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30日 星期一

一个和尚的爱情故事?

日前在推特上看到这样一则留言: “他是唐三藏的高徒。一天他正在茅屋中读经,高阳公主走了进来,两人相爱了,不久公主替他生了两个儿子。但公主的父亲,唐太宗李世民知道了,下令将他腰斩。当他伏卧于铡刀之下,发现刀刃上有一只小蚂蚁,他怜爱的将蚂蚁拈起,放到一边,然后死去。他叫辨机,演绎了一个和尚的爱情。”

一个和尚(而且还是大师级的和尚)和公主的爱情的确吸引了我。于是上网搜索,才发现这竟是一个很热的话题。原来大陆有一部叫《大唐情史》的电视剧,讲的就是辩机和尚和高阳公主的爱情故事。如果你以为这是编剧杜撰的故事,那你就错了。实际上关于高阳公主与辨机偷情之事,继而被李世民所杀,史书也有记载。基于电视剧的广大影响力,很可能今后人们将只知道《大唐情史》的辩机和尚,再也不知道那个为玄奘大师笔录《大唐西域记》的沙门辩机了。不过,有一点很有趣的是,网上的评论几乎都一面倒的同情辩机,甚至不少还赞辩机为“性情男子”。

高阳公主和辩机和尚的故事是这样的:高阳公主是唐太宗李世民最宠爱的女儿,在她十五岁的时候,李世民就精心挑选了宰相房玄龄的次子房遗爱,作她的驸马。但是高大雄壮的房遗爱却一点也不合高阳公主的胃口。公主喜欢的是温文儒雅的书生。洞房花烛夜之后,房遗爱就再没有被宣进公主闺房的机会了。婚姻不美满的高阳公主,唯一的消遣就是纵马郊外游山玩水。就在一次出猎的途中,豆蔻年华娇美任性的高阳公主遇到了文雅俊秀的辩机和尚。史书这么记载:“见而悦之,具帐其庐,与之乱。”

但是沙门辩机真的和高阳公主有染吗?虽然史书《新唐书》描述了整个事件的前因后果,言之凿凿,但是不少研究者还是存疑。特别是在较早成书的《旧唐书》中根本没有提及此事。辩机和高阳的事迹是在百年之后宋朝编纂的国史《新唐书》中由欧阳修等史学家提出的。于是从宋朝以后高阳公主和辨机的不伦之恋成为铁板钉钉的正史。但是因为没有更为详实的史料佐证,所以尽管后来研究者对此事提出种种考证质疑,但仍不足以推翻《新唐书》的论述。

以下是我在网络上看到的研究者提出的六个疑点。我觉得这些疑点合理,也倾向于相信沙门辩机和高阳公主没有男女关系。但我终究不是学者,所以若是错误引述,还请行家指正。

第一:高阳公主和辨机相遇相恋地点与唐代高僧管理制度不符。比如高阳公主和辨机在浮屠庐主之封地相遇。主与遗爱猎,见而悦之,具帐其庐,与之乱。研究者认为唐代高僧管理还是比较严格的,进出寺庙都有登记,无缘无故离寺不归还能不被立刻发现不符合常理。即使辨机是玄奘的高徒是大德也不可能无视寺庙管理制度随便出入而无人关注。

第二:高阳公主的年龄和辨机相遇时差异较大,高阳公主十几岁而辨机很可能已经三十几岁了。加之房家关系错综复杂,高阳公主的恶行如果肆无忌惮,那么作为姐妹的韩王妃,作为婆婆的卢氏,作为弟弟的房遗则等都不会放任自流,任何一人都可以直接将实情上报太宗知晓。

第三:《新唐书》中记载的高阳公主在太宗面前因为此事失宠与《旧唐书》中记载矛盾较大。《旧唐书》记载在房玄龄病重的时候太宗见表,谓玄龄子妇高阳公主曰:“此人危惙如此,尚能忧我国家。”当时已经贞观二十二年五六月,而太宗在贞观二十三年五月驾崩。可见至少在唐太宗驾崩前,唐太宗对高阳公主还是比较正常的,公主没有任何失宠的迹象。当时房玄龄后期一直是在宫中治病,因此作为儿媳妇的高阳公主跟随进宫从而见到唐太宗的机会较大,如果高阳公主已经因此事失宠,那么太宗是不太可能这样语重心长和她心平气和的对话而被起居郎记载。此事在永徽三年立的房玄龄墓碑上作为荣耀雕刻示人,可见至少在房玄龄死后近四年内高阳公主“丑行”暴露可能性较小,否则高阳公主如何顺利晋封长公主并刻上碑文呢。

