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27日 星期五

国王提高民望的故事

曾经听过一个这样的故事:

有一个国王一直很想提高他向来不好的民望。有一天该国的大臣因为国库渐渐空虚而向国王提议提高向人民的征税。国王马上就应允了。

于是大臣就向国人宣布提高征税的决定。一如所料,这个决定引起了人民激烈的反对。人民请求国王推翻有关决定,并将该大臣撤职。

国王看见了人民的反应後,从善如流了宣布取消提高征税,还将该大臣开除。于是,举国欢腾,并赞扬国王爱民如子。一时之间,他的民望直线上升。

国王的目的终于达到了。

在工程部长宣布调高大道过路费第二天,首相却要求内阁重新检讨有关决定。看到这则新闻後,我不期然的就想起以上的故事。

2009年2月26日 星期四

华语和方言

最近和友人通过电邮谈论了是不是该和下一代用华语还是方言交谈。记得大儿子刚出世那时候,朋友们谈的是该和下一代说华语还是英语。没想到,十年後,议题已经改变了。

有趣的发现,许多目前三十多岁的朋友都认为除了华语,也该让下一代懂得说方言。原因是一来他们担心方言将会消失,其次则是为了传承籍贯文化。另外一个有趣的地方是,他们的籍贯观念却很开放。似乎认为孩子只要会说方言就好,说那一种方言无所谓,甚至会说越多种方言越好。

我和美芳都是和孩子说华语,孩子们也都不会方言。我没和孩子们说方言,并不因为我反对方言的应用,我只是觉得没有那样的必要。对方言的消失我似乎没有担心过,更从来不曾想过所谓的传承籍贯文化。所谓传承文化,在我的理念里从来就是传承中华文化。

2009年2月18日 星期三

黄洁冰事件

黄洁冰事件是令人可悲的,但更可悲的是一些政客的反应。

我看到很多人不齿基尔以道德为由要黄洁冰辞职的谈话,我固然鄙视基尔的伪道德,但我个人更不齿赛哈密的谈话。因为前者是雪州反对党领袖,後者却是内政部长。

身为内政部长,他首先关心的不是命令警方徹查此事,揪出幕後黑手,而是从政党的角度去评论此事。也许他认为他的政客身份比他的部长职責来得优先。

堪以告慰的是,我们至少还有首相署部长纳兹里说了一些人话。

另一方面,我也无法理解身为受害者的黄洁冰为何要辞职呢?也一样无法理解为何卡立要针对黄洁冰该不该辞职咨询苏丹?这和苏丹何关?我一直认为王权的崛起是开民主的倒车。

希望黄洁冰坚持下去。

2009年2月9日 星期一

议会制的不足

向来有一个想法,认为马来西亚的政治乱象如跳槽、权利斗争等和我国的议会制有密切关系。由于行政首长如首相、州务大臣是由议会里掌控多数议席的政党的议员担任,所以议员的跳槽可以改变政权,也因为如此,各政党可以通过唆使敌对的议员跳槽而夺权,于是乎,也便催生了政治青蛙。

这样的政变不只是可能发生在敌对政党之间,同样的也可以发生在同一政党里头。像当年的马哈迪和安华的权利斗争。所以首长不但要时时提防对方的挖角,还得提防老二的随时夺权。就像目前的阿都拉被逼退位一般。

此外,我也觉得,所谓的三权分立在议会制里也不存在,因为控制议会的政党,也必然拥有行政权。而接着便变成是行政权指挥议会了。

所以,我认为如美国般的直选行政首长是比较理想的政治制度。到时,议员跳槽无法动摇政府,相信政治青蛙就会开始退化。同时,也不会发生一个政党的选举却变成首相的选举。甚至由于行政首长可以不必是政党领袖,而可以摆脱我国过度的政党政治。

当然,在马来西亚,我还看不到这个改变的可能。

2009年2月7日 星期六

非民之所向

相信很多人和我一样,对霹雳苏丹不听取州务大臣的解散州议会的劝告,反而要求他辞职,而感到失望。我一个同事甚至认为苏丹偏袒一方。

我不是法律专才,不谈法律,而且我知道霹雳苏丹是一位法律权威,也许以他的诠释,他的选择是符合宪法的。但我觉得,作为人民的统治者,在有所选择的时候,他应该考量的一个重要因素必须是:那个选择更符合人民的利益和人民的意向。

共产主义的胡锦涛都能提出“要坚持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我们英明的苏丹怎么却会忽略了民之所向呢?

霹雳苏丹向来在民间享有崇高的声望,但相信经此一事,他在人民心中的崇高地位,就算没有彻底毁灭,肯定也大打折扣了。

2009年2月4日 星期三

愿圣严法师寂灭为乐

圣严法师圆寂了。消息传来,虽然知道法师近年来身体不好不会太愕然,但是还是痛惜佛教又痛失一代高僧。

只在多年前法师到马来西亚弘法时见过他一面,但他的书却是读了一些。圣严法师的《正信的佛教》更是和达摩难陀法师的“What Buddhists Believe”同为我的学佛入门读物。相信也是很多我那个年代的初学佛者的学佛入门读物。

本地报章今天刊载了一些圣严法师的语录。觉得有一些很值得佛教徒,尤其是佛教工作者深思的。如:

作为一个宗教团体,最好不要把政治牵入在内,宗教团体最好保有只谈佛法不谈政治的作风。

法轮功只是其中一个新兴宗教,当前世界各地新兴宗教的出现有如雨後春笋,要在乎也在乎不来,无需太担心。我们应该担心的是,佛教里有没有人才,有没有人弘法?

(对阿富汗毁佛事件)不要对佛像被毁耿耿于怀,佛像毁了可以再造,但佛法被毁的话,佛教就没希望了。佛像被毁并不是世界末日。因为处处皆有佛,佛在我心中。


对圣严法师弘法利世、引领众生的恩德,我们应该以精进内修、积极外弘来回报,冀望佛法的慈悲和智慧成为更多众生的明灯。

最後,愿圣严法师“寂灭为乐”。

2009年2月2日 星期一

大风吹

大风吹!吹什么?吹霹雳州州议员。

风继续吹!吹什么?吹森美兰州州议员?

哀马来西亚政客们的操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