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17日 星期三

宗教教育

我想我可能是個受到自由主義荼毒的人。所以對於最近馬佛青和基督青針對《國家教育發展大藍圖》所提出的在正規教育納入宗教教育的訴求,我有所保留。當然,我不是反對中小學生學習各自的宗教教義,實際上我鼓勵中小學生學習他們各自的宗教,我只是對於在正規教育裡頭教導宗教教義有所保留。

我認為宗教是個人的選擇,我覺得每個人都有選擇信仰的權利,同時也有選擇不信仰任何宗教的權利,甚至有權利選擇信仰主流社會認為是邪教的權利,只要他們的宗教行為不是傷天害理的。所以我認為學習宗教教義是個人的行為,不該通過正規教育「強制」灌輸。

不過,我同意在正規教育裡教導學生們認識各主要宗教,包括各個宗教的起源、創教者的生平、宗教符號、宗教慶典、宗教中心思想等等。我還記得我唸初中時,我們的歷史課就包含了對各個宗教的介紹。我到現在還記得我是在歷史課通過馬來文第一次知道佛教的「八正道」。如果沒記錯,課本用的名詞是"Lapan Jalan Betul"。也很清楚記得當時的馬來老師對於我們沒人知道甚麽是"Lapan Jalan Betul",而感到很驚訝,並叫我們回去問爸爸媽媽。

其實,我是主張政教分離的,政府最好不要過問宗教事務。所以,我認為宗教教育還是應該由民間的宗教組織去弘揚,政府最好不要插手,當然更不要人為的阻礙。

2012年10月13日 星期六

《中國好聲音》

我向來很少看電視真人秀,更別說喜歡了。但是《中國好聲音》卻真的讓我着迷。其實我是在初賽(也就是導師背對着參加者的第一輪)幾乎結束時,才開始看這個節目的。當然得感謝PPS這個東西,讓我可以從第一集節目從頭看起,而且沒有穿插廣告。

這個節目一開始吸引我的當然是那許多的好聲音。我真的好驚喜的發現,中國竟然有那麼多的好聲音。但是接下來這個節目能夠讓我深深喜愛的卻是所有參賽者,不管他們是否讓導師為他們轉身與否,他們對表達了他們音樂和歌唱的執著。也不管他們是否入選,導師們都給了他們很多讚美或鼓勵的話。這和其他選秀節目的評審的毒舌形成強烈的對比,也是我喜愛這個節目的另一個主要因素。

有人說這個節目中捧紅的不是參加的學員,而是四個導師。對我而言,庾澄慶和那英是我熟悉的歌手,劉歡在北京奧運時便知道了,倒是楊坤是個完全陌生的名字。這個節目確實讓我更認識他們。對他們都留下好印象,尤其是劉歡。雖然不是很喜歡他的歌,但是卻很欣賞他的為人,也折服於他的評論。尤其喜歡看到他對落選者的鼓勵以及他對後輩的愛護。

但是這個節目當然還是讓很多優秀的歌手可以有機會站上一個那麼大的舞台。梁博,在初選時只有那英為他轉身,他的演唱在節目播出中被剪的不足半分鐘,但是卻越戰越勇,最終成了《中國好聲音》的優勝者。我覺得他的獲勝實至名歸,但是沒想到後來看到許多質疑和否定他的議論,讓我有點錯愕。其實,我覺得他從和黃勇對決《北京北京》時,便一路表現優異。四個導師都給了他很好的評語。讓我選我也選他。

當然聽歌是很個人的事。所以對於我喜歡的歌手被淘汰,我覺得遺憾之餘,也從不質疑節目製作。所以雖然我極度不喜歡吳莫愁,但是也不去質疑庾澄慶為甚麼選她。如果讓我選,四個組的優勝者會是:金池(庾澄慶組)、權振東(劉歡組)、金志文(楊坤組)及梁博(那英組)。可惜金池和權振東無法進入四強。特別要提金池,其實我是在FB看到她在《中國好聲音》的演唱而開始知道這個節目的。真的期待可以再聽到他們唱歌。其實我六歲的孩子這幾天也問我:「爸爸,為甚麼你沒有看《中國好聲音》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