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28日 星期二

不寂静的寂静园林内外

寂静多时的寂静园林突然不寂静了。五十多名信徒在寂静园林外的诉求和园林内比丘的回应相信让许多人不知道谁是谁非。从两年多前开照法师离开园林之前,许多有关寂静园林的消息便不时传来。然而作为一个局外人,我对细节从来不清楚。经过这两年来的变化,对寂静园林的现况更是不了解了。因此谨能就报章的报道发表看法。

我国的佛教徒处事向来非常柔和,在园林外的集合诉求,而且诉求对象还是比丘,对我国佛教徒来说是非常激进的行为。因此,我相信园林外的他们若不是和园林内比丘的沟通已经遇到严重障碍,应该不会干冒此大不讳。

而园林内比丘的回应,却是令人失望、对人不对事的以指园林外的他们不是园林的会员来否决他们的发言权,尽管任何人都不难推断这之中肯定存有人事问题。(题外话:我对寂静园林经过那么多年只有二十多位会员非常惊讶,也好奇园林的会员制。)我想园林内的比丘们应该提出更合理及更有说服力的说辞。

佛教寺院的资产权该归谁是一个大问题,也是一个没人敢或至少说没人要捅的蜜蜂窝。但是撇开这个大问题不谈,我认为寺院除了是让出家人共住和修行的地方,也是在家人学佛和亲近善知识的地方。而且寺院是由十方共襄建立,就该对十方开放。不能在建寺时向十方募捐,建成後却只对“支持寂静园林比丘的人士”开放。遗憾的是,在我国不对外开放的寺院可能不止一座寂静园林。

此事由佛教界具威望且又为双方所认可的组织或长者来调解不失为一个好方法。园林外的诉求者已提议佛总介入,佛总副主席明吉法师也表示佛总有意协助。现在就只看园林内的比丘了。此外,只因为此事的其中一方是出家人,便认为在家人不应或不便评论和介入的看法也很有斟酌的馀地。更何况我们要讨论和解决的是寂静园林的问题,不是比丘的问题。毕竟,不只佛教内的人,佛教外的人也都在看着呢!

2009年4月25日 星期六

父母不能代孩子改信回教

内阁有关改教的决定引起了回教非政府组织的强烈抗议,这一点都不令人感到意外。因为这世界上向来有太多本位主义者,他们永远认为自己的种族是最优秀的种族,自己的宗教至高无上,自己信仰的神是宇宙间唯一的真神。

实际上,我们不难推论类似霹雳印裔少妇英迪拉的孩子被父亲改教事件也是因为这种心态而产生。 Mohamad Hafiz Hassan昨天在Malaysia Insider发表了一篇评论。他指出任何人——包括未满十八歳的孩子——的改教,必须是自愿的,而且必须亲自念出有关接受回教的宣言。对于未满十八歳的孩子,他们的改教必须获得父母的同意。即是说父母的角色只是同意孩子信奉回教,而不是或不能代孩子改信回教。因此他在文中一开头便说他无法理解为何父母可以替他们的非回教孩子改信回教,而这些孩子有的还只是婴儿。英迪拉的两个大孩子还是他们的父亲用他们的报生纸就改换了宗教。

所以改信回教对原非回教徒家人的困扰相信不会随着内阁的一项决定而一劳永逸的解决。马来西亚大大小小有以上心态的小拿破仑相信会继续执行他们的“天命”。更何况内阁的决定,如果没有伴随法令的修定是没有法律约束力的。

我绐终认为最徍的解决方案还是所有的行政单位退出干涉人民的宗教信仰事宜,还人民绝对的宗教信仰自由。当然我不傻也不天真,我知道在马来西亚这是天方夜谭。

2009年4月23日 星期四

欢迎内阁的改教决定

终于,内阁在今天议决:夫妻任何一方改信回教,孩子必须按照两人结婚时的共同宗教抚养。同时,夫妻任何一方在改教前,也必须按照民事法进行离婚事宜。

经过这些年来许许多多涉及孩子抚养权的改教问题後,内阁的决定虽然姗姗来迟,但应该还是受欢迎的。

改信回教在印度社会频频发生,据兴都教领袖所透露,许多兴都教男人以改信回教来逃避婚姻责任。所以纳兹里也表示“宗教不能够被利用成为一种逃避婚姻责任的工具。改教不是自动离婚的根据。”