第四:作为宋朝太宗时期李昉撰写的《太平御览》中史料也未提及高阳公主和辨机事,不知《新唐书》看到何种史料将此事编入史书。“又曰:房玄龄之子遗爱,尚高阳公主。玄龄病,上表谏征辽。太宗见表,谓玄龄子妇高阳公主曰:“此人危惙如此,尚能忧我国家。”又曰:房遗爱尚太宗女高阳公主,拜驸马都尉。初,主有宠於太宗,遗爱既骄恣,谋黜遗直而夺其封爵。水徽中,诬告遗直无礼於己。高宗令长孙无忌鞫其事,因得公主与遗爱谋反之状。遗爱伏诛,公主赐自尽。”因为《新唐书》成书于宋仁宗时期,又因所增列传多取材于本人的章奏或后人的追述,碑志石刻和各种杂史、笔记、小说都被采辑编入。故而这段史料来源较为可疑。

第五:整段史料逻辑前后矛盾,语焉不详,更类野史笔记小说。例如:“玄龄卒,主导遗爱异赀,既而反谮之,遗直自言,帝痛让主,乃免。自是稍疏外。”如果这段史料可信的话,那么应当是在贞观二十二年房玄龄逝世后发生,那时候唐太宗也身患重病。在短短一年之内唐太宗还能:“主怏怏。会御史劾盗,得浮屠辩机金宝神枕,自言主所赐。初,浮屠庐主之封地,会主与遗爱猎,见而悦之,具帐其庐,与之乱,更以二女子从遗爱,私饷亿计。至是,浮屠殊死,杀奴婢十余。”,那么看来唐太宗最后一年的经历还是很丰富的,不仅要安排后事还要处理高阳公主的风月案。诸如此类逻辑混乱在《新唐书》中比比皆是,不得不令人生疑。而房遗爱在后期的官职已经坐到太府卿,掌金帛财帑的官职会无缘无故去窥伺房遗直的房产举动令人生疑。

第六:对高僧辨机研究较深的学者们认为,辨机一直受到佛学家的尊敬,只是其死因扑朔迷离,不太可能和高阳公主有不伦之恋。又《瑜伽师地论后序》云:三藏法师玄奘,敬执梵文译为唐语。……弘福寺沙门玄谟,证梵语大总持寺沙门玄应,正字……《摄决择分》,凡三十卷,大总持寺沙门辩机,受旨证文……臣许敬宗,奉诏监阅……僧徒并戒行圆深,道业贞固。这是许敬宗为《瑜伽师地论》写的后序,是呈给唐太宗看的。其文字肯定要考虑到太宗现在和以后的想法。如果辩机真与高阳公主有染,另外再加个宝枕的话,许敬宗绝对会知道,就不会在这个给太宗看的序文里详细提到辩机法师。也不会那么肯定的说,译场的僧团清净。就自然会找一些圆滑的词语,相信这个对许敬宗来讲不是难事。

2010年8月26日 星期四

集体非理性

在毛泽东统治时期,中国曾经历了一个举国陷入疯狂的非理性时代。我在阅读一些相关的书籍时,常会掩卷叹息,也难以想象人竟然可以如此的不理性,而且是集体的不理性。但是,万万没想到,我现在却看到马来西亚也似乎正在进入一个集体非理性时代。

首先是看到反贪污委员会的律师阿都拉萨,竟然可以在法庭上问提供专业意见的法医是否有从高楼跳下的经验。如果有机会我也好想问他是否有扼死自己的经验。当然这是阿都拉萨的个人秀,不算集体非理性,但是却像是为接着的一系列集体非理性掀开了序幕。

