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31日 星期一

國慶胡言

今天是國慶日。每一年的八月,都是愛國的季節。但是今年的愛國聲浪似乎淡了一些。也許我們的輿論空間已經飽滿了。愛國終究不敵H1N1、牛頭、特大來的有張力。

但是今天最引我注目的新聞卻是來自遙遠的東瀛:日本變天。民主黨在大選中大勝,不間斷執政了五十多年的自民黨慘敗。這是我們的國慶禮物嗎?

不知道國陣裡頭的袞袞諸公看了這則新聞有甚麼感想?不過也許有些人可能會没空看這些無謂的新聞。因為對他們來説,現在最大的還是特大。

説到愛國,我常會不期然想起多年前Ajahn Bram的一場開示。當時他説,當我們講愛國的時候,我們以為國家是永恒不變的。但是在獨立以前,馬來西亞在那裡?

佛教裡有一首偈語,「生我之前誰是我,生我之後我是誰?」放到國家上也許也管用。馬來西亞獨立之前,誰是馬來西亞人,馬來西亞獨立之後,馬來西亞人是誰?

五十二年了,我們還在尋找答案。

2009年8月29日 星期六

山打根告别之旅

這個月創紀錄的飛了沙巴三次。今天凌晨才從山打根回到吉隆坡。這趟山打根之旅是突發的。因為沙巴首席部長突然要參訪我負責的山打根水供工程。這應該也是我因山打根水供工程出差到山打根的告別之旅。因為工程已經完成了。踏在有份參與建設的水壩壩體上,那種感覺還不錯。


這個水壩離開山打根大約四十公里。是馬來西亞其中一個最長的水壩。也是沙巴目前最大的水庫。但是我目前在進行着的另一個也是在沙巴的水壩卻又比它大上好幾倍。


第一次出差到山打根應是在2004年吧!這五年來前前後後到山打根應該不下十次吧!但卻是到了這趟告別之旅才第一次去了山打根最著名的旅遊景點Sepilok看人猿。結果見面不如聞名。只看見區區兩隻人猿。陪同的翠蓉說以前有好多的。


同時發現來參觀的以西方人居多。也許他們對大自然比較有興趣。東方人比較喜歡人文景點?還是只是對商場有興趣?


特別要感謝沙巴佛青州聯委會的翠蓉做了我半天的導遊。她還帶我去參觀了鱷魚園。看見了一種沒有尾巴的鱷魚。

2009年8月20日 星期四

誠信何在

國陣候選人羅海扎被揭發因為失信而遭律師公會除牌後諉過於前合夥人。後者聲稱被羅海扎嫁禍,成為了代罪羔羊。羅海扎一錯再錯,讓我歎息:誠信何在。

猶記得唸書時曾唸過:「人無信不立」,看來不管用了。

羅海扎是搞政治的,他的誠信無存只讓我歎息。但是在趙明福事件的發展,卻讓我驚悚。原來在馬來西亞,只要政治正確,其他一切都可以放兩旁,包括:誠信、道德、專業操守。

請問我還能再相信誰?

2009年8月19日 星期三

變態的猥瑣照片

網上流傳一个西方年輕女子在寺廟里所拍的一組猥瑣照片,有人指那寺廟就是檳城的極樂寺。極樂寺對此非常憤怒,認為那是有人企圖破壞該寺廟作為旅遊景點的聲譽。我覺得極樂寺的憤怒乃人之常情,但是指這是有人要破壞極樂寺的聲譽倒是有點反應過敏了。

其實我在兩年多前便收到了相關的電郵。當時我就覺得難以確認那是哪間寺廟(後来我還看到有人指那是臺灣的某間寺廟),同時也覺得難以採取任何有效的行動,而決定擱置一旁。再說把事情公開也等於是替這些無恥之徒免費宣傳。沒想到時隔那麼久有關照片還在網上流傳。而且越傳越熱。

我不但不認為那是有人有意要破壞極樂寺的聲譽,甚至不覺得是有人有意要破壞佛教的聲譽。我認為那純粹是一些無恥之徒為了達到嘩眾取寵的效果的行為。因為在越神聖的地方拍攝越猥瑣的照片,越能滿足某些人的變態慾望。於是宗教成了他們利用的工具——任何宗教對他們都一樣,他們只看利用價值。

2009年8月18日 星期二

A Little Good News Today

最近我總覺得讀新聞是一件很累的事。無論是報章上還是網絡上的新聞。

在這個草木皆兵的國家,所有的事情都和種族、政治掛鈎。這樣的新聞讀了讓人産生無力感。

政治人物似是而非、模糊焦點、轉移視綫的各種言論,看多了會讓民智退化。

政府高官的白天説夢話、睜眼説瞎話,極力發揮「官字兩個口、高官四個口」的高超本領,讀多了真的會讓人得憂鬱症。

於是我想起好久好久以前我很喜歡的一首歌:“A Little Good News Today"。

Just once how I'd like to see the headline say
"Not much to print today, can't find nothin' bad to say", because