但愿今後政府能以人道立场处理改信回教事宜,也不再一味的偏袒改信回教者。

2009年4月22日 星期三

我们活在一个现代化的世界

据报道明义法师有九张信用卡,而且是金卡。他还用这些卡在国际名牌商店花费,入住五星级酒店。当调查员对此表示惊讶时,明义法师却认为:我们活在一个现代化的世界。

他还说:“僧人就应该穿破烂衣服,就像泰国到处乞食,对吗?”也许他忘了佛陀也是乞食的,我们一般上称之为托钵。佛陀也确实曾要求他的出家弟子们穿粪扫衣。也许他没忘,只是我们活在一个现代化的世界。

他也认为,给他红包的善信不会理会他如何运用红包钱。是的,但那是因为善信们信任他。他们相信作为一位僧人,明义法师应该知道善用钱财,尤其是十方来的钱财。但是他们没想到,我们活在一个现代化的世界。

就算给红包的善信们不理会,他难道不知道身为三宝之一的僧人,他的作为代表着佛教。就算他认为他不必向给红包的善信们负责,难道他不必向佛教的形象负责吗?即使我们活在一个现代化的世界。

明义法师还说:“我还是得照顾自己一点。”但是,他那样的生活花费,和营营碌碌的你我比起来,岂止是“照顾自己一点”,简直就是挥霍无度了,就算是我们活在一个现代化的世界。

2009年4月18日 星期六

“阿爸过身哩”

那天清晨我如常的上班。却在离家不久後接到妈妈的电话。妈妈劈头就问:“你知不知阿爸过身哩?”我一时会不过意来,心里还在想:妈妈说的真的是爸爸吗?嘴里却本能的回答:“不知道。”接着我好像问了好多次“为什么会这样?”妈妈却说:“不要再问了,赶快回来打点。”

往回走的路上,我百感交集。这个消息真的太突然了。直到现在妈妈的“阿爸过身哩”那句话还不断萦绕在我脑海里。爸爸身体向来健康。而且两星期前回去扫墓时,他也还一切安好。生命却真的如此无常。但最多的却还是惭愧。惭愧这些年来从没有好好的陪过爸爸,和他好好的谈谈知心话。

回到老家,一直按捺着的涙水,终于在和美芳搂着号啕的妈妈时,决堤了。在和爸爸更衣入棺时,再一次忍不住泪湿满襟。後来绕棺念佛时也好几次情不自禁掉涙。哥哥一直提醒大家不要哭,让爸爸好走。但是最後看着棺木徐徐的推向火化炉时,我依旧无法控制自己的泪水。我知道哥哥其实也掉了好几次泪。若拙也哭了好几回,一直幽幽的说:“想念阿公。”他还对他姑姑说:“我现在没有外公,也没有阿公。”孩子们在一年半内先後失去了外祖父和祖父。

爸爸从小丧父,身为长兄的他,自小便担负养家的重任。我小时候,家境清寒。父母每天一大早摸黑到胶园割胶,下午还得到芭场耕作直到太阳下山。幸好我们兄弟姐妹都还懂事,都尽量不提非分要求以免增加父母的重担。但是我後来真正长大懂事後,回想起年少时的种种,还是觉得我有好几次不应当的加重了父母的负担。每每念及都不免内疚。爸爸虽然没有正式上过学,但是却靠自修自学而能阅读。晚年时,因为孩子们的学佛,他也看了一些佛教书籍。近年,美芳也常拿一些佛教书籍杂志给他阅读。但愿这能成为他往生佛国的因缘。

爸爸走的如此突然,没有留下片言只语,虽然让大家都无法接受,但是他不必经历病痛的折磨,妈妈也无需在病榻旁为他担惊受怕,却也何尝不是一种福报呢?对他自己或对家人,尤其是对妈妈,都是福报。

