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30日 星期四

黃就是黃

我有一個中學同學,談華語歌曲如數家珍。他似乎總是可以找着一首和時事應景的歌。他最近又介紹了一首和目前的黃潮很切題的歌:騰格爾的《黃就是黃》。

騰格爾,我知道,但是幾乎忘記了。《黃就是黃》我卻是第一次聽。這麼應景的一首歌當然聽得過癮。

黃就是黃

作詞:紀甫棠 作曲:張弘毅 演唱:騰格爾

先聖先賢說了一句天地玄黃 後世代代子子孫孫從此有得忙
有人說那黃帝先生本來就姓黃 有人更說黃她就是中國人的娘啊

那些說法其實就是信口雌黃 這個民族從頭到腳絕對不荒唐
五千年的歷史文物樣樣都發黃 樁樁件件價值連城說來話又長啊

黃就是黃 黃就是黃 它是一層皮膚是一種狂 它是一道河流是一堵牆
黃就是黃 黃就是黃 它是一股力量是一個太陽 它是這片大地是中國人的床

太陽出來半個地球染成一片黃 這個世界本來就是有熱也有涼
沒有人問你喜不喜歡西皮與二簧 但是有人登上月亮看到長城長啊

掐指一算這個世紀馬上就要黃 多少英雄壯志未酬掛肚又牽腸
回首但見美好家園稻熟麥也黃 吃飽 喝足 拍拍胸脯 把世紀來改良啊

2011年6月29日 星期三

普天之下無一不非法

我一直以為在馬來西亞立法的權力在國會。今天才如夢初醒,原來馬來西亞部長的權力之大已經凌駕國會。部長可以自己立法,宣告「淨選盟的T恤是非法物品,因此警方可以逮捕那些身穿黃色T恤的人士」。他的理由是「既然淨選盟T恤是與非法集會有關,那麼不管他們穿什麼都是非法。」

他也還說了:「警方對所有人都是采取相同的執法標准。我已經告訴警方,以相同標准對待巫青團,沒有人在法律之上。警方將會采取行動。」
根據部長的邏輯,他也該宣告這些紅色T恤是非法的。
根據部長禁淨選盟T恤的理由,我們可以得到這樣的推論:「既然巫青團和非法集會有關,那麼不管他們穿甚麽都是非法」。

根據部長「對所有人都是采取相同的執法標准」的邏輯,我們應該可以聽到部長宣告「巫青團的紅色T恤是非法物品。因此警方可以逮捕那些身穿紅色T恤的人士。」

其實,部長的邏輯還可以無限放大為:「只要和非法有關的都是非法」。於是我們應該也可以這樣推論,既然巫青團的集會是非法的,那麼巫青團就是非法的。既然巫青團是非法的,那麼它所屬的母體巫統也是非法的。既然巫統是非法的,那麼這個部長也是非法的。既然這個部長是非法的,那麼他的宣告也是非法的。

如此依此類推下去,恐怕普天之下無一不非法。

2011年6月26日 星期日

國陣候選人得和警方打好關係?

今天的星洲日報頭條,報導納吉提醒國陣領袖不要霸佔選區。我不是要問為甚麼這樣的新聞也可以成為頭條,也不是要問如果安華或林冠英也對民聯或行動黨發出相同的提醒,報章會刊登在哪一版?因為再問這些問題,就未免太天真了。

這篇報導讓我「興趣盎然」的卻是因為接着納吉突然峰迴路轉的說了一段耐人尋味的話。他說他知道有一些人在大選到來時,與警方政治部及特別事務局官員打好關係,期望他們會寫一份好報告。

不知道納吉是不是一時說溜了嘴,但是從他這句話中,我不禁狐疑為甚麼國陣人士要爭取成為候選人卻需要和警方政治部及特別事務局官員打好關係,而且還期望他們會寫一份好報告?這是甚麽樣的報告呢?莫非所有國陣候選人必須經過警方調查,並向首相提呈報告作出推薦?

警方是政府的行政機構,而國陣遴選候選人卻是國陣的黨務。國陣的黨務竟然勞動警方!看來人民對國陣黨政不分,甚至於濫用政府資源的指責又多了一個實據。

2011年6月24日 星期五

蔣勳《生活十講》

蔣勳在序中指出,《生活十講》是他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在電台主持的一個名叫「文化廣場」的廣播節目整理出來的文字。而這個節目一做十年,每星期一次,大約一個小時,談一些與文化有關的現象。書中的十講為:新價值、新官學、新倫理、新信仰、談物化、愛與情、情與慾、創造力、文學力及新食代。