这些接着发生的集体非理性,也让阿都拉萨的个人秀变成小儿科。 “槟城回教堂周五祈祷以林冠英取代国家元首的名字” 的传闻就肯定更匪夷所思。相信任何可以理性思考的人应该都会对这样的传闻嗤之以鼻。但是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巫统竟然如获至宝的炒作该课题,就连首相也说要严正看待。

而另一个集体非理性的例子就是努鲁依莎在印尼指大马首艘潜水艇不能潜水,竟然被国防部长指责为叛国行为。而且还得到众多人士的响应。总警长也说警方已经着手从多个角度调查,包括泄露机密。泄露机密?到 Google 输入 “马来西亚潜水艇不能潜水”,你可以得到654,000个搜寻结果,内容来自世界各地,而且这还只是用中文搜寻。

而发表非理性言论者中,最其心可诛的恐怕非马哈迪莫属。这个在位最久的前首相,为了继续获得众人的注意或为了证明他比真正的马来人更马来人,近来不断非常不理性的玩弄极端种族主义。他最新的非理性言论是他日前指支持绩效制者是种族主义者。相信他的言论必定有市场,不然他何必说,而且说了纳吉也不敢回嘴。看来这还是一个为了政治正确而不敢理性的时代。

2010年8月24日 星期二

沉默以对慕迪改教上诉案

上诉庭三司在上星期五对已故登山英雄慕迪改教的上诉案,判决回教法庭才有法定权来决定任何涉及回教的改教或退教事宜,民事法庭没有司法权鉴定一人是否是回教徒。上诉庭也裁决,任何一方若对回教信仰有所争论,应到回教法庭寻求补偿。

我觉得这样的判决不可理喻。要回教法庭去审判一个人是不是回教徒,先不说它能否公正,把一个回教徒身份受质疑的人交到回教法庭去,就已经未审先判了。因为慕迪案中,他的家人认为他从来就不是回教徒,如果到回教法庭去,也就是等于承认慕迪已经是回教徒,再争取把他改回为非回教徒。所以上诉庭的宣判就等于间接的把慕迪判为回教徒了。而且要慕迪的非回教徒家人到回教法庭去上诉,对他们也太不公平了。

其实认为对回教信仰有所争论,应到回教法庭寻求补偿,就像把马来西亚与新加坡对白礁岛的主权争执,交由新加坡法庭来审理一样的说不通。因为就算回教法庭真的公正,但是如果它宣判慕迪是回教徒,人民尤其是非回教徒也不会认为它公正。

上诉庭这项判决肯定是影响深远的判决。但是奇怪的是,国人对此事的反应却是出奇的沉默。我目前只看到马华公会副总会长颜炳寿对此判决深表遗憾。他指出 “以我对判例的了解和我国司法制度的发展,从以前到现在,这本来就是民事法庭的权限范围。上诉庭就此事的判决,等于民事法庭法官自我放弃判决权限。” 他表示,类似判决会给未来的司法制度发展带来很大的冲击,尤其是非回教徒;人民也将会对国家的司法制度失去信心,特别是宗教自由的权力。

国人沉默以对慕迪改教上诉案,是不是因为对此类事件已经心灰,觉得讲什么都是多余了呢?还是最近有太多更耸动的话题把他们的视线挪开了呢?又或许,大家都被消音了?

2010年8月22日 星期日

打压媒体的恶势力

988电台 “早点说马” 事件经过三天的发展,人们开始可以看清多一些事实了。

据报道,通讯与多媒体委员会否认指示 988 电台或其母公司 Star Rfm 进行任何的人事更动。并表示接获投诉而做出调查是相当平常的做法,所以该委员会对 988 和 Star Rfm 在调查展开之前即腰斩节目和强制节目主持人甚至电台高层停职感到惊讶。通讯与多媒体委员会的一番话给了我们这些市井小民很多想象空间:是不是 988 的上头,或这些上头的上头,利用这个机会铲除一些眼中钉呢?或者不是利用这个机会,而是制造了一个机会。或者所谓的听众投诉,也是整部戏的其中一段剧情?