祈愿爸爸一路走好,往生善道,得闻佛法,离苦得乐,福慧双修。

2009年4月13日 星期一

回归“涅槃”

我知道是证入涅槃,不是回归涅槃。但我们却必须回归涅“槃”。

曾在很多场合看到人们将“涅槃”写成“涅盘”。 “涅槃”是个佛教专有名词,在佛教界里是个常用词,出现的频率很高,相对的犯错的机会也很高。曾有一次我对佛青总会的一个同人指出这个错误时,对方回说“涅盘”不是“涅槃”的简体吗?

“涅盘”不是“涅槃”的简体!翻查中国的简化字总表,你将发现“盘”只是“盤”的简化字,不是“槃”的简化字。其实“槃”字不曾被简化。

所以会让人错以为“盘”是“槃”的简体,我想罪魁祸首是当年中国的GB2312国标码字库。当年的电脑运算速度慢,记忆体和储存硬体的容量都很小,于是推出只有二千多个常用字的GB2312国标码字库,也不包括已被简化的繁体字。另一个我国华社常用的“峇”字也不收入其中。那时候逼于无奈,人们只好用“涅盘”来取代“涅槃”。我也曾在大陆出版的书籍看过有人用“涅磐”,感觉比“涅盘”好。

到今天,扩大的GBK和GB18030国标码字库早已相续推出,收入的汉字已达两万多。最新的Unicode字库又更多了。换句话说,我们已能在国标码输入“槃”、“峇”以及所有已被简化的繁体字了。

遗憾的是一般手机还是采用GB2312国标码字库。而且还有另一个罪魁祸首:中文繁简转换器。几乎所有的转换器都会把“涅槃”转成“涅盘”。到目前我只发现Google的网上转换器能正确处理“涅槃”。繁去简时它不会将“涅槃”转成“涅盘”。更难得的是,简去繁时,它还能将“涅盘”转成“涅槃”。

此外,很多输入法还是把“槃”、“峇”等字当成繁体字处理。因此输入时可能稍微麻烦。但是,除非确实逼于无奈(如用手机发短信),否则我认为我们该让“涅盘”回归“涅槃”了。我也喜见近来看到的大陆版书籍也用“涅槃”了。

2009年4月12日 星期日

哀许子根

和前首相伯拉一样,许子根即使政绩平平,但却也是大家公认的好人。尤其是在308大选後,他第一时间公开承认失败,比较起其他失去州政权的首长的玩失踪,也为他赢得不少尊敬,更让许多人赞他为谦谦君子。

再加上许子根是个佛教徒,而且我曾有机会因佛教活动和他接触。还记得我们多年前办一场英文的国际佛教研讨会,请他担任开幕嘉宾,结果他的开幕演讲非常札实,紧扣研讨会主题,比起其他受邀佛教学者後来的演讲一点都不逊色,甚至可说是有过之而不及。——特别声明:那篇演讲稿不是我们主办单位提供的。

所以在感情上,我向来是同情他的。因此,我很遗憾他通过“走後门”的方式受委为部长。并且否认曾说过不以上议员方式入阁,并指他当时只是说“宁愿选择以民选的方式,而非受委的方式出任中央部长”。其实,不管有没有说过,在大选落败後再以这样的“走後门”方式入阁,的而且确乃君子所不为。

其实要为国为民服务,一定得成为部长吗?实际上,没有官职不是更能畅所欲言,更能为民请命吗?即使是在小我上讲,一定得当部长,才能延续党及个人的政治生命吗?搞不好,反而适得其反。既然大选输了一样能入阁成为部长,以後他要如何说服人民为何有必要投他一票呢?

