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8日 星期六

兩個世界

本文發表於《佛教文摘》149期(2014年9月號)。

今天的我們,很多都處在兩個世界,一個是我們行動於中的自然物理世界,另一個是由電子架構的網絡世界。自然世界當然是真實的世界,但是相對而言,網絡世界卻未必就是虛假的世界。

我們常常說我們總是在網絡上展現自己美好的一面,把自己不堪的一面隱藏起來,所以在網絡上我們展現的不是我們真正的自己。這當然是對的,在網絡世界我們永遠都是陽光亮麗的,把所有的晦暗留給自然世界的自己。但是在另一方面,網絡上的我們卻又可能比自然世界的我們來得真。

我們在網絡上發表的意見和看法,比我們在自然世界中講的話也許更接近我們心中真正的想法。多少話,你不會對見了面的朋友說,卻在網絡上不對着任何人卻其實又是對着全世界說。在自然世界裏,我們當然是真真正正的生活着。但是如果說“我思故我在”,我們在網絡世界上,也許才是真真正正的存在。

我們也許是戴着面具生活在自然世界,卻真實的生活在網絡世界。我們在社交網絡上見到的朋友,可能比在自然世界見到的朋友來得更真實。所謂見面三分情,我們在自然世界總是和和氣氣,笑臉迎人,不認同對方的言行,也往往就是一笑置之。然而,在網絡世界,對着冷冰冰的螢幕,我們卻不留情面,直抒己見。於是我們在社交網絡上的交流和論爭,不但比在自然世界來得多,也許比在自然世界還來得深入。

另外,我們很多人在自然世界裏,諱莫如深,但是在網絡世界裏,卻暢所欲言。或者在自然世界裏,因為空間的距離,我們彼此瞭解的不夠,不知道對方對許多時事的想法。我就有不少認識了十多二十年的朋友,卻是在網絡世界裏真正的認識他們。我在網絡上真正的知道他們對某些重大時事的立場。一些我以為很保守的人,原來很激進。一些我以為很激進的人,原來很保守。最奇妙的,一些朋友在一些事情上用的是一套標準,在另一些事情上用的是相反的標準。

也有認識十多年的朋友,我一直以為對方是溫文爾雅,慈悲敦厚的人,卻驚訝的在網絡上發現對方的尖酸刻薄。同時,也在網絡世界裏發現,原來一些朋友是那麼的有文采,那麼的有想法。而一些卻是那麼的人云亦云,不愛思考。

當然也許我的朋友也一樣,也是在社交網站上看到了我的「本來面目」,尤其是在政治和時事的立場。有的可能還無法忍受我的「本來面目」,而和我在網絡世界上按鍵絕交。

有時候我覺得我們的這兩個世界是兩條平行線。在網絡上和我絕交的朋友,見了面還是談笑風生。而一些在網絡世界言談甚歡的朋友,在自然世界卻不曾相見,或者見了面也相對倆無言。而在網絡世界爭論不休或侃侃而談的事,在自然世界見了面卻往往雙方都不提及,仿佛大家都有默契,這是兩個不同的世界,不要越界。

那麼,網絡世界上和自然世界裏,究竟哪個才是真正的自己?也許都是,都不是。那就像一個銅板的兩面,取任何一面卻捨棄另一面,銅板就不再是完整的銅板。或許全面的認識一個人,必須同時在自然世界和網絡世界認識他,把兩個世界的他拼湊在一起,那才是更真實的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