另一方面,之前高调维护读者知情权的主流媒体,这回却可能认为读者对这件事只有一半的知情权。所以报道的重点是马华上头和 Star Rfm 上头的澄清。而他们所以需要澄清的事件本身读者没有必要知道得太多。作为一个无权无势的读者,我无权做些什么,只能决定冷待或杯葛这些主流媒体一段时间。有人认为冷待或杯葛报章就是打压媒体。看来我也变成了打压媒体的恶势力。

2010年8月21日 星期六

爱国爱党爱组织

八月了。在马来西亚,八月是爱国月。但是什么是爱国呢?有些人认为挂国旗就是爱国,不挂国旗就是不爱国。有些人认为爱国可以强制,所以不爱国的商家就得列入黑名单。

也有人认为爱国就是不能说国家不好。说国家不好就是不爱国。但是也有人用恰恰相反的另一种方式爱国。他们爱之深责之切、恨铁不成钢,所以他们常常在文章中或谈话中指出这个国家不好之处。认同他们的人也很多,包括我。

如果把国换成党呢?邓章钦在这方面有很独到的见解。他在针对纪委会主席陈国伟指他爱党就应主动联络纪委会时,回应道 “他很爱提一个很多人讨厌的说法,那就是 ‘我从来没有讲过我爱党’。他表示,本身所追随、相信和奋斗的,是一个理念,而不是那个党,因为政党只是实现理念的一个工具。” 认同他这句话的人相信也很多,也包括我。

再把党换成组织呢?我没有邓章钦那样独到的见解。但我认为爱一个组织不表示总得处处维护它及不能对它做出非议。当然这不是说爱组织就必须对它做出非议。如果你那么想,我也只好像邓章钦一样说: “when you jump into conclusion, don't complain when truth does not fit into your fiction.”

2010年8月19日 星期四

我也说玛

我是在很后期才知道“早点说马”节目的。当时的主持人就已经是秋月、迦玛和朝吉。我无意中发现这个节目后,便被它的大胆言论吸引。从此它便是我每天上班途中听的节目。但是渐渐的我开始觉得这个节目的主持人,特别是迦玛的言论草率、偏颇、欠缺说服力,甚至有标新立异和哗众取宠之嫌。没有多久,我便回去收听我之前的英语电台了。所以,我错过了今早据说秋月很煽情的节目。

无论如何,就像一句名言所说的“我不赞同你的言论,但我誓死维护你发表言论的权利”那样,我虽然不喜欢迦玛的节目和言论,但是我反对任何权力机构以迦玛触犯种族言论禁忌为由,禁止他继续主持节目的禁令。这是赤裸裸的以行政权打压媒体。

但是,迦玛被令请假一事,竟然迅速在数小时内在网上发酵并引起那么大的关注。(甚至就连马佛青也在短短几个小时内就针对这项和宗教无关的议题发表文告,结果独立新闻在线在其报道中以“马佛青自我突破,继就时事课题发表意见”为开头。)这现象本身可能也值得人们深思。特别据说这个节目的前主持许国伟,也是被政治干预撤换的,但是当时却没有掀起任何涟漪。我也是到今天迦玛被令请假一事后才得知此事。

我当然认同这些反应的重点:“反对政治力量打压媒体”,但是我也关心这些反应究竟是出于理性的思考还是情绪的宣泄?究竟是出于对议题的回应,还是对迦玛个人的喜爱?

2010年8月18日 星期三

弱智的锦衣卫

《锦衣卫》是年初的贺岁片。但是我却在日前才看了这部戏。不说你也知道那是因为这是一部被“钦”点的电影,想看看到底真凶长什么样子。看了这部戏后,我才觉得被邓章钦耍了。不知道陈国伟看了吗?是不是更觉得被耍了?