一上网就听音乐

有一个银河网络电台,以“一上网就听音乐”为台呼。结果我还几乎真的是一上网就听该电台。这是一个架设在台湾,廿四小时播放以华语流行歌曲为主,偶尔播放闽南语及英语歌曲的网络电台。这让我想起大学时代在士古来校园,宿舍里的收音机也总是开着收听当时新开张的新加坡音乐电台:933醉心频道。

当然网上还有很多其他华语电台,但要不是主持人太多话便是非百分百的音乐台,而且奇怪的都会不断出现缓冲,不比银河网络电台稳定。另外银河网络电台应是采用较先进的技术,在播每一首歌时还能显示歌手和歌曲的名字。在英语台方面,AOL Radio则是最好的选择,并且它还以歌曲类别和年代分成很多分台。但可惜它只能在浏览器上播,不能用媒体播放器收听。

网络电台该是爱听歌,却又不想花钱买CD和非法下载MP3的人的最徍选择。而像我这样和流行歌曲脱节多年的人,则是既使要也会不知要买那张CD或下载那首MP3。所以听电台便是很好的选择了。

听着听着,便慢慢开始熟悉一些歌手和歌曲。之前只通过报章知道一些歌手的名字而己。现在总算知道梁静茹红得不是没有理由,蔡依林和周杰伦也不是完全浪得虚名。当然也注意到一些歌唱得好但之前却不知道的歌手如:陈绮贞、张靓颖、金海心、张韶涵等。都是女歌手。喜欢的男歌手还是那些老的:罗大佑、李宗盛、陈升等,最年青的该是伍佰了。现在的男歌手总觉得脂粉味太重了,不论是外形还是歌声。

2009年4月7日 星期二

2:1 民联胜

今早有两个同事还对我说这次补选,国阵应会赢3:0。连同之前另一个同事,共有三个同事不约而同认为国阵这次会全赢。结果民联却在武吉干当和武吉士南卬夺取更大的多数票。

看来,人民再一次被主流报章误导了。只有我的另一个同事昨天说:“每一次选举,报章的分析都是认为国阵会赢的啦!”

经文的引用权

国阵在补选中在其布条上引用了佛教法句经里的句子:“以爱报怨,多得福报;指责怨恨,多损功德。”结果却惹来非议。不少佛教领袖也不认同国阵的做法,认为政党不该利用宗教争取选票,而拟提出抗议。

後来倪可敏在他的讲座中引用了可兰经的句子,结果有非政府组织向警察报案,认为倪可敏不是回教徒,不能引用可兰经。

两者的理由各异,但结论却一样:宗教经文不可随意引用。而且不知道是可喜还是可悲,我国的佛教徒这一次总算和回教徒同步了。

我一开始就认为,所有圣贤智者的智慧都是全人类的资产,只要不是故意断章取义或曲解,任何人,包括政党或政治人物,都有权引用。

我也针对这个事情问了我的两个同事。第一个听了後大摇其头认为反对无理,另一个听了後反问我,好的话为什么不能采用?

所以针对此事,我是该庆幸佛教徒的积极维护佛教,还是该担忧佛教徒的趋向保守?我是该汗颜自己的不积极,还是该欣慰自己的开明?但愿我有足够的智慧明辨之。

2009年4月6日 星期一

三塲补选前夕

明天便是三塲补选的投票日了。主流报章的报道一般上都认为国阵开始後来居上。我的一个同事甚至问我国阵会不会赢3比0。我不是时事分析家,也不是预言家,然而我衷心希望成綪和同事问的恰恰相反,但是我也不敢太乐观。所以我回答他说,我希望至少是2:1,民联胜。

我知道民联存在着许多问题,而且很多滥竽充数的议员,但是和五十年来掌控国家政权的国阵相比,民联就像一个长期营养不良的小孩。当这个小孩要和脑满肠肥的富员外派出的壮汉对决时,而且还面对不公的裁判,我会义无反顾的支持他。更何况国阵的贪污滥权依旧不变。直到有一天当民联终于强大起来,两线制终于真正建立後,我自会以更全面的标准来衡量它们。

峇当艾太远,我不知道那里的人怎么想。但西马的这两塲补选,我相信华人还是压倒性的支持民联。马来票一般都认为会回流国阵,但数额多寡则难以预料。两个月前的霹雳变天,马来社会的反应也不如华社那样剧烈。由于文化的不同,马来社会看来更能接受背判的行为。再加上马来社会愚忠的王室心结,他们也许不能原谅“背判”苏丹的尼查。至于印度票会不会在最後一刻的警方到医院充公古甘第二份验尸报告而“再转变”呢?

