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29日 星期一

店屋作为宗教场所

据报章报导马六甲州政府已原则上允准将花园住宅辟为庙所的神庙负责人,买下当地花园的店屋作为宗教场所。我相信这里所谓的神庙应该包括佛教会及精舍等等。

向来,佛教组织都面对缺乏宗教地兴建佛教道场的问题。相信其他非回教宗教组织也普遍面对相同的问题。于是许多佛教道场,尤其是佛教会或佛学会只得“寄居”在住宅区里头。

如此一来,却给当地居民带来不便,来参加活动者也面对停车位不足的问题。这也必然的导致有关佛教团体在办活动方面造成许多限制。更甚的是,由于邻居的投诉,这些佛教会也常受有关地方执法单位的许多干扰。

当中也有许多佛教会开始将会所设置在店屋。但是即使如此,许多还是不时面对执法单位的诸多干扰。我当马佛青总会长时曾发信给房屋及地方政府部,请求部长协助解决相关问题,但是一直不得要领。

民联执政雪州後通过行政指令,不再取缔在住宅区及店屋的佛教道场。现在马六甲也将允准店屋作为宗教场所,不啻是一好的进展,虽然那和拨出宗教地充当佛教道场还有一段很大的距离。

2008年12月28日 星期日

蝙蝠侠之黑暗骑士

看了Batman: The Dark Knight。中文名称:黑暗骑士。很佩服好莱坞的编导们,明明是十足的商业电影,也能加插入一些哲理和人性原素,让人深思。虽然在色彩上,它比之前的蝙蝠侠电影来得亮丽了许多。但是在剧情上,它却比以往的蝙蝠侠电影阴暗了太多。片中小丑说的有关他父亲和妻子及他的脸上刀疤的冷笑话,就叫人不寒而栗。

在电影里,蝙蝠侠不再是人人仰慕的英雄,人们开始追问:蝙蝠侠凭什么把法律操纵在自己手中?在小丑的要胁之下,人们甚至要当局拘捕他,接受法律的制裁。这看似民智成熟社会的反应。然而电影又在另一方面表现了社会的不理智和不成熟,包括群众的容易被煽动及为小丑的恐怖主义所制肘。尤其是当人们因为小丑威胁要炸毁医院时,竟然甘受小丑的摆布欲杀死一个无辜的人。而充满正义的其中一个男主角,也因为女友被杀,自己半边脸被毁而弃明投暗。

电影中最想考验人性的一个剧情应是当人们分别乘坐两艘大船弃城而逃时,却在船开後发现船上都装满了炸药,而引爆器则分别在另一艘船上,如果哪一艘船先把另一艘炸毁,那么小丑就放他们一条生路,不然他会在时限到後把两艘船都炸毁。船上的人开始争论,有的要炸,有的反对,而且他们无法知道另一船上的人怎么想。最後以投票表决。如果你在船上,你的选择又会是什么?投票结果是大多数人同意:炸。但是没有人忍心按那个钮,包括支持要炸的人。最後,时限已过,两艘船都安然无羔。我想电影最终还是肯定人性本善的。

2008年12月27日 星期六

咖啡山

趁着假期,和家人到咖啡山走走。那是吉隆坡市中心的森林。從1986年就到吉隆坡唸書的我,在吉隆坡生活了二十年,這還是第一次到咖啡山。不明白的是Bukit Nanas為甚麼華文卻稱為咖啡山。

那是一座小小的山丘,不高,面積也不大。最妙的是它就位於鬧市當中。當我們置身在森林之中,穩約的汽車呼嘯聲和鳥鳴聲交雜不絶於耳,在樹林中看着猴子的同時,也看見高聳入雲的吉隆塔,甚至還能看見酒店 “Shangri-La” 的大字,真有一種空間錯位的感覺。

本以為會有很多遊人,結果卻不然。而且看來大家主要還是為吉隆坡塔而來。我們一家五口在林中的走道上走着時,感覺就像我們擁有整座森林。比起逛商場,我想假日到這裡來走走,更有意義。即可以親近大自然,又可以運動,還不必開太遠的車,而且不必花錢。只是蚊子不少。

