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19日 星期四

我也说玛

我是在很后期才知道“早点说马”节目的。当时的主持人就已经是秋月、迦玛和朝吉。我无意中发现这个节目后,便被它的大胆言论吸引。从此它便是我每天上班途中听的节目。但是渐渐的我开始觉得这个节目的主持人,特别是迦玛的言论草率、偏颇、欠缺说服力,甚至有标新立异和哗众取宠之嫌。没有多久,我便回去收听我之前的英语电台了。所以,我错过了今早据说秋月很煽情的节目。

无论如何,就像一句名言所说的“我不赞同你的言论,但我誓死维护你发表言论的权利”那样,我虽然不喜欢迦玛的节目和言论,但是我反对任何权力机构以迦玛触犯种族言论禁忌为由,禁止他继续主持节目的禁令。这是赤裸裸的以行政权打压媒体。

但是,迦玛被令请假一事,竟然迅速在数小时内在网上发酵并引起那么大的关注。(甚至就连马佛青也在短短几个小时内就针对这项和宗教无关的议题发表文告,结果独立新闻在线在其报道中以“马佛青自我突破,继就时事课题发表意见”为开头。)这现象本身可能也值得人们深思。特别据说这个节目的前主持许国伟,也是被政治干预撤换的,但是当时却没有掀起任何涟漪。我也是到今天迦玛被令请假一事后才得知此事。

我当然认同这些反应的重点:“反对政治力量打压媒体”,但是我也关心这些反应究竟是出于理性的思考还是情绪的宣泄?究竟是出于对议题的回应,还是对迦玛个人的喜爱?

1 則留言:

  1. 坦白说,我也错过了这个据说很煽情的一刻。
    我比较喜欢早期的早点说马,当时,比较单纯,比较畅所欲言。后来少了许国伟好像少了什么似的。我也转台了。
    是的,在这个事情,我是支持人权和言论自由,媒体,不应该当成获得私利的工具(无论谁,都不该)。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