其实我也被这部戏耍了。奇怪为什么那么多影评人给它那么高的评价。后来到豆瓣网页做我的电影记录时,顺带看了其他人的评论,才发现很多人和我一样,都认为这是一部烂片。看来影评人的话不能再信了。(也在豆瓣我的电影记录中发现,我上一次看电影竟是在五月。原来那么久没有看戏了。)

这是一部内容空洞、剧情随意、欠缺说服力的电影。青龙把自己托给镖局却为什么又展示锦衣卫金牌自爆身份?后来他把锦衣卫金牌上的字用指力抹去,就以为人们认不出了吗?锦衣卫那么弱智的吗?为什么判官会由大盗变成盗亦有道?我也不明白他为什么会突然出现代乔花(赵薇)受死?天鹰帮为什么会突然知道那些国家和军事机密?为什么脱脱脱下的衣服被烧了,她就赢不了了?脱脱临死的表情为什么像是殉情?套用豆瓣上的一句影评“文戏看得人想笑,武戏看得人想哭”。看甄子丹操弄他的那盒武器,我还想到Batman。

这电影的角色都刻画的模糊、刻板。脱脱等角色就像是杀人机器。选角也是一大败笔。男女主角甄子丹和赵薇都一样演技欠奉。老姑娘赵薇还演纯情少女。公子哥儿般的吴尊竟是大漠上的大盗。反而一些老戏骨的表现还不错,如午马、罗家英等,最意外的是看到陈观泰。

2010年8月14日 星期六

慈悲的意义

在一个朋友的博客上看到了他引用拉惹博特拉(RPK)的一段博文。觉得很有意思,节录如下:

比方说,你听说过许多有关地方议会的工人使用最残暴和不人道的态度杀野狗的恐怖故事,大部分马来人把狗视为『污秽』(najis),因此,他们可以面不改色的把一只狗杵死,或把绳套套在它的颈项实用摩托车在路上拖曳直到把它拖死。然而,他们很显然的忘了以下经文中的一则故事:

有一天,先知默罕默德和他的同伴们在一段旅程中,他们见到一名妓女手掌呈杯状,让一只饥渴的狗喝水。接着,穆圣评说,这名女子将会上天堂。

当时,穆圣的同伴们当然觉得很困惑,这女子是一名妓女,还让她的手盛水给『污秽』的狗子喝,这里有两项过咎,她怎能成为天堂上的候选人呢?

穆圣(和伊斯兰教)试图作出的论点是:尽管那名女子是一名妓女(而因此她是罪恶和不道德的人),同时尽管她允许一只『污秽』的狗舔她的手,她已经呈现了她对饥渴的动物的慈心,而一名有慈心的人是一名应该上天堂的人。

是的,慈悲应是所有宗教共有的教义。佛教正是一个极度重视慈悲的宗教。从以上妓女对狗的慈悯的叙述当中,我不禁想到两个佛教朋友的慈悲行径:他们一个在做着收养被人遗弃的猫,另一个在做着挽救野狗免被执法人员人道或不人道的毁灭。都是一般人认为有点傻的事情。我没有参与他们,但是我赞叹他们的付出。我认为那比许多的放生活动更能突显佛教慈悲的意义。

2010年8月10日 星期二

种族主义是毒箭

本文为《普门》杂志特约供稿

一个小小的土著权威组织和其主席依布拉欣阿里,因为说了一些种族主义的话,竟然在我国掀起千层浪。这明显的告诉我们,虽然独立了五十三年,我国的种族关系依然脆弱,各族之间的猜疑依然很重。与此同时,这事也能让身为佛弟子的我们更深刻领会佛陀要我们慎防贪嗔痴慢疑的训诫。

佛弟子应该都熟悉成佛前的悉达多在菩提树下和魔王波旬的战役。在这场反映悉达多当时内心的战斗的战役中,悉达多最终战胜了魔王。但是魔王仍然潜伏在我们每一个人的心中,他随时对我们发射各种毒箭。这些毒箭正是我们内心的贪嗔痴慢疑。

种族主义是一种以自我为中心的态度,认为自己所属的种族优越于其他的种族,认为自己的种族应该获得比其他种族更好的待遇,认为“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所以种族主义正是从我们心中的“慢、疑”的毒箭溢出。种族主义实际上存在于每一个地方,当然我国的种族主义情况比很多国家来得严重,而且根深蒂固。

种族主义本身其实也可能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是一些政客为了自己对权力的“贪”念,却不惜将种族主义变成射向人们内心的毒箭。当一个种族认为自己应该比其他种族得到更多,那是“贪”。当他们认为其他种族得到的比他们多,“嗔”心升起。依布拉欣阿里只不过是其中一个这样的政客,聪明的利用人们的“贪嗔痴慢疑”来满足自己的“贪嗔痴慢疑”。他们没有足够的智慧看到世间是缘起的,所以他们看不到我国各族之间的关系是“合则两利、斗则俱伤”。其他的政治人物,特别是我国的领导人,却并不是看不到这一点,但是却也被自己内心对眷恋权力的“贪”念所蒙蔽,而放任种族主义的横流。

