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18日 星期六

“阿爸过身哩”

那天清晨我如常的上班。却在离家不久後接到妈妈的电话。妈妈劈头就问:“你知不知阿爸过身哩?”我一时会不过意来,心里还在想:妈妈说的真的是爸爸吗?嘴里却本能的回答:“不知道。”接着我好像问了好多次“为什么会这样?”妈妈却说:“不要再问了,赶快回来打点。”

往回走的路上,我百感交集。这个消息真的太突然了。直到现在妈妈的“阿爸过身哩”那句话还不断萦绕在我脑海里。爸爸身体向来健康。而且两星期前回去扫墓时,他也还一切安好。生命却真的如此无常。但最多的却还是惭愧。惭愧这些年来从没有好好的陪过爸爸,和他好好的谈谈知心话。

回到老家,一直按捺着的涙水,终于在和美芳搂着号啕的妈妈时,决堤了。在和爸爸更衣入棺时,再一次忍不住泪湿满襟。後来绕棺念佛时也好几次情不自禁掉涙。哥哥一直提醒大家不要哭,让爸爸好走。但是最後看着棺木徐徐的推向火化炉时,我依旧无法控制自己的泪水。我知道哥哥其实也掉了好几次泪。若拙也哭了好几回,一直幽幽的说:“想念阿公。”他还对他姑姑说:“我现在没有外公,也没有阿公。”孩子们在一年半内先後失去了外祖父和祖父。

爸爸从小丧父,身为长兄的他,自小便担负养家的重任。我小时候,家境清寒。父母每天一大早摸黑到胶园割胶,下午还得到芭场耕作直到太阳下山。幸好我们兄弟姐妹都还懂事,都尽量不提非分要求以免增加父母的重担。但是我後来真正长大懂事後,回想起年少时的种种,还是觉得我有好几次不应当的加重了父母的负担。每每念及都不免内疚。爸爸虽然没有正式上过学,但是却靠自修自学而能阅读。晚年时,因为孩子们的学佛,他也看了一些佛教书籍。近年,美芳也常拿一些佛教书籍杂志给他阅读。但愿这能成为他往生佛国的因缘。

爸爸走的如此突然,没有留下片言只语,虽然让大家都无法接受,但是他不必经历病痛的折磨,妈妈也无需在病榻旁为他担惊受怕,却也何尝不是一种福报呢?对他自己或对家人,尤其是对妈妈,都是福报。

祈愿爸爸一路走好,往生善道,得闻佛法,离苦得乐,福慧双修。

3 則留言:

  1. Mak Lai Cheng20/4/09 13:11

    祈願你阿爸一路走好,往生善道,得聞佛法,離苦得樂,福慧雙修。

    也祝福你。

    回覆刪除
  2. 我父亲往生的那一刻,也是什么遗言也没有留给我们,如果有的话,是告诉我们要珍惜身边的人。
    我到现在也还记得,弟弟推门进来告诉我的那一句:爸爸死了。轻轻一声,回荡良久,那回音盘旋....
    说真的,也许,令尊用这个方式道别,是他另一种地疼爱。往者已矣,留下的才是我们需要安抚的。
    哎,突然觉得自己少不更事,还说那么多。是的,我也在安慰另一个自己。
    我也突然悼念我的父亲。这个星期六,就是他离开我们的第7年。没有一刻他没有出现在我的生活里,没有一刻他走远,没有一刻想起他眼睛不会红。
    祝福你阿爸,祝福你阿妈。愿你家人,远离身体的病痛,内心的忧苦。

    回覆刪除
  3. 谢谢你们的关怀和祝福。尤其是我居丧期间,你们特地老远驱车到我老家去。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