這本書吻合我所知道的蔣勳形象。我偶有閱讀一些蔣勳的文章,兩年前去吳哥窟之前更是細讀了他的《吳哥之美》。知道他是個美學家。他的文章也偏向於美文。他的《吳哥之美》給我的最大印象還是那一句「美,總是走向廢墟」。《生活十講》由於是一本從廣播節目整理出來的書,所以文字可能沒有那麼優美,但我還是覺得這仍然是一本很唯美、很感性的書。所以書中有很多話可以觸及讀者的心弦,發人深省,但是在理論方面,如果深一層理性的去思考,對我而言,說服力不足。

書中內容主要是講述蔣勳所觀察的一些台灣現象,及所生起的悲憫情懷。也許是愛之深責之切吧,他提出了很多台灣不足及需要改變之處。書中他所提到的其他國家,除了美國,幾乎都是台灣要學習的。甚至是中國他也只有讚許。特別是書中更是處處流露了他對法國的推崇備至。我個人總是覺得他是以單一現象來做結論。其實我倒是覺得台灣是個文化重鎮。可能因為我是隔着一個距離看台灣。那麼,他對法國的推崇是不是也是因為如此呢?

總結他在這十講的主張,也許可以歸納為他在第一講〈新價值〉中所說的:「我們應該是給孩子最好的音樂、最好的文學、最好的電影,讓他在裡面自然的薰陶。而這些是不能考試的。」這個主張,在大前提上,我自然十分贊同。但是對於他在第九講〈情與慾〉中所說的,讓孩子們閱讀《紅樓夢》,乃至於《金瓶梅》等書「自然就能平衡A片、色情漫畫等圖像式的性氾濫」,我覺得沒有說服力。

然而,第九講〈情與慾〉卻是我特別喜歡的一章。不是因為他講的情與慾,而是因為文中的書評。這其實像是一篇變相的書評。文中他對《紅樓夢》、《金瓶梅》、《白蛇傳》及《查泰萊夫人的情人》這幾本經典提出了很有見地的評論。

當然,這本書最吸引的地方,應該還是書中常會出現的很有智慧的話。如他在第三講〈新倫理〉所說的:「『難』絕對是生命中幸福的開始,『容易』絕不是該慶幸的事。我的學生說他們要找人上床真的好容易,可是我覺​​得他們的愛好短淺,我好高興我那個年代這件事是難的,所以會有渴望、有盼望、有期待,所以到最後有珍惜。」

這類銳智的佳句,書中真不少。

2011年6月19日 星期日

漫談翻譯

我之前在馬佛青時也做過不少翻譯的工作。但是我有自知之明,對英翻中較有把握,中翻英則戰戰兢兢,只有在萬不得已之下才敢做,特別是如果有詹尊敬和麥麗貞兩位行家在場,更是不敢造次。當總秘書期間也常常對各委員會的報告之翻譯不滿。所以我深知翻譯之不易。

另一方面,以前我也和一些人一樣喜歡拿一些非英語系的國家的錯誤英文翻譯來開玩笑,直到有一次和一位來馬工作的英國工程師提起我在日本看到的日本人用英文出錯的笑話。滿以為他會和我一起嘲笑日本人的英文爛,誰知道他的回答讓我出乎意料。他說:「我還是會很感激日本人願意提供英文翻譯,即使是翻譯有錯誤。」所以,後來每當我在報章上看到中文媒體取笑中台藝人的英文時,我都不以為然。

但是話說回來,對於我國政府在正式場合使用錯誤的中文翻譯則是不可原諒的錯誤。因為那凸顯的不是我國中文水準之低落,而是官員辦事的草率。以一國之力,竟然無法提供正確的中文翻譯,更何況華文教育還是政府教育的一環。

同時,這也顯示了電腦翻譯軟件的嚴重缺陷。之前溫家寶來馬,我國的經典翻譯「正式歡迎儀式,與他一起溫家寶閣下的正式訪問馬來西亞」讓谷歌翻譯一時風頭無兩。更之前有我國機場把 "Taxi & Budget Van" 翻成「的士和預算范」。現在又傳出我國旅遊部的官方網站的中文翻譯之荒謬有過之而無不及。

雖然目前也是風頭無兩的黃部長說那是旅遊部外包給私人公司所翻譯的,但是明顯的那是用翻譯軟件來翻譯的,而且看來還是由對中文不通的人來做的,因為就算華文水準只是我國華小程度者相信也知道這個句子狗屁不通。我之前看一些英文電影也常會看到一些讓人啼笑皆非的翻譯,如把 "You're fired" 翻成「你着火了」。這些也應該「歸功」於翻譯軟件吧?

