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29日 星期三

快速正念

在一行禅师和其僧团离开马来西亚到印尼继续教导禅修的前一晚,我们和梅村的一些法师们有一个欢送会。相对于两个星期前的陌生和拘束,当晚我们却好像多年老友一样的交谈甚欢。

我们几乎无所不谈。然后就不知道怎么样谈到了打乒乓。原来筹委和师父们都有不少是爱打乒乓球的。然后法融法师 (Bro. Phap Dung) 说了一句: "Playing ping pong is practising quick mindfulness." 师父应该是随意的这句话,却像乒乓球一样的撞击了我的心。

"Quick Mindfulness" 对我而言是个新鲜的词,也不知道该怎么把它译成中文。「谷歌翻译」把它译为「快速正念」,似乎也很贴切。一直以来,在我的认知当中, "Mindfulness" 或「正念」几乎都是和慢动作相关。记得以前参加内观禅修时,我们为了观照每一个细微动作,而把动作放慢得几乎有点像机器人。而一些禅修中虽然也有快跑的行禅,但是当时似乎没听过有提到 "Quick Mindfulness" 或「快速正念」这样的词。

所以内观禅修时的行禅是动作很缓慢的,但是一行禅师的行禅,却要我们以一般的速度来进行。而法融法师形容打乒乓为 "Quick Mindfulness" 更是让我有另一番体会。是的,打乒乓时,乒乓球的速度是很快的。所以球员绝对必须保持正念,正确的觉知乒乓球的所在,才能很好的接球。实际上,除了觉知球的位置,还得觉知球的速度、方向、是上旋或下旋、乃至于对手的位置都得了了分明,才能很好的把球回击。这些本就是正念,但是我之前却从来不曾这么想过。

2010年9月25日 星期六

佛教赞同死刑?

这么巧,刚从菩提工作坊分享了佛教对死刑的看法回来,就在Email和Facebook上看到有关对星雲法師的赞同死刑論〈造因不受果報不合天理〉一文的讨论。我曾在这里分享过佛教对死刑的看法。也将在下一期《慈悲》有一篇谈佛教对死刑看法的文章。但是在这里却想向大家推荐台湾溫金柯的文章:〈評星雲法師的死刑論「造因不受果報不合天理」〉。

在菩提时,我们开玩笑的提起说忘了问一行禅师对死刑的看法。据说一行禅师的答问很精彩,可惜这一次法师碍于时间有限而取消问答时段。所以就算想问也没机会。但是刚才上网搜了一下,原来一行禅师已经针对死刑一问作了回答。觉得他说得很好,特节录如下。此外,达赖喇嘛也一样反对死刑

Questions and Answers by Thich Nhat Hanh:
Capital Punishment

Q: Thay, what are your views on capital punishment? Suppose someone has killed ten children. Why should he be allowed to live on?

A: Ten people are dead; now you want another one, you want eleven. A person who has killed ten children is a sick person. Of course we want to lock him up to prevent him killing more, but that is a sick person, and we have to find ways to help that person. Killing him does not help him, and does not help us. There are others like him in society, and looking at him deeply we know that something is wrong with our society; our society has created people like that. Therefore, looking at him, we can see in the light of interbeing the other elements that have produced him. That is how your understanding arises in yourself, and then you see that that person is there for you to help, and not to punish. Of course you have to lock him up for the safety of other children, but locking him up is not the only thing you can do. We can do other things to help him. Punishing is not the only thing, we can do much better.

阅读全文

2010年9月21日 星期二

这是个快乐的时刻

你若问我一行禅师的静修营有什么特色,我会说那是一个快乐的时刻。一行禅师喜欢使用愉悦的字眼,如快乐、祥和、喜悦、美丽等等。一行禅师2010东南亚之行的主题就正是“This is a happy moment - 这是个快乐的时刻”,五天静修营的主题为“The Walk of Peace and Joy”。在整个静修营期间,禅师及梅村的僧众们也是一直强调祥和喜悦。我相信最能让大家感觉到详和喜悦的,应该是梅村的歌。

这些歌也是静修营的另一个特色。这些歌曲都很简单,但是唱着唱着,你真会从内心中升起喜悦之情。在活动和活动之间的空挡,就会有法师和大家分享这些喜悦的歌曲。可惜的是,这些空挡,也是筹委争取时间进行讨论或处理一些事情的时间,同时也还是父母送孩子到孩童活动地点的时间,所以我倒是错过了很多唱歌的机会。正式学唱的好像只有三首。一首是在小组讨论上学的: "Happiness Is Here And Now", 一首是在孩童活动和孩子一起学的 "Breathing In Breathing Out", 以及一首和大家一起学的 "The Mind Can Go in a Thousand of Direction"。

