任政权用来对付他们时,相信他们就不会坚持保留这些恶法了。

只可惜,他们没有足够的智慧有这样的领悟。套用中国现在爱用的说法,他们需要「被领悟」。到时候,他们就得像辛晓琪一样对他们失去的政权高歌:「多么痛的领悟,你曾是我的全部……」

2011年1月2日 星期日

宗教关系在原地踏步

趁着新旧交替之际,我在《廖国民文集》所张贴的旧文特别选了我当马佛青总会长时所发表的〈2007年新年献词〉。我当时这么说:

又是新年旧岁交替的时刻。2006年对我国各宗教徒而言将是个难忘的一年。这一年,国内发生了多宗和宗教有关的事件,这些事件反映了我国各宗教信徒,无论是占大多数的穆斯林还是占少数的非穆斯林,对于他们的权益都缺乏信心。同时也反映了各宗教徒之间的不信任和猜疑。

马佛青希望迈入新的一年,各宗教之间能有更多的交流以促进彼此之间的了解。因此,我们希望政府能允许,乃至于鼓励宗教之间的交流和对话。同时,身为佛教徒,我们也吁请行政、立法及司法三权能确保作为少数族群的非穆斯林的权益。

非常遗憾,这些话到了今天依然贴切。这说明了我国的宗教课题或宗教关系,这几年来都在原地踏步。说原地踏步可能还美化了一些,真正的情况可能是每况愈下。

而在2010年临结束之际,首相署部长纳兹里在接受星洲日报的专访时表示遗憾非回教宗教组织没有覲见各州统治者,表达非回教徒对改信回教课题的关注。他还说:「別把所有责任都拋给回教徒部长,如我」。虽然如此我还是认为他有推卸责任之嫌。但是至少他有勇气表明立场。那些理应代表非回教徒说话的非回教徒部长,特别是负责非回教徒事务的部长,到今日还是继续认为「无声胜有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