其實,翻譯軟件不但在各種語文之間的翻譯鬧笑話,在中文簡繁之間翻譯也一樣錯誤百出。除了我最在意的把「涅槃」翻成「涅盘」之外,也把「皇后」變成「皇後」、「萬里長城」變成「萬裡長城」,「歷史」變成「曆史」。還記得以前在馬佛青,就有人將「姜聯招」的名字變成「薑聯招」。我指出錯誤後,對方還說「這是繁體嘛」。

才子歌手梁文福

因為《三國》,讓我又想起了梁文福,這個當年讓新謠紅起來的第一功臣。那時候,還在工大的我們都喜歡唱他的歌。他的歌詞用詞淺白但是卻又意義深遠。豆瓣對他的介紹寫得好,說出了我想說的話:
單從詞上來說,相比於其他一些類似作品,梁文福敘議類的歌詞顯得頗為白話,一目十行的看下去絕不會有任何無法理解的地方,但回過頭來細品,卻又能感覺到字裏行間所要表達的層層深意,對生活的感悟,對社會現象的關注,對最普通的那一群人生活的描述。而正是這類作品的存在使得新謠歌曲從以前充斥市場的風花雪月中脫穎而出,吸引了大批的聽眾。

我喜歡的梁文福的歌曲太多太多了,特別是他自己唱的歌。他號稱「新加坡才子」,所以他寫的歌常常會引用很多典籍。除了之前談三國演義的《搖滾話三分》,他還有一首談《紅樓夢》的《好了歌》,也是我喜愛的。尤其特別記得那句「世人都曉神仙好 神仙還不如劉姥姥」。

但是,相比之下,我還是更喜愛一些這首《歷史考試前夕》。他把古人古事和今人今事幽默的聯繫起來,讓人莞爾。

歷史考試前夕

作詞:梁文福 作曲:梁文福
如果秦始皇燒書都燒完 我不必讀到三點半
如果周公真的忙著治天下 何必不斷催我入夢鄉

三閭大夫不投汨羅江 賣粽子老王生活怎麼辦
如果楚霸王當年不到烏江 隔壁班劉邦不會這麼囂張

西施不浣紗 昭君不和番 現代的古典美人做何打算
如果劉備哭不出諸葛亮 會不會鬧出一陣劇本荒

只看過薛丁山 偏要考安祿山 知道馮寶寶 她演過楊玉環
若非十二金牌將岳飛來調返 今天還吃不吃到油條香

我吃過月餅當然知道朱元璋 吃榴槤知道鄭和下西洋
胡金銓的戲裏聽過東西廠 看金庸小說知道袁崇煥

只嘆林則徐燒鴉片燒不完 西太后偏偏相信義和團
珍妃不該嫁給那個光緒皇 幾千年等到一個孫中山

萬里長城長 沒有歷史長 考試題目比那絲路還彎
五胡亂華亂 我的腦筋更亂 心情比那個八國聯軍慌

多少年的改變已經很習慣 多少次革命總是革不完
謝天謝地近代史老師講不完 下一代歷史考試不敢想像

2011年6月18日 星期六

梁文福話三分

在追看《三國》的同時,我卻想起了二十年前梁文福曾寫過一首關於三國的歌。忘了歌名,忘了旋律,卻不知道為甚麼特別記住了裡頭的一句「最笨是魯肅」。於是就靠着這句歌詞,在網上搜到了梁文福的這首《搖滾話三分》。卻原來不是梁文福唱的,我一直「記得」是梁文福唱的。

其實,這不是我特別喜歡的梁文福作品。但是趁着現在個人的三國熱,還是聽得過癮。尤其看梁文福對三國人物的三言兩語的評論,也是一種享受。不愧為新加坡才子。

搖滾話三分

作詞:梁文福 作曲:梁文福 合唱:劉瑞政/王邦吉
話說那天下大勢輪流轉 分久了必合合久必分太尋常
黃巾來作亂 宦官太荒唐 董卓太囂張 王允獻貂嬋
桃園裡結義那個劉關張 說什麼漢室江山

說那個煮酒英雄曹丞相 寧負天下人不讓天下負他一分
做馬要做赤兔 做人莫學呂布 楊修太自負 張飛睡覺瞠目
最無可奈何那個周都督 小喬的命好苦

劉備他最愛哭 哭出了一番三分魏蜀吳
那黃蓋挨打用心好良苦 最笨是魯肅

空城計八陣圖 浪花淘英雄 夕陽紅如故
孫權的江東終歸守不住 漁樵笑千古

可嘆那關雲長 一個人千里單騎過五關又斬六將
可是在華容道上卻將曹操放 喔 真冤枉 說什麼賓主一場

可惜那諸葛亮 費盡了一番心機燒赤壁六出祁山
可是那趙子龍救的卻是阿斗劉禪 喔 真冤枉 白白地忙了一場

白臉和黑臉也好爭一番 誰叫你粉墨登場
白臉和黑臉一起輪流轉 誰不說正統思想
白臉和黑臉分明都相當 不喜歡換也無妨

最後兩句歌詞可能不正確。

2011年6月15日 星期三

諸葛亮功蓋三分國

《三國演義》給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人物非諸葛亮莫屬。連詩聖杜甫也對諸葛亮推崇備致,在《八陣圖》一詩中說諸葛亮「功蓋三分國」,認為諸葛亮的功業蓋過三國時代所有人。

羅貫中應該更是推崇諸葛亮。所以在《三國演義》之中,處處凸顯他算無遺策的智慧。諸葛亮在《三國演義》中和東吳周瑜及魏國司馬懿的鬥智是個人最喜歡的三國情節。他的草船借箭及空城計更是膾炙人口。我記得中學的華文課本還有《草船借箭》這一章呢!