另一个大家都很喜欢的特色活动肯定是真空法师 (Sis Chang Kong) 带领的“大休息 - Total Relaxation”。在 Sis Chang Kong 的美妙歌声中,很多人(也包括我吧?)都在这时段鼾声四起。

而一行禅师的开示也有一个特色,就是虽然他说的是英语,但是他在白板上写的却主要是中文字。对懂中文的人来说,这可让我们更好的掌握师父的开示,尤其是不少时候师父是只写中文字而已。一行禅师开示的另一个特色是他可以用很简单的语言,用很生活化的例子来解说深奥的佛理。师父也喜欢引用花、水、云、树、山等自然景物来做譬喻。我也很欢喜地在最好一天的开示中听到师父谈到浪和水的譬喻。这个譬喻我之前在禅师的书中读过,也还在这里分享过呢!

我相信这个静修营对大多数参加者而言,是个愉悦的体验。对于筹委而言,我们的愉悦可能稍微被一些不愉快事件冲淡了一些,而这些不愉快事件不足与外人道。当然,整体而言,我希望所有的筹委还是愉悦的。就像我在静修营结束前上台向师父和僧团致谢时,所说的第一句话: "This is indeed a happy moment"。

2010年9月20日 星期一

法的体会

出席了一行禅师的五天静修营,由于身兼筹委,同时也带了两个孩子参加,所以无法全程参与,但是还是获益良多。

之前就有朋友告知,若和本地一般的静修营比较,一行禅师的静修营是很轻松的。结果的确如此,从活动安排来看,这个静修营其实比我们一般的佛学营还要来得轻松。我个人觉得这可能是为了迎合对佛法认识不深的欧洲人而设计的课程。但是,这样的静修营却也同样吸引不少许多本地初学佛者。当然这可能也是因为这五天的静修营其实是初级课程,在法国梅村还有为期一个月和三个月的静修课程。只是,不论时间空间,这对我都像是遥不可及。

无论如何,我想新修有新修的收获,老参也会有老参的体悟。所以我相信对于许多学佛多年的参加者而言,他们应该也从一行禅师的开示中得益匪浅。在小组讨论之中,就有老参表示早上和一行禅师的行禅让他们有很强的感受。

一行禅师的开示,是整个静修营中最吸引我的部分,也是我最不想错过的部分。但是由于有时必须陪同孩子出席孩子们的活动,还是错过了一些。不过可以告慰的是,还可以通过观看光碟来弥补。一行禅师是用英语开示,这在马来西亚有些新鲜,因为在马来西亚一般上北传佛教都用华语讲授,而英语讲授的一般都是南传佛教或藏转佛教。那种感觉就像你从同一个窗户看一片风景看了很多年,突然间有机会从另一个窗户以不同的角度来看这片风景。

当然那不完全是因为语言的不同,主要的可能还是师父的讲解是那么的深入浅出,那么的生活化。他让我们觉得,佛法不管听起来多么深奥都是切实可行的。同样是讲四圣谛八正道,我当时听着,感受和领悟却特别深刻。我在听着听着的时候,不禁在心里赞叹: "He is really a great Dharma teacher." 也突然间对“法师”一词有了不一样的体会:原来“法师”不只是一个称号;“法师”者,即 "Dharma Teacher"。

当然,有很多收获是我无法用文字来表达的。就像师父的开示,对我而言其实也并不陌生,我们实际上也可以从师父的著作和光碟中获得,但是,同样的话,在不同的情境中,却可以给我们带来完全不同的感受和领悟。我想,我所获得不只是法的领悟,还包括了身历其境的法的体会。此外,能让两个孩子也接受法的熏陶无疑也是另一个重要收获。

2010年9月14日 星期二

一行禅师的莅临

2010年9月13日中午,我们在机场切切等待一行禅师。
师父是从新加坡乘坐廉价航空到来。
一行禅师一行人终于出现了。这是师父第一次踏足马来西亚。
我们终于等到一行禅师了。
若拙向师父合掌的样子好乖巧。

更多照片

2010年9月13日 星期一

亲近大师

我和一行禅师摄于欢迎宴。
是的,这里的大师指的正是一行禅师。四年前在曼谷现场听了一场禅师的弘法,我以为那将是我和禅师最近距离接触了,没想到,今天竟然有机会和禅师同桌吃饭!特别是我之前就一直听说禅师都是独自用餐的。

一行禅师是当世我最崇敬的法师之一。在我担任马佛青总会长的时候,马佛青便开始写信邀请禅师来马来西亚。经过多年的盼望和一年多的筹备,我们终于在今天到机场迎接了一行禅师的到来!八十五岁高龄的他,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年轻很多。之前听说他身体不适,但是今天看来还挺有精神的。