2008年12月23日 星期二

拒絶並非畏懼

今天報章報導聶阿茲說不解為何公眾畏懼回教法。我不知道别人為何及是否畏懼回教法。但對我而言,聶阿兹的問題問得不對。

我拒絶回教法,並非因為我畏懼它,而是我堅持某個宗教的律法或戒規不能實施在另一個宗教信徒的身上。

我拒絶回教法,並非因為我畏懼它,而是因為那不是我的宗教的律法,我拒絶受非我的宗教信仰的律法或甚至只是條規的約束。

我拒絶回教法,並非因為我畏懼它,而是我認為我們不該用宗教來治理一個國家,宗教有太多無法變更的教條,而且它不能為全民所接受。

聶阿兹如此一問,完全表現了他對其他宗教的漠視。但是不要忘了,聶阿兹並不只是一個宗教師,他還是一個政治人物。政治人物說話,有時候純為情況所需。

馬華版倚天屠龍記

如果我是馬華中央代表,又在黨選中投選了翁詩傑和蔡細歷,以為他們可以如屠龍刀和倚天劍雙刃合璧,所向披靡,為我黨在一片肅刹之中殺出一條血路的話,那我想我現在一定後悔死了。

「寶刀屠龍,號令天下」,「倚天不出,誰與爭鋒」,原來屠龍刀倚天劍命中注定相尅,而不能相輔。

當然我不是馬華中央代表,連黨員都不是。但我這個「黨外人士」星期天看了老翁在星洲日報的專欄文章後,卻真的百思不得其解,究竟老蔡何處得罪了老大,怎麼如此不見容於後者?

也許天威難測,老翁如此對待老蔡或有他的天機所在。但是我總覺得作為一個老大,如此的公開對老二奚落,如果還不至於說是侮辱的話,那至少欠缺了作為一個領袖的泱泱風範。

2008年12月21日 星期日

《穆斯林的葬礼》

读完最後一页,把《穆斯林的葬礼》一书合上时,内心有一股淡淡的失落感。仿佛和一群朋友告别似的。

整体而言,这是一部不错的小说。前半部犹如一空水库在慢慢储存水量,我也就慢慢的读。後半部却犹如水坝决堤般洪水一泻而下,虽然很多情节都在意料之中,但还是跟着节奏挑灯夜读紧追。不过最後韩子奇自己透露他是汉人,不是回族,倒是完全出乎意料。

故事背景是1930到1970年代的北京。这虽是一部长篇小说,书中人物却不多,整部小说都是围绕着几个主要人物,而几个主要人物中,也分不清谁是男女主角。但其中给我印象最深刻的不是最像女主角的韩新月,而是梁君壁。对这书的读者而言,梁君壁可能是个陌生的名字,因为整部小说中她几乎都被称为韩太太。她一方面是个虔诚的穆斯林,一方面却又机关算尽容人不得。

我总觉得这小说应该可以更好。很多矛盾冲突的地方,应该可以有更大的张力。作者安排韩新月病逝,相信赚了不少读者的热泪,但却也因此回避了回族和汉人的结合之宗教和文化对峙及老师和学生恋爱在当时的政治环境下所产生的矛盾。另外许多情节也让我觉得突兀。

此外对于作者常会突然“跳出来”讲解穆斯林的生活习俗及一些一厢情愿的美言,深不以为然。

後记:此书是作者霍达二十年前的作品。我买的是北京出版社2007年出版的版本。

2008年12月15日 星期一

读书散记

过去几年因为忙着马佛青的组织工作,看的书不多。所幸的是,还不至于交白卷。而且还看了一些好书。当然所谓的好书,并没有标准的定义。论知名度,应该以高行健的《灵山》及章诒和的《往事并不如烟》为最吧!当时也是慕名而读的,甚至还为《福报》杂志写了篇介绍《往事并不如烟》的文章。

另外就是读了好久之後才知道很出名的陈忠实之《白鹿原》。当时只冲着“矛盾文学奖”而买的。(现在则在读着另一部“矛盾文学奖”得奖作品:《穆斯林的葬礼》。)也凑热闹的读了《于丹《论语》心得》。佛教书籍方面,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侯博文的《佛经的文学性解读》。而目前还没读完的由一行禅师所著的"The Heart of Buddha's Teaching",则让我受益最多。

此外,这些年也接触到一种新的文种,叫什么“婚姻小说”。忘了是不是在王海鸰的《新结婚时代》第一次看到这个词。但是更早前读的刘震云著之《手机》也可以归类为婚姻小说。而最近刚读完的陈彤之《马文的战争》则是另一部同类小说了。三者中,最喜欢的还是《手机》,《马文的战争》次之。刘震云的手笔真的太妙了。而且他的格局也比《新结婚时代》和《马文的战争》来的大。我甚至因此特别看了改编的同名电影,由葛优主演。但,还是更喜欢小说。可惜却没再看到过刘震云别的著作。反之王海鸰和陈彤的作品倒见到不少。

这些年主要看的中文书还是中国大陆的。不晓得为什么,我总觉得台湾或香港作者的文字不那么吸引我。本地书籍也看得不多,但是却很喜欢何乃建的《让生命舒展如树》。这书还是作者乃建兄馈赠的呢!太谢谢了。

