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12日 星期六

君主的影響力

本文發表於《普門》雜誌第174期(2014年7月)

馬來西亞奉行君主立憲制——這是我們從小就在課本上讀到的。我們從課本的認知是,我國的君主——最高元首和各州蘇丹及州統治者——是個虛君,雖然名義上是統治者,但是實際上卻是統而不治,沒有實際治理國家的行政權。1993年,當年的馬哈迪首相強勢的修改憲法削弱君主的權力,更加強了我們對我國君主立憲制中虛君地位的認知。所以當最近柔佛政府有意立法賦予蘇丹實際的行政權時,舉國譁然!

然而,儘管我們普遍認知我國的君主立憲奉行的是議會制君主立憲,即君主的權力受制於議會,君主必須依據首相或各州大臣的勸告行事,但是很多時候,很多事情的開展,卻讓我們看到我國的君主立憲制似乎是二元制君主立憲制,即君主權力大於議會,政府首長必須聽命於君主。雖然議會通過的法令不需要君主的簽署也能生效,但是我國君主仍然有權委任首相和上議院議員。

這樣的情況在2013年308大選之後更為明顯。那次大選巫統的權力大幅度下滑,甚至輸掉四個州政權。我們看到的不只是民聯的崛起,還看到了君主或王權的崛起。這期間我們看到很多各州蘇丹和執政黨對州務大臣人選的角力,打破了我們以為蘇丹委任大臣只是一個儀式罷了的認知。也看到蘇丹在州政權的爭奪戰中的重要角色。雪州大臣多次在重要議題上公開表明必須覲見蘇丹商討,更讓我們必須重新思索我國君主真是虛君嗎?

其實即使沒有法律賦予他們的權力,我國君主依然能夠發揮巨大的影響力,而這力量來自還有相當多的人民非常擁護君主。以伊斯蘭為聯邦宗教的馬來西亞的君主制如此,以佛教為主的泰國的君主制似乎更甚。泰國發生的許多政變,人們向來認為是泰王在背後默許乃至於是他主使的。

佛教對國家政體應該如何並沒有規定,所以我們不能指任何政體和佛陀的教誨衝突。倒是佛教的轉輪聖王理念,似乎對君主有利。以佛教徒為主的泰國人民如此擁戴泰王,應該也是受此理念影響。自然的,君主們也不會錯過利用這些理念發揮其超越其法定權力的影響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