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20日 星期日

伊斯蘭刑事法——華基政黨在演戲

伊斯蘭黨準備於今年6月在國會提呈在吉蘭丹落實伊斯蘭刑事法的私人法案,又吹皺一池湖水。馬哈迪的回應最有意思。他說,這提案讓行動黨和巫統尷尬。正如聶阿茲所說,第一個反對伊斯蘭刑事法的不是卡巴星,而是馬哈迪。相對於馬哈迪的明確反對伊斯蘭刑事法,納吉和慕尤汀的態度曖昧。

相對於馬哈迪的回應,四個華基政黨的回應則避重就輕,箭頭只指向行動黨,對巫統一字不提。更經典的是,陳華貴竟然說這是民聯的議題,應該由民聯解決,不是國陣應該討論的議題。但是最有效阻止提案通過的方法卻是說服巫統不要支持該提案。看來這些華基政黨自知他們完全無法左右巫統的決定,所以只好故意看不到重點了。

馬華、民政、人聯黨和沙巴自民黨這四個華基政黨說如果伊斯蘭刑法實行,民聯將是千古罪人。他們還譴責行動黨無恥因為行動黨說伊斯蘭黨絕對無法落實伊斯蘭刑事法。但是事實上,伊斯蘭黨在國會的議席只有百分之十,的確無法落實伊斯蘭刑事法。而巫統則有百分之四十的國會議席,這還不包括在它麾下的其他議席。沒有巫統的支持,伊斯蘭刑法必定不能實行。如果,這提案真的在國會通過,就一定是獲得巫統的支持。那麼為什麼千古罪人不是巫統呢?

因此,非常明顯,要不要在國會提呈伊斯蘭刑事法法案的決定權在伊斯蘭黨,但是能不能通過這個法案的掌控權卻在巫統。華基四黨故意看不到這個要點,說明了他們不過是在演戲。

2014年4月5日 星期六

失聯MH370:宗教的力量


失聯馬航MH370中國乘客家屬過度激動的表現,除了讓馬來西亞人議論,還引起了國際社會的注意。澳洲報章 "The Australian",在3月26日發表了一篇 "Desperate to find someone to blame over flight MH370" 的評論,很好的分析了中國家屬和他國家屬比較「較為異常」(張吉安語)的行徑。

該報的其中一個論點特別和我相應,那就是「宗教」因素。中共執政中國後,把宗教從人民的生活中完全剷除出去。中國人變成了徹底的無神論以及唯物主義。當生命結束後,對他們來說,便是完全的灰飛煙滅,他們沒有心靈的寄託,也沒有宗教的慰籍,以撫慰心靈的創傷。

在MH370失聯事件後,我們看到馬來西亞宗教界很快的便組織了宗教祈願儀式。當搜尋多日依舊一如所獲時,更多的宗教團體辦了更多的宗教祈願儀式。這些祈願儀式,也許對搜尋客機和對家屬們沒有實質的幫助,但至少讓家屬們有了宗教的慰籍和心靈的寄託。我不知道在中國國內是否也有這樣的宗教祈願,但是我在「百度」搜素的結果,所有有關MH370的祈願,都是馬來西亞所辦的。

另一方面,我們看到很多家屬因為有了宗教的慰籍和支持,雖然也哀傷,但是表現除了讓人動容的平和。這些面對生命的平和比中國家屬的激情憤慨,更讓我悸動。在CNN的一篇報導中,我們看到愛妻在失聯客機上的Narendran敘說宗教如何給予他力量面對這艱難的時刻。

在張吉安那篇在網絡上廣傳和在許多報章轉載的文章《馬航失踪﹕微博上的泱泱大國》裡,我們更看到了宗教如何給了我國馬來裔父母勇敢面對的力量。乃至於馬來裔母親諾爾瑪還說:「還是得感謝上蒼選擇了我,讓我有生之年去學習,去經歷那麼沉重的痛楚,這是我的人生功课,我必須去完成它。」

其實中國家屬一樣需要宗教的慰籍。中國籍乘客的家屬在參與了馬佛光辦的一場消災祈福法會後,法師安慰一名痛哭的家屬的照片,相信讓很多人感動。這些家屬在宗教的慰籍之下,得到了一些心靈的寄託,即使無法撫平內心的傷痛,但至少多了一些面對生命無常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