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15日 星期四

「美,总是走向废墟」

蒋勋在《吴哥之美》一书中多次提到了法国人(或者那代表着广义的西方白人)认为他们「发现」了吴哥遗迹的自大和自我本位。他指出甚至是法国觉醒的知识份子很长久以来都有这种后殖民的反省与自责。

十九世纪中期,一名法国自然学家根据一部元朝周达观所著的《真腊风情记》披荆斩棘的「发现」吴哥城。之后他的探险报告轰动了欧洲。但是实际上数百年来,吴哥城一直存在着,也一直都有当地人在其中生活。其实,在十六世记便有西方传教士来到吴哥城,然而他们从来不曾夸张白种人的所谓发现。

蒋勋也在书中不无愤慨的提到法国对吴哥文物的掠夺:

吴哥一直在那里,在柬浦寨,在它自己的土地上,像一棵大树。

如今这棵大树被连根拔起,被用强势手段硬生生抢走,移植在巴黎的博物馆,众人前来观赏赞叹,法国人说:我们『发现』了吴哥!

其实又何只法国如此呢?伦敦的大英博物馆也一样是掠夺物的展览馆。被掠夺的当然更不只是柬浦寨的吴哥。对这些掠夺者,蒋勋还是有些悲悯的,他说:

美无法掠夺,美无法霸占,美只是愈来愈淡的夕阳余光里一片历史的废墟,帝国和我们自己,有一天都一样要成为废墟:吴哥使每一个人走到废墟现场,看到了存在的荒谬,或许惨然一笑。

斤斤计较艺术种种,其实看不到真正动人心魄的美。

美,总是走向废墟。

「美,总是走向废墟」这句话一直在我心里回荡着,还遥相呼应着「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