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23日 星期五

佛教徒该用什么宣誓?

美国新任国务卿希拉里宣誓就任了。她宣誓时手按圣经。这让我有两个联想。

第一个联想是,一般人认为世俗的美国,在国务卿宣誓就任这样的大事中,也有宗教元素。我不知道那是必须如此,或只是希拉里的个人选择。我留意看奥巴马的宣誓照片,没看到他手按圣经。

第二个联想是,如果该国务卿是佛教徒,他该用什么宣誓呢?或者更概括的说,佛教徒该用什么宗教象徵来宣誓呢?佛经吗?那该用那一部佛经?由当事人自由选择?还是用佛像?某样法器?或者,就如金刚经所云:凡所有相皆是虚妄,不以任何物件宣誓?

2009年1月22日 星期四

过年——不是过节

又要过年了!

虽然现在的我,不复年少时那样期待过年,但是还是喜欢过年的欢乐气氛。从媒体报道上看到中国民众回家过年的盛况,记起去年过年前中国发生雪灾,许多地方交通中断,竟然有人徒步数天回家,那种回家过年的亲情和文化呼唤,让我感动。

华人普天同庆新年的盛况是任何节日都难以望其项背的。我一直觉得过年和过节是差好几个档次的。所以当我好多年前发现农历新年在中国已经改称为“春节”时,始终觉得无法接受。

一两年前吧,我国也有人建议将农历新年统称为“春节”。但是建议提出後,似乎没得到什么回应。结果应该就是不了了之了。

我认为不该把“年”贬为一个“节”。我觉得我们日常一般的用语,如“逢年过节”、“拜年”、“贺年”等,都显示年和节是不同等次的,没有一个“节”是和“年”同等级的。

记得数年前到中国公干和一官员闲聊时,他问我马来西亚华人是否庆祝春节。我答有,但却特意补充一句:“但我们叫过年。”结果他回说:“我们也叫过年。”

所以且让我们一起过个大肥年吧!

2009年1月21日 星期三

国阵青年才俊辈出

今天在报章上看到两则发人深省的新闻。

第一则是民青团总秘书发表文告表示瓜拉登嘉楼补选投票率只有79.73%,比308大选低3.5%,如果这3.5%的选民出来和投票给国阵,会改变成绩。我看了後恍然大悟,原来那3.5%没投票的选民都是国阵的支持者。搞不好,所有没投票的20.27%选民,都是国阵的忠实支持者。如果他们都出来投票,国阵肯定大胜。那些发表国阵已经失去人民支持的人,都目光如豆。

第二则是马青沙亚南区团副秘书炮轰行动党沙亚南市议员提出禁赌的建议。他形容有关建议是开华裔的倒车。我看了後又恍然大悟,原来不赌博是开倒车。原来华裔要继续与时俱进,和赌博息息相关。搞不好,华人的经济状况比其他种族来得好也是靠的赌博。看来赌博文化的博大精深,我还一点也没领略到。

从这两则新闻我也有点恍然小悟,国阵果然不愧为大党,青年才俊辈出。

2009年1月17日 星期六

瓜登补选和回教国

今天,瓜登的选民就要在补选中投选出他们的国会议员。Malaysiakini 和 Malaysia Insider 的报导都认为回教党的胜望较高。其实纳吉及翁诗杰之前分别把这场补选定位为地方上的选举,纳吉认为它不是对他任首相的信心公投,翁诗杰则认为瓜登的华人不能代表全体马来西亚华人的意向。从此可以看出,国阵对胜利没有信心。

我虽然认为这场补选对我国整体政局不会有太大的影响,但还是很好奇瓜登的选民,尤其是华人选民,会怎么样选择。特别是当登州的华团都公开吁请人们投选国阵。我想这也是对这些华团的一个公投,看看这些华团是否真代表华社说话,还是华社一举否决华团的代表性。

另外,我也很想知道马华对回教党的回教国的攻击,能产生多大的效应。马华四个部长都发动了对回教党的回教国的攻击。我说马华对回教党的回教国攻击,而不说对回教国的攻击,因为马华早就认同马来西亚是回教国。有人说那是巫统的回教国,其实不然,那是国阵的回教国。因为当时马哈迪是以国阵主席的身份宣示马来西亚是回教国。而之後也没有其他国阵领袖否定这项宣示。

马华後来为了方便自圆其说,开始转换概念的把回教党的回教国称为神权国。殊不知这样一来,正是间接的认同了国阵的回教国。今天的报章又有马华总会长攻击回教党的终极目标是建立回教国。我觉得啼笑皆非。一边厢是终极目标要建立回教国,另一边厢是已经在推行回教国政策,所谓两害相权取其轻,人们会怎么选择呢?

我不晓得马华是政论破产了,还是他们真的没有想到攻击回教国是拿石头砸自己的脚,又或者他们真的认为华社很好骗。但是我有时也拿不准华社是不是很好骗。

2009年1月10日 星期六

网上读《我叫刘跃进》

终于在网上读完了刘震云的小说《我叫刘跃进》。这是我在网上读完的第一部小说。之前上网的休闲活动就只是听歌、看电影、看报纸、下棋等,但是没有读过小说。不是不想,而是没想到网上可以读到小说。我一直以为网上只有所谓的网络文学。

之前就听说天下霸唱的鬼吹灯系列就是先在网上发表後得到热烈反应才结集成书。没想到的是在书店卖的书,也可以上网阅读。发现很多在书店想买但没买的书,网上都能读到,包括:明朝的那些事儿、藏地密码、亮剑等等。看来往後可以少买一些书了。

但是对于这部《我叫刘跃进》,我却觉得网上的版本好像不是全版,似乎缺漏了一些章节,然而却也不碍于贯穿整个故事。其他读者的评语也和我有同感,不知道是否属实,还是作者在新浪连载时有意如此。也看到有读者表示和他买的书的内容有些不同。下回去书店该找这本书来翻翻查证一下。

会选这部小说来读因为曾读过刘震云的另一部小部《手机》。看完後,还是觉得《手机》较好。网上还有他的另一部小说:《一地鸡毛》。也发现这三部小说都拍成了同名电影。这种热门小说都拍成电的情形似乎和美国类似。

2009年1月4日 星期日

浪和水

一行禅师在他的书中有一个很好的譬喻:浪和水。

他说我们在海岸边总可以看见波涛起伏的浪。这些浪有高有低,我们也可以形容这一浪比那一浪来的好看、壮观。我们也可以看见一波波浪的开始和结束。

如果浪也有感情,它会在高潮时欢欣,在低潮时悲哀,在移向岸边时恐惧,害怕自己的生命即将结束。就像我们,生命中有起有落,有生有死一般。

但是如果浪可以领悟到,作为浪,它的本性是水,浪会起会伏,有高有低,有壮观有微小,但作为水,它却是了无分别的,不管这浪掀得再高,或跌得再低,它的水的本质却是不二的。没有了起伏、高低、壮观微小的差别,而且也没有生和死。

更重要的是,这水的特质却本是存于浪之中的。不是浪可以离开浪本身去获得的。若浪要离开浪本身去寻找水的特质,那么就是我们常说的身外求法,一如金刚经所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

我们能不能在波浪起伏的生命之中,看见我们水的本质,也回归自心,无须再对外祈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