Nobody was assassinated in the whole Third World today
And in the streets of Ireland, all the children had to do was play
And everybody loves everybody in the good old USA
We sure could use a little good news today

Nobody robbed a liquor store on the lower part of town
Nobody OD'ed, nobody burned a single buildin' down
Nobody fired a shot in anger, nobody had to die in vain
We sure could use a little good news today


不過今天真的看到"a little good news":內閣提議廢除官方文件種族欄。

2009年8月14日 星期五

《我是你兒子》


孫睿作品《我是你兒子》是我在書店隨意挑的一本書。對書和作者都一樣陌生。買回來後,放了很久才拿出來看。結果發現這本書很好看。依我的閲讀速度,算是很快的便看完了。作者的文字有現在中國作者一貫的冷幽默。

故事內容其實很簡單。講的就是楊樹林和楊帆兩父子二十多年的生活故事。故事從楊帆的母親薛彩雲如何嫁給楊樹林開始講起。所以一開始我還以為薛彩雲是故事主角。但是當故事發展到薛彩雲生下楊帆後卻和楊樹林離婚,並把楊帆留給楊樹林後,她便把故事的舞台讓給了楊樹林父子。

楊樹林是一個文化水平不高的工廠工人。這樣的一個父親,身兼母職的把襁褓中的楊帆拉扯大。書中對楊帆從小時候對父親的依靠,到少年時對父親的叛逆,大學時對父親的冷漠,出來工作後對父親的鄙視,一直到最後發現「父親的價值永遠存在」的領悟有很好的描寫。

另一方面,書中對於楊樹林愛楊帆的種種「不當」表現着墨甚多,讓人莞爾之餘也發人深省。但給我感觸最深的還是當楊帆大學畢業出來工作後,書中對楊樹林無法面對家裡經濟支柱的轉換和楊帆「一開始工作掙的錢便比他辛勞了一輩子還要多」,以及兒子在體能上對他的超越的無法接受而有的一些舉動。作者的幽默讓人想笑,但你又會同時感染到楊樹林的悲哀。

當然作者是仁厚的,故事的結局是完美的。故事以楊帆對楊樹林說:「我是你兒子」作為結束。

這本小說,有時候讓我聯想起我和我的父親,有時候讓我聯想起我和我的兒子。我覺得,做兒子的該看這書。做父親的,更要看。

2009年8月13日 星期四

無電訊時間

在《慈悲》雜誌中看到老朋友尤芳達的一篇題為:《給自己一點無電訊的時間》的文章。文中提到現代人的時間都被各種的電訊所佔據了。他認為在調養身心的方法中有「禁食」和「禁語」,所以我們也應該學一學「禁接觸電子產品」。

想想他說的也是。有時候出門發現忘了帶電話,便感覺很不踏實,仿佛和世界失聯了。不過我個人過多使用的電子產品,卻應該是電腦。上班時由於工作需要,無法避免使用電腦。晚上和週末在家時卻也是有很長的時間對着電腦。除了電郵和網上新聞外,其他消閑活動如聽歌、看電影、下棋,甚至寫這篇文字也離不開電腦。所以當網絡服務出現問題時,也會覺得很不踏實。

前幾天在facebook做了一個網癮測試,得30分。表示我的網癮還不算嚴重。但是還是覺得應該有所「收斂」了。所以為自己定下了在家裡禁用電腦的天數,希望可以用這些「省下」的時間做一些其他非電子的事情。

2009年8月9日 星期日

家长式政府

雪兰莪回教党的哈山阿里的建议禁酒和新闻通讯部长莱士雅丁的建议强制安装“绿坝”过滤互联网,我认为都是一种“家长式政府”的体现。(当然当中还肯定包含其他因素。)

尤其是莱士雅丁,他的家长思维似乎越来越严重。之前他担心人们不明白“H1N1”,坚持要RTM采用“猪流感”,现在则担心人民不懂得正確使用互联网,要政府来越俎代庖。

多媒体委员会表示此举是为了保护儿童不会受到色情网站的荼害。但是上网的人并不都是儿童。而且儿童自有他们的父母照顾。政府可以鼓励家里有儿童的家庭在其电脑上安装过滤软件,但绝对没有必要强制所有电脑装上过滤软件。这就好像强制所有汽车装上儿童安全座一样荒谬。