而对付这些种族主义者,我们要做的不该是如林祥才所建议的那样“以牙还牙”。在佛陀的时代,面对婆罗门自认为他们是至高无上的种族,佛陀却说“人不因出生而成为贱民,也不因出生而成为婆罗门,唯有个人的作为让其成为贱民,唯有个人的作为让其成为婆罗门。”所以佛陀以“众生平等”的主张来对治“种族主义”。

2010年8月8日 星期日

还要沉默多久

有人说:“宗教是完美的,但宗教人士不是完美的!”这里的宗教人士应该也包括宗教师。电影“Angels and Demons”,让我印像最深刻的就是临结束时其中一个基督教主教对兰登教授说的一句话: “Religion is flawed, but only because man is flawed. All men, including this one.”

现实生活中,我们也不时听闻涉及宗教师的各种丑闻。其中最让人愤怒的该是宗教师对孩童的性侵。而更让人愤怒的则是有关的宗教机构在事件揭发后的百般掩饰和包庇犯错者。

虽然报章上看到的新闻一般都发生在西方,而且涉及者皆非佛教的宗教师,但是不表示在东方、在佛教界,同样的事情不会发生。我在《宗教有瑕疵——只因為人有瑕疵》一文中便曾指出一宗这类不幸事件。更不幸的是,那却不是唯一的一宗。

其实这类事情发生在佛教界可能更难被揭发。因为佛教有毁谤僧宝会堕无间地狱之说,造成很多在家人因此不敢“乱说”(但是,我们不是爱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吗?);而应该出来“清理门户”的佛教机构却又继续惯常的逃避责任。

我不禁想起这首曾让我热血奔腾的歌:“蒙上眼睛就以为看不见,捂上耳朵就以为听不到。而真理在心中,创痛在胸口。还要忍多久?还要沉默多久?”

2010年8月7日 星期六

另类电脑游戏(二)

前文提到,我一直找不到满意的“最新回应小工具”。结果直到前两天,我突然想到应该用中文来搜寻“最新回应小工具”,结果就让我发现了 lvchen 的这个小工具。虽然不是百分百的完美,但是的确很好。最重要的那是为使用中文的人写的,而且还允许使用者作各种修改。它的特色及使用方法如下:
一:可以显示所有回应,虽然应该不会有人去看太旧的回应。
二:可以显示及隐藏回应内容。点击在 plus icon 02 上,还可以各别显示单一回应内容。
三:把滑鼠放在回应者的名字上头可以看到有关回应的首四十字摘录。
四:点击回应者的名字,可以去到该回应的位置。(经过修改后的功能,请看下文)

有兴趣者可以到相关安装网站去安装。最好也读 lvchen 的介绍文章,特别是这篇有关更动小图链接的讲解:《關於連結的改變》。

或者也可以直接把以下我拷贝下来的编码贴上你的 sidebar 里新的 "HTML widget" 里,但是记得换上你的博客网址。里头的小图链接我也已经更正了。这个小工具里头的所有中文字都可以依使用者的需要而更改。如果你对照我的 sidebar, 你会发现我做了很多更改。

此外,我也对功能做了一些更改让它更贴近我的要求。以上第四个用法,就是我加了一条“rcPreSetting.authorLink = false;”才有的效果,原版里点击回应者的名字是去到该回应者的个人资料网页。我也特意去掉了“直接去留言”的链接。当然我也换上比较好看的“+”和“-”的小图。

