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4日 星期二

他们需要「被领悟」

最近的雪兰莪州秘书的任命问题,让我这个草民大开眼界——应该中立的人其实并不中立,应该超越政治的人其实很政治,民选的州政府没有权力,所谓公仆的官员却权力很大。

这事也揭露了权利过度的集中在中央政府,已经到了严重侵蚀州政府权力的地步。侵蚀州政府的权力无疑就是侵蚀州人民的权力。

但是竟然有人看不清这一点。雪州马华公会竟然不为雪州人民说话,却「高调问政」的支持州大臣无权过问州秘书的任命。他们似乎完全不担心有一天,情况可能会倒转过来,即国阵执政雪州而民联执政中央。到时候,不知道这些国阵诸公又会是什么立场?

这反映了一个政权当权太久的弊端。久得让他们以为他们的当权是理所当然的,久得让他们以为他们是永远的执政者。于是他们把一切法律和行政决策都修改得只对自己有利。他们完全不担心有一天当他们在野后,他们将会是作茧自缚。最像马哈迪下台后不断指责政府压制他的言论,而忘了那正是继承他的政策。

所以,我认为唯有两线制的实现,才可能让我们的执政者不敢随意的把法律和决策修改得只对执政者有利。如果国阵的部长们可以领悟到一些恶法如内安法令有一天可能被下一任政权用来对付他们时,相信他们就不会坚持保留这些恶法了。

只可惜,他们没有足够的智慧有这样的领悟。套用中国现在爱用的说法,他们需要「被领悟」。到时候,他们就得像辛晓琪一样对他们失去的政权高歌:「多么痛的领悟,你曾是我的全部……」

1 則留言:

  1. 我也被领悟了,民联不执政,也不知道中央政府的权利那么大,州政府原来没有实权。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