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16日 星期日

〈我所知道的一行禅师〉

一行禅师是当代最具影响力的佛教高僧之一。尤其在西方社会,他的知名度或许仅次于达赖喇嘛。一行禅师更是我所非常崇敬的法师。出于对大师的崇敬,我对师父不敢刻意的亲近。所以这次一行禅师到来马来西亚,我也没和禅师有个人的互动。

因此,当《慈悲》杂志邀我写一篇关于一行禅师的文章时,我只好根据我从他的著作以及他的开示中所知道的一行禅师来写。当然也包括了参加他的静修营而得到的领会。没想到倒也写了几千字,当然其中也引用了不少师父一些著作中的文字。

我所知道的一行禅师〉发表于最新一期的《慈悲》杂志(73期——01-03月/2011年)。我也把纯文字版收录在《廖国民文集》里。想要「图文并茂」,就得买一本杂志了!

3 則留言:

  1. 我也说说我对这长老的看法。
    我喜欢长老的书。但是,直到我看到他写的一本关于戒律的书,
    我就对他有所保留了。
    freedom wherever you go

    这本书你可以看看。
    尤其是他把比丘僧残戒第一条,改成pacittiya
    这种见地,很有问题。

    回覆刪除
  2. 山人居士:我虽然没看过你说的那部书,但是对任何法师持有保留态度,我觉得是正确的心态。

    回覆刪除
  3. 戒为无上菩提本啊~
    僧残第一条,就是故意出精戒。
    本来,犯了要需要经过很复杂的程序(20 位比丘),才能恢复清净。
    但是,如果把这条戒,降低成pacitiya,那么犯了只需要找另外一个比丘忏悔就可以。
    这样的话,实在是很大问题的。
    法与律,要并重。
    http://www.accesstoinsight.org/lib/authors/thanissaro/bmc1/bmc1.ch05.html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