所以諸葛亮死後,《三國演義》就變得不好看了。我記的少年時期讀的《三國演義》分上、中、下三冊。上冊幾乎要結束了,諸葛亮才在劉備三顧茅廬之下登場。下冊讀到一半,諸葛亮在第六次北伐中病死了。我知道很多人和我一樣,都覺得諸葛亮死後的《三國演義》看不下去了。相信新版電視劇《三國》的編劇也一樣,所以諸葛亮一死,編劇只用一集便完全交待了諸葛亮死後的三國故事,全劇大結局了。

當然不能不說,羅貫中對諸葛亮應該有過譽和神化之處——空城計就是羅貫中杜撰的。無論如何,諸葛亮必定還是個奇才。單就他能夠幾乎以一人之力,不但把蜀國治理的井井有條,還能以弱擊強,對強大的曹魏造成很大威脅,就可見一斑。

2011年6月9日 星期四

我的第一座水壩

二十年前,我從大學畢業後,可以說是在對工程師工作一知半解的情況下找到了一份職業。當時,還是到公司上班後,才知道我的工作領域竟然是水壩。於是便開始做着「與眾不同」的工作。在上司的帶領下開始了我的第一項水壩工程。

當然那時候的我對水壩工程的認知十成中不足一成,一切都是根據上司的指導而為。甚至連那個水壩的工地也不曾到過。卻沒想到,二十年後,我卻因緣湊巧的,來到了當年那個我有份參與的第一座水壩進行工作。這座水壩的保養得不錯,整個環境都保持得很整潔。更讓我高興的當然是這水壩一切「安然無恙」。

以下是我從水壩右邊,依序從上游往下游拍的照片:

我們到達的那天,洩洪道正在洩洪。我到水壩最喜歡看洩洪道洩洪,但這不是每一回都能碰上的事。據管理員告知,洩洪是當天才開始的,因為前一天下了一場大雨。真的是天如人願。
這是一座較小的水壩,所以洩洪道也很小,而且還是少見的浴缸形。

這是洩洪道下方和隧道連接之處。洪水傾瀉而下,別是一番景觀。

洪水就是順着此隧道流往下游。

2011年6月8日 星期三

我看《三國》

新版《三國》之所以叫《三國》而不是《三國演義》也許就彰顯了編劇朱蘇進不想照搬羅貫中的原著,而是要寫一個他自己心中的三國故事。所以,雖然《三國》的故事脈絡還是以《三國演義》為藍本,但是卻也大刀闊斧的改了很多,特別是對主要人物的描寫更可說是重新創作。

羅貫中的原著以漢室為本位,以劉備的忠義為重心。原著中明顯的尊劉備貶曹操,更是以劉備為第一主角。但是《三國》裡,曹操卻明顯的是第一主角,而且還給曹操塑造了很正面的形象。我不通歷史,不知道真正歷史上的曹操究竟是如何的,但是我想他確實是「治世之能臣,亂世之奸雄」。

曹操
曹操在和劉備青梅煮酒論英雄時,自己說「天下英雄,唯使君與操耳」。但是我覺得其實就算不以漢室為本位,不貶之為奸詐,我認為曹操還是不能稱之為英雄,只能說他是一個梟雄。他為達目的不擇手段、性多疑而濫殺。他的名言:「寧我負天下人,莫讓天下人負我」,更把他的梟雄本色顯露無遺。雖說他「用人唯才」,但是當那人不能為他所用時,他也一樣殺之。他賜死荀彧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但是這個新版《三國》的曹操還有一個缺陷,那就是太過張揚跋扈,我覺得曹操應該是更內斂、更複雜的。

劉備
至於劉備,雖然從第一主角的位子上換下來了,而且恐怕他還只能算是第三主角,(我買的DVD封套劇照上,明顯的最突出的兩個人分別為曹操和諸葛亮)。但是我覺得《三國》的編劇也一樣的給他塑造了很正面的形象。雖然仁義少了,但是劉備在《三國》裡卻是一個可以和曹操分庭抗禮的雄主。編導在許多重要事件上,讓劉備決策,而不是完全聽諸葛亮的。一改過去我們所謂「哭出來的江山」中那個軟弱無能的劉備刻板印象。而且劉備的武藝也不賴,還能衝鋒陷陣。在這點上比曹操還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