此外,关于禁酒,有些佛教徒基于佛教的五戒也包含不饮酒而表示支持。但我认为,我们不该将个人的宗教价值观强加在他人身上。

恭喜空禅法师

很惭愧我并不认识空禅法师。但是我很开心看到法师荣获由光明日报举办的第4届“光明勇士奖”的冠军荣衔。

据报导,空禅法师从赠医施药、创建中医医院、到开办安寧之家老人院和安寧儿童之家,二十多年来一步一脚印地默默推动佛教慈善福利工作。被誉为“人间菩萨”的空禪法师推动多元慈善活动的大爱精神让眾人钦佩不已,最终获得“光明勇士奖”。

佛教长久以来给人的印象就是躲在深山丛林只顾自己修行的宗教。近年来,这样的印象开始有了改善。空禅法师的得奖有助于进一步加强佛教的社会形象。

空禅法师希望大家发心支持慈善福利事业利益眾生。我却也希望,除了福利慈善事业,佛教徒能更全面的参与公民社会运动。

2009年8月7日 星期五

90%认为内安法令应该废除

内政部在它的网站上正在做一项有关内安法令的民调。到目前的结果是:

在9998回应人当中有90%认为内安法令应该废除(dimansuhkan)。

在9848回应人当中有87%认为内安法令是酷法(Draconian law)。

不知道我们的内政部长和我国首相看了后心里怎么想?尤其内政部长是不是特后悔做了这项民调?他们会不会也像之前的翁总一样认为那只是一项学术调查,然后急忙把调查撤掉。还是更聪明一些的总动员党员去投票?

可悲可笑

一星期前的反内安法令大集会让我国再次有幸获得世界各大媒体的青睐,是可喜可贺还是可悲可叹?

就像我不明白为什么政府和警察容不下一场和平集会,以及为什么有必要用武力对付平民一样,我们的首相也一样不明白为什么人民有必要上街游行。首相的提问让我觉得可笑。但是我身边的一些人所问的:这些人为什么吃饱饭没事做跑去示威,却让我觉得可悲。

律师公会前会长杨映波在英文《太阳报》的文章很好的回答了首相的提问,却也引来了抨击他的声音。看来反对反内安法令的人也不少。我只能叹息。

另外,我们的首相还很宽宏大量的说会考虑让人民在室内,如体育馆内,举行示威。又是否是可歌还是可泣?但是当初为什么巫青团又选择在雪兰莪中华大会堂外示威,而不到体育馆去呢?

2009年8月5日 星期三

过度的抬举

郑全行是谁?相信在他针对赵明福遗腹子发表伟伦之前,公众都不认识他。有人指责他错误引用佛理,但是他其实并没有引用佛理,他只是粗暴的把他个人主观的宗教价值观强加在其他宗教上,而且还代表其他宗教教主发言。这显示了他的傲慢和无知。

其实我真的不明白他有什么必要针对这事发言。他的言论让我想起很久以前看过的於黎华的小说。书中在美国生活的中国学者,为了显示他们的“公正”,在大学的教授擢升评审会议上对同样来自中国的学者特别严格并且反对最力。另外也想起在一些黑社会电影里看到的,改投另一个帮派的人往往被委派去对付他们之前的同党以证明他对新主的效忠。

虽然我认为郑全行的言论必需被反驳,但是想想郑全行不过是区区的一个华人穆斯林协会副主席,而且他似乎也是以个人身份发言,中文报章如此大阵仗的和他对着干,真的是过度的抬举他了。甚至可能反倒协助他达到他想向他所认同的社群所表达的效忠。

2009年8月4日 星期二

网络的讯息

我一共收到两个朋友寄来有关网上有赵明福挨揍短片的短讯。但我还是没有到相关网站去看。我的第一个念头就是那不会是真的。后来报章证实那确实不是真的赵明福。

网上有太多我们无法证实的讯息。我常常收到各种各样有关各类资讯的电邮。说它是垃圾电邮嘛,有些又确实是很好的资讯,但很多时候它们却给我造成困扰。而且有时候是同样的电邮收到好几次。有趣的是记得有一个这类的电邮里面有这样的一个调侃:“如果你抱怨你收到很多垃圾电邮,那是因为你有很多朋友还会想到你。”

我还收到过朋友寄来我已收过很多次却从来不曾在意的这类电邮,并问我是不是真的。为了回答,我只好认真去看,还用我的逻辑去分析。结果我的答案都是:“不是真的。”

我的同事们甚至针对一则用手提电话可以煮爆玉米花的电邮在公司里做实验。结论也是:“不是真的。”

其实很多这类电邮是很明显的不是真的,但是还是有很多人乐此不疲的转发。不便举例,免得有人心灵受到创伤。我的一个同事问我既然这些电邮都不是真的,为什么还那么多人传送呢?我的答案是:“一些是因为无聊,一些是因为无知。”当然还有一些是即无聊也无知。

当然还有另外一种情况,那就是人们无法信任执法机构提供的讯息以及主流媒体的报导,于是只好选择相信网上的各类无法证实的讯息。我也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