<style>
#divrc li{ text-indent:20px; padding-left: 20px};
</style>
###recentComment###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ajax.googleapis.com/ajax/libs/jquery/1.2.6/jquery.min.js'> </script>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lvchen-recentcomments.googlecode.com/svn/trunk/RecentComment/RC20/rc20_pack.js'></script>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rcPreSetting.g_szBlogDomain='yourblogname.blogspot.com';
rcPreSetting.g_iShowCount = 7;
rcPreSetting.noContent =['原文已被刪除','<p>沒有留言可以顯示</p>'];
rcPreSetting.cachesize = 60;
rcPreSetting.showJumpButton = true;
rcPreSetting.showRCnoPost = false;
rcPreSetting.authorLink = false;
rcPreSetting.rcFoldImage = ['http://farm4.static.flickr.com/3412/3344324240_b9f5159445_o.gif','留了言','http://farm4.static.flickr.com/3628/3344324244_e7564e029a_o.gif','留言說:','<img src="http://farm4.static.flickr.com/3300/3344324254_020e1e862b_o.gif"/>&nbsp;載入中...','全部展開','全部隱藏'];
rcPreSetting.otherText=['跳至留言','我跳','上一頁','下一頁','您正在看留言 %range%,共有 %totalNum% 則留言'];
rcPreSetting.reply = ['http://farm4.static.flickr.com/3336/3586376650_f8a3367bb2_o.png','直接去留言'];
rcPreSetting.rcDateFormat = 1;
rcPreSetting.rcAuthorLinkFormat = '<a href="%link%" title="%timestamp% &#65306; %short_content%">%author%</a>';
rcPreSetting.rcTitleLinkFormat = '<a href="%orgLink%">%g_szTitle%</a>';
rcPreSetting.createDisplayFormat = '%rcAuthorLinkFormat% 於 %rcTitleLinkFormat% %replyImg% %rcSay% 「%content%」 &nbsp;- %timestamp%';
</script>

另类电脑游戏(一)

博客对我而言,不只是一个写作的虚拟空间。它还成为了我的另类“电脑游戏”——那就是改造 Blogger 模板和添加各种小工具(gadget / widget)。

我自从懂得了对 Blogger 模板的改造之后,便有点无法自拔的迷上对 Blogger 模板的改造。尤其是 Blogger 有点像 Firefox 一样可以任由你扩充改造。虽然很多时候我的改造是想让我的博客更接近我的要求,但也有时候,改造或使用一些小工具就纯粹只是为了想尝试一下一些功能。或者在别人的博客看到一些不一样的东西,便也想试试看是否自己也可以弄出一样的效果,虽然该效果自己也不一定喜欢。

我最新添加的一个小工具便是“最新回应小工具”——就是我的“八方评论”。这是一个留学美国的台湾人 lvchen 写的程序,是我目前看过最好的“最新回应小工具”。Blogger 本身不提供“最新回应小工具”,而是采用 Blogger Buster 的 "Recent Comments"。这个小工具我很久以前也用过。但是我不喜欢这个为英文用户写的程序。它里头使用的英文字,如“某某 wrote”无法更改为中文。而且它无法正确计算中文字的字数,除非你把显示字数定的很大,或者留言中加插了英文字母和空白,不然它会完全不显示过长的留言。

后来,学会了用 Blogger 本身的“Feed小工具”来显示“最新回应”。方法很简单,就是在 sidebar 里加入一个 Feed Widget, 然后在 Feed URL 一栏里填上 "http://yourblogname.blogspot.com/feeds/comments/default", 就可以了。这个小工具可以很好的处理中文字,我在这之前就是用这方法,而且用了很久。但是这个小工具有两点不完美的地方。第一:它不能显示文章题目。所以读者不知道该回应是针对哪篇文章。第二:它只能显示最多五则回应。

其实,网络上也可以找到很多其他人写的“最新回应小工具”,而且可以显示文章题目的。但却都和 Blogger Buster 的一样,是为英文世界的人写的。一律无法正确处理中文字,也无法显示中文题目。

下一篇再继续谈 lvchen 的这个小工具的特色和安装。

2010年8月5日 星期四

宗教学会还不能高枕无忧

根据星洲日报今天的独家报道,內阁已经决定简化宗教学会的申请程序,即授权校长自行批准宗教学会的成立,不需要再经过州教育局的审核与批准。该报道的结论写道“隨着內阁週三作出了明確的决定和指示后,相信这个问题將能一劳永逸地获得解决。”这个结论未免下得太早了。以我国的独家经验,我觉得宗教学会的成立还不能高枕无忧。所以我们也别高兴的太早。