看来不同种族由于文化和价值观的不同,对不同的事件会有不同的反应,甚至对同一事件的解读和判断也会南辕北辙。就这个意义来讲,种族政治不可能在这个国家消失。除非马来西亚像泰国一样搞全民同化。

2009年4月5日 星期日

《女心理师》

毕淑敏的《女心理师》是近期看过最精彩的小说。

毕淑敏是个很会说故事的人。她不依时间顺序说故事。时间在这本书里是跳跃的,忽前忽後忽又更前。几个情节互相穿插。小说一开始就连续来几段女心理师贺顿和她的来访者的咨询过程。让人会不期然以为这部小说是由这些来访者的故事所串成的,结果小说其实却是贺顿本人的心路历程。随着故事的开展,读者会觉得贺顿是个有很多秘密的人。後来书中出现一个农村的小女孩。再後来读者才会知道那就是贺顿。

毕淑敏还有很优美的笔触。最近总觉得现在的小说有过多对白,对人、景和物都描述不足,更遑论人物的内心感受,人物的内心几乎都是通过对白来表逹的,有时觉得就像在看剧本。最终还是让我碰到一本真正的小说。我无法描绘她笔触的美,就随意抄一两段为证。

她这么写一个将死的老人:“她的身体已经严重萎缩了,曾经清秀的脸庞如今好似一朵极小的山花,低敛着花瓣。她的话在空调吹出的风中变为百合之香,然後凋为尘埃。一种不知名的香气袅袅浮动,犹如鬼魅一般贴着地板游荡,沁入骨髓。”她这么写贺顿的感受:“贺顿的身体此刻饱满而年轻地充盈着,好像刚刚灌浆抽穗的清甜玉米,内心却充满了惨烈的哀伤。别人的故事绞碎了她的衣服,精神祼露在惨淡的废墟上,骨刺穿过胸膛。”

毕淑敏曾是个生理医生,後来也当过心理医生。现在写小说的她,小说中除了引人追读的故事情节,也有很多人性,甚至于哲理。像这一句:“快乐要走的时候,想要留住它的人就会痛苦。痛苦要来的时候,想要赶走它的人,就会经历更大的痛苦。”看的时候,就想她是不是从佛陀的爱别离苦和怨憎会苦中体会到这句话的呢?

不,现在才发现一哄始所说的“最精彩”尚不足以形容这部小说,因为精彩只能形容故事。而《女心理师》却是全面的好。至少我如此认为。

2009年4月3日 星期五

听其言、观其行

终于尘埃落定了。纳吉已经正式成为马来西亚的第六任首相。他会是一个怎样的首相呢?相信没人能说得准。要不然他也不会被称为“The most known unknown"了。伯拉的政绩虽然不怎么样,甚至不少人以昏庸称之,但是大家都还是由衷的认同他是一个好人。而纳吉呢,虽然很多人都对他摸不透,但却也会认为他非善类、城府极深、善用手段。

他一上台便宣布释放十三名内安法令下的扣留者,并解除两份党报的禁令。果然是手段高明,还有点以前皇帝登基大赦天下的味道。但是我无法不以小人之心来度之:这是不是置之死地而後生的手段呢?之前的禁令现在怎么看来就像伏线。

对于他提出的“全民的马来西亚”,我也很迷惑。首先不明白为什么"One Malaysia"不翻译成“一个马来西亚”而是“全民的马来西亚”。但我更不明白“全民的马来西亚”和之前被巫统视为大逆不道的“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有什么不同?甚至于刚卸任的伯拉在几天前的巫统大会还在猛轰民联重拾“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的原则。“马来西亚人”不就等同于“全民”吗?还是“全民”中有些人比较“马来西亚”,有些不那么“马来西亚”?

看来只有继续听其言、观其行才能更清楚这个最为人熟知的陌生人箶籚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