2008年12月11日 星期四

土崩和土霸王

这几天最热门的话题该是“土崩”了。土崩可以是天灾,但淡江的土崩却明显是人祸。看到许许多多的各路英雄都在大发伟伦,尤其是政治人物的那许多似是而非的论点,真叫我啼笑皆非。也让我对马来西亚未来要避免土崩这类人祸感到悲观。

在一大堆突然变成土崩专家者的各类伟伦当中,相信也没多少人留意工程师协会的言论和立场。土坡的设计和施工,本来就是工程师的专业。可是,未发生土崩前,工程师的意见被忽略,发生土崩後,他们的声音依然没人在意。

许多人都把矛头指向发展商,这也让我不明所以。我们买了车子後,如果从不维修保养,有一天这车子坏了,我们会怪责车厂吗?住宅区里的水沟塞了,道路坏了,我们都很明理的知道那是维修保养的问题,不会把责任推给发展商。也许人们并不知道,土坡也需要维修保养。一个建好十多年的土坡崩了,问题应该不在施工或设计,而是缺乏维修保养。

不是在为发展商开脱。只是希望人们可以看到问题的症结是在我们的地方政府——那个拥有免死金牌的土霸王,以行政权凌驾专业意见的土霸王。当然,不应该以偏概全。

2008年12月5日 星期五

能者无所不能

虽然卸任了,但还是代表马佛青出席了不丹公主的午宴。贵为一国的公主,当天坐在首席的却不是她,而是不丹的法王。这显示了一个佛教国家对出家人的尊重。

两年前到高雄佛光山参加世界佛教青年友谊会的代表大会时,主办当局也邀请了高雄市长出席开幕礼。但是从流程到座位安排,此高雄市长都排在星云法师之後。

在我国的各类场合却是向来以政治人物为首。尽管马佛青多年来在称呼上已经先称出家人,後称在家人——不管他多位高权重,但是整个活动的编排还是以受邀主宾,一般上是政府要员,为首。

我想这种情况的发生有许多因素。其中一个应该是我国的民主意识还有待提升。“你民我主”的观念还很根深蒂固。当然从尊重受邀嘉宾的角度来看,这也不算太过。但是我倒是见过这种以政治人物挂帅的极品例子。

那是一项由一位一心向佛的某政要推动主办的大法会。这项大法会礼请了许多国内外长老级的法师组成了顾问团。但令人叹为观止的是该党的总会长竟是这项法会的总顾问,在筹委会名单中高挂榜首。看来这位总会长的确是能者无所不能,连佛教法会他都比佛教高僧更权威。

2008年12月4日 星期四

另类经典翻译

也许因为卸下了马佛青总会长的担子後,大家都觉得我应该空闲了,所以开始有人找我做一些以前不会要求我做的事。最好的例子就是我现在做着的翻译工作。

那是一个多月前的事吧,Sukhihotu的一个朋友来电说他们打算把一部英文的“印度朝圣之旅”VCD翻成中文,问我可以帮忙吗?我无法再以忙为藉口推搪,只好答应了。当时也是心里觉得这样的文字应该不会太难翻译的。

拿到VCD和英文原稿时,差不多正是我要到杭州之前,当时一颗心思都在编排行程,再说对方说十二月中才交稿,便把它放一边去了。

从杭州回来後,先是忙着写“杭州忆”。写完後才好整以暇的把那篇英文原稿找出来。打开一看,吃了一惊,原来整篇稿几乎都是南传大藏经(Tipitaka)里头的经文。当时马上就叫糟,这可是一个大工程。

接着灵机一触,想:把南传大藏经中文版里对应的篇章搬过来不就得了。于是便到网上去搜。果然找到了中文的南传大藏经。

但是新的问题又来了。首先要在浩瀚的藏经里头,找着对应的篇章并不简单。但更头痛的是,找着了後,却发觉要不是中英文的意思有出入,便是中文过于生涩冷僻,不适合现代人阅读。所以到了最後,还是决定自己翻译。当然中文的南传大藏经还是很好的参考资料。于是乎就这么不小心的做了一些“经典翻译”工作。

至于中英文的意思有出入之处,我一概以英文为准。一来我是受托把英文翻成中文。二来,担心我对中文古文的意思有误解。三来呢,就是我觉得现在斯里兰卡法师对巴利文和英文的掌握应该比以前中国法师对巴利文的掌握来的强。当然这纯是我想当然尔的想法,没有任何学术依据的。

我的这另类经典翻译到目前还是“现在进行式”。看来还得忙上一段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