首先,这个决定不是由教育部长宣布,却是由廖中莱宣布,而且还是星洲日报的独家报道,就不得不让人觉得不太踏实,似乎这消息的发放只是针对华社。只有等到教育部长或者教育部真正下达了这个新的通令,我们才有理由觉得踏实一些。

然而即使到那时候,也还不能说“问题將能一劳永逸地获得解决”。我国公务员中充斥着小拿破仑,阳奉阴违、执行偏差的事件我们都听得太多了。而且,授权校长批准宗教学会的成立,其实也可能是换汤不换药。毕竟过去的经验告诉我们,很多学校的宗教学会被禁止,始作俑者正是校长。很多学校的宗教学会不能成立,也是因为过不了校长那一关。说到底,校长作为公务员,当中也不乏小拿破仑。

所以内阁的决定不能留下尾巴。新的通令必须明文规定,宗教学会的申请成立,只要符合足够人数(15名)的条件,校长别无选择,一定要批准成立。

阅读相关文章:《应积极允许中学宗教学会的成立

2010年8月4日 星期三

马华公会的立场

在林良实时代,马华公会的立场向来退一步海阔天空、忍一时风平浪静。在黄家定时代,“马华公会的立场是什么?”可是一个必须终生学习的大问题。反而现在的马华公会的立场倒鲜明了,那就是:我们的立场和行动党不一样!

如果行动党说:政府应该公平对待各族;
马华公会必须说:政府不应该公平对待各族。

如果行动党说:我们支持政府制度化增建华淡小;
马华公会必须说:我们反对政府制度化增建华淡小。

如果行动党说:我们呼吁政府废除土著30%固打制;
马华公会必须说:我们呼吁政府保留土著30%固打制。

如果行动党呼吁内政部撤回基督教徒使用“阿拉”字眼的禁令;
马华公会必须呼吁内政部坚持基督教徒使用“阿拉”字眼的禁令。

怪不得当年行动党说重开白小,马华公会必须按照剧本说关闭白小。

那么,蔡细历时代的马华公会的立场是什么?呃……,让我先问问慕尤丁。

2010年8月3日 星期二

马来西亚华语

中国广州和香港最近相继爆发的“捍卫粤语”集会,让我也想说说多年来我对马来西亚华人应该说怎么样的华语的一些想法。

我国华人主要来自中国南部,我们无法说一口如中国播音员般的漂亮华语。我们许多人分不清卷舌音和不卷舌音。(我到目前还是无法分辨汉语拼音的'z'、'zh'、'c'、'ch'、's'和'sh'。也在网上看到有人建议废除'zh'、'ch'和'sh'的读音。)再加上我们身处中国文化的边疆,所以一般来说我们对自己的华语是没有信心的。但是我们其实是不必太在意的,因为南腔北调是自然的事。我们讲英语不必像美国人或英国人。同样的,讲华语也不必像大陆人或台湾人。其实,据我和大陆人的接触,他们很多人也是说不标准的普通话的。

此外,我也一直会看到或听到有人说我们的一些用语不规范,电台的节目里也不断告诉我们,我们说的哪些是不规范的方言词必须更正。我对这些呼吁我们说“标准华语”的论调是有保留的。当然语言必须规范,但是我认为我们没有必要全盘采用中国的规范汉语。我们可以有自己的“标准华语”。

记得多年前,突然有人说我们讲的“宵夜”是错误的,“夜宵”才是正确的。甚至“公公”和“婆婆”也是不对的,必须叫“爷爷”和“奶奶”。但是我们世世代代都是称呼我们的祖父祖母为公公婆婆的,完全没有必要跟随北方人的称呼。其实词典里的“公公”词条里也有“〈方〉∶祖父”的注释。此外,把沿用多年的“淡米尔语”改成“泰米尔语”也是错误之举。结果我们分不清简称的“泰语”究竟是 "Thai" 还是 "Tamil"?

相反的,我倒是认为,普通话若要成为全球华人的共通语,那么它就必须包容不同方言群和不同地区的说话习惯和用语。就像英文般不断的吸纳外来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