禅师和所有梅村法师今天的顺利入境,让我心中的一块大石放下了。一向来办有国外法师参与的大型活动,我最担心的就是法师们的入境,更何况这次入境的法师有七十二位之多。当然这也得感激我国旅游部的协助。

现年七十二岁的真空法師为大家唱歌。
在机场,没有大阵仗的接机。禅师从入境大厅出来后,便径直走到等着他的车子坐上离开了。由于之前因为禅师身体不适而取消了所有他在星期二的活动,所以我原本以为要到星期三禅修正式开始时才会再见到禅师的。没想到禅师竟然出席了今晚为梅村法师而设的欢迎宴。说是欢迎宴,其实也是简单的一顿晚饭。

很早我们便被告知一行禅师不出席欢迎宴之类的活动,所以我们也是没期待禅师会出席今晚的欢迎宴的。因此,当一行禅师出现在餐厅门口时,对我们是绝对意外的惊喜。坦白说,出于对大师的崇敬,一开始我是很拘束的。但是却发现一行禅师其实很随和,也很平易近人。同时也发现所有梅村的师父们都很随和,也很“可爱”,很对我们这些马来西亚信徒的“口味”。所以,很快的,我们这些马来西亚的在家信徒便和来自世界各地的梅村法师们“打成一片”了。

此外,也在这顿饭中,有幸听到一行禅师的首席弟子,现年七十二岁的真空法師 (Sister Chan Khong) 唱歌。她唱了一首越南歌和一首英语歌。真的是太动听了。单单听她的歌声,绝不会想到她竟是七十二岁高龄。

2010年9月10日 星期五

汇集海潮让普照寺普照

普照寺是很多马佛青前辈心头的痛。在我进入马佛青领导层时,悲情已经沉淀了。但是要完成普照寺的心愿却一代一代坚定的传了下来。在我担任总会长时,终于让我们盼着了普照寺复工的消息。但是完成了各类程序,普照寺真正复工时,我已经卸下总会长职了。没想到的是,我现在竟然成了普照寺管理委员会的主席,肩负起完成普照寺落成的最后阶段工作。

目前我们面对最大的挑战就是筹募建筑经费。所幸的是,有很多马佛青的老朋友和新朋友都自动自发的挺身协助。他们设计了一个网上献灯的网站。也即将举办一场:

海潮汇 - 慧灯普照》佛曲演出
9/10/2010 晚上7.30 在民政大厦宏愿堂
是一场别开生面的300人佛曲大合唱
有兴趣者敬请联络马佛青总会03-78049157

《海潮汇》筹委会也书面访问了我。我不知道最后整理出来的版本会是怎样的,以下是我的书面回复,让大家先睹为快。

您对「普照寺」17年来停建乃至去年才获重建的事件,给于您什么启示?
普照寺停建十七年,虽然马佛青不曾放弃,但是间中也曾出现妥协的建议,包括把普照寺搬迁至其他地方兴建、停止争取并在施工一半的工地上竖立牌匾说明普照寺被逼停工事由、甚至有者建议把它拆卸。如今终获批准复工,给我最大的启示就是:只有坚持不放弃,就始终存在着机会,因为如果当年我们半途放弃了,那么普照寺就永远没有复工的机会了。另一方面,这事件也让我明了,宗教平等在这片国土上,还是一个遥远的梦!

请谈谈您对「普照寺」未来的愿景以及发展计划。
普照寺原本的发展计划是很庞大的。但是,现在看来最实际的做法还是只完成现有的这栋建筑物。马佛青向来的意愿是把这建筑发展为一座佛教青年的训练中心。而「训练」在佛教而言,涵盖面很广。譬如,一行禅师就把五戒的修习称为「正念训练」。所以这个「训练中心」除了进行世俗的训练,如领袖、组织管理的培训等,还包括了宗教上的「训练」,如禅修等。因此,我寄望普照寺这个「马佛青训练中心」,往后可以发展成为一个全面的佛教训练中心。

请谈谈您对“海潮汇”的佛曲弘法会的期望。
《海潮汇》的发起,本身已足于反映了全国佛教徒对普照寺的关注,也反映了大家对佛教在马来西亚发展的关注,甚至可说是体现了马来西亚佛教徒对爱教护法的身体力行。然而,单凭《海潮汇》仍然不足应付普照寺的建筑费用。普照寺要如期建竣,还需要得到全国佛教组织和护法大德,乃至于每一个佛教徒的鼎力支持。所以,我希望《海潮汇》可以感动和感召更多人参与支持普照寺的建设。更希望《海潮汇》能让现有的支持者发起更大的愿心和愿力来继续和马佛青及普照寺管理委员会风雨同路,直到普照寺完工!
愿海潮汇汇集海潮般的支持力量,让普照寺普照世间!

2010年9月6日 星期一

有多少人看我的博客

记得相当久之前,一个朋友介绍了她的一个朋友的博客,却要我们静悄悄的去看,不要让对方知道,因为他不想让人知道他的博客。我当时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上网写博客不就是为了让人看的吗?无论如何,我相信大多数人和我一样写博客还是为了和大家分享的,甚至我们会想“究竟有没有人看我的博客”,或者“有多少人在看我的博客?”

有很多方式可以知道是否有人看你的博客。读者的留言或评论是其一。但是就像一个朋友提到的,多数人都是不留言的。所以最有效的方法还是网页计数器。网上有很多免费的网页计数器。我的博客也装了一个。我用的是statcounter。这是我一开始就使用至今的,不曾更换,因为觉得它很好用,而且虽然免费却有很多功能(当然付费的话,功能更多)。它不但提供基本的访客人数和点击次数,也提供访客所在的城市。另外它还提供访客所使用的浏览器统计。我就因此知道在我的访客中 60% 使用 Firefox, 30% 使用 I.E., 8% 使用 Google Chrome 及 2% 使用其他(如 Safari 等)及不详浏览器。这让我较放心的使用一些 I.E. 不支援的 HTML 或 CSS 代码。

另外,Blogger本身也在上两个月推出了它自身的计数器,无需另外安装 。提供的资料也很多。〈详情

但是,计数器有时也有不足的地方。特别是有些人是通过一些供稿器(RSS Feeder,如 Google Reader, Bloglines)来阅读你的博客。他们不需要到你的博客就能读你的博文。所以他们的阅读,网页计数器就统计不到了。而这些人却一般是比较“忠实和长期”的读者。要知道有多少这样的“长期读者”,那就得使用 Feedburner 。和 Blogger 一样, Feedburner 也被 Google 买下了。所以 Blogger 用户可以直接用 Google 账号登入,无需另外注册。 Feedburner 的使用方法简单,跟着网页上的指示就可以了。Blogger 的用户可以先看看这个介绍: "How do I create a Blogger Feed?"。

而 Feedburner 的好处还不止这个。我页头下的“最新文章”小工具也是应用 Feedburner 的功能来制作的。

2010年9月3日 星期五

太阳会自己升起

在报章上读到梁文道的一篇文章。他在文章中提到几年前他去听了一行禅师的弘法。“一行禅师说的道理很简单,大家都曾听过,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简单的道理通过一行禅师说出来,却带来那么大的摄受力。那情况就等于有人告诉你,太阳从东边升起,大家都知道的道理。但是,今天一行禅师很认真地跟你讲,你会有恍然大悟的反应。”

这样的经验我也有。大概十年前,我出席了一场 Ajahn Brahmavamso 的弘法会。他里头的一段话我至今难忘。我忘了他当时说的是他自己的经历还是以第三人称说的故事。我且用第二人称来叙述:
你坐在巴黎街头的咖啡座喝咖啡。你就只是静静的坐着、观察着。街上的行人来来往往。但是如果你坐得足够久的话,你会发现天色会渐渐暗下来,行人会渐渐少去。然后太阳落下了,天色完全暗了。最后连行人也没有了。而你就只是静静的坐着、观察着。你没有做些什么,太阳会自己落下,天色会自己变暗。

其实,经典里也有一则类似的记载:
有一天,佛陀和他的弟子走得累了,在离河边不远的地方坐下休息。佛陀觉得渴了,便叫弟子阿难去河里取水。刚巧有一辆车子越过那条河,河水被弄得很污浊,本来沉淀的泥土都翻上来了。阿难只好回去回复佛陀:“水脏了,不能喝。”一会,佛陀又叫阿难去取水。但是水还是污浊的。又过了一会,佛陀再叫阿难去取水。阿难不想再白走一趟,便问佛陀他怎样可以把河水变得清澈。佛陀对他说:“你什么也不需要做,只要等在那里就行了。否则你会使河水变得更污浊。”当阿难第三次返回河边时,流动的河水已经带走了枯叶,水里的泥沙也渐渐沉淀了下去。只一会儿功夫,整条小河便变得清澈了。阿难欢喜地取了水给佛陀喝。

是的,河水会自己变得清澈,太阳会自己升起,然后自己落下,我们要做的就只是给它们足够的时间。我们的心猿意马也一样需要一些时间。而这个九月,我将有机会在一行禅师的指导下,给自己那颗浮躁的心一些时间。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