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3日 星期三

禁止入境即打壓民主人權

本文發表於《普門》雜誌第186期(2015年7月)。


香港學生運動領袖黃之峰日前應邀到來我國參加由馬來西亞六四26週年工委會主辦的系列活動,並將發表多場演講,分享他在參與「佔領中環」運動中爭取民主自由的體會。不料卻在抵達檳城機場後,遭馬來西亞政府禁止入境,原機遣返。一時引起各地關心民運的人士嘩然。

馬來西亞政府一開始無法交代為什麼拒絶他入境。官員只表示是「政府命令」。而內政部長在第一時間被詢問時竟表示不知情,只是含糊的說,禁止入境通常涉及國家安全。之後,總警長才證實禁止黃之峰入境是基於國家安全考量。

一個十多歲的少年,手無寸鐵,如何危害國家安全呢?如果這是政府禁止黃之峰入境的真正原因,那麼是不是因為擔心黃之峰會影響我國的年輕人像他那樣上街爭取民主自由?政府會有這樣的擔憂,我覺得恰恰是說明了我國還沒有真正的民主自由。所以它害怕人們爭取民主自由。尤其是香港的占中乃為了爭取真普選,這和我國之前的「淨選盟」為爭取真正公平乾淨的選舉而號召人民上街太有共鳴之處了。

但是,我卻從一開始就認為,就算我國政府真的擔心在國內掀起「黃之峰效應」,馬來西亞拒絶黃之峰入境,更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為中共政府。因為政府只是禁止黃之峰和之後的香港立法議員梁國雄入境我國,但是卻沒有阻止有關活動繼續舉辦,儘管警方騷擾了主辦方。說明了政府並不擔心這活動會威脅國家安全。而總警長對報界說話時透露的「不容任何人破壞馬來西亞與中國的關係」,就更好的說明了這一點。

馬來西亞政府雖然打擊馬共不遺餘力,但是自中共在經濟上「和平崛起」後,卻一直對中共非常友善。這回禁止黃之峰入境是揣合逢迎以討中共歡心,還是受到中共壓力呢?不管是什麼,馬來西亞政府願意配合或迎合中共政府禁止黃之峰入境,說明了馬國政府對中共政府打壓民主、人權、言論自由的做法是認同,乃至於支持的。

這個認同或支持其實也不意外,因為馬國政府本身就常常打壓民主、人權和自由。蠻橫無理的禁止黃之峰和梁國雄入境我國這事本身,就很好的證實了我國如何的蔑視和打壓民主、人權和自由。此外,我也好奇,當國陣和中共結為盟友之後,那些之前反巫統卻親中共的華人種族主義者,今後要何去何從?

另一方面,這回的兩國政府聯合起來對付民運人士,讓我們不禁要問,天下烏鴉一般黑,天下的政府是不是也一般黑?答案看來是肯定多於否定。所以,寄望政府「賜予」人民民主自由是太浪漫的想法。民主自由向來是人民自己爭取而得的。而且必須是不斷的爭取,因為「權力讓人腐敗」,當那些之前爭取民主的人士奪得權力之後,他們往往在不久之後也和前任一樣侵犯民主、人權、自由。所以唯有制度,完善的法治制度才是真正的長治久安之道。也之所以我們必須永遠的站在高牆的對立面。

2015年12月21日 星期一

生命的無私

本文發表於《佛教文摘》第154期


這部電影首先吸引我的就是它的名字——“Self/less”。是的,它不叫“Selfless”,而是“Self/less”。再加上這個字讓我聯想到佛教的無我或非我。據知,它的中文名是《換命法則》,據說也有直譯為《非我》的,但是不論哪一個,似乎都無法表達“Self/less”的意義——電影從一個人對個人生命的執着,追求自私的永生開始,卻因此認知到生命的意義,然後以對生命的無私付出來結束。

故事的主角是一個超級富有的年邁紐約產業大亨戴米恩。戴米恩雖然富甲一方,但是卻一直在女兒的成長過程中錯過了陪伴她,因此得不到她的諒解。而他唯一想到的彌補方法就是給她錢,但是她不但拒絶他的救濟,反而指責他一直以來都以為用錢就能解決一切。

當戴米恩知道自己罹患了絶症只剩下六個月壽命時,在一間秘密操作的生物科技公司的主腦奧爾布賴特的遊說下,他同意他不該讓他那偉大的意識因為身體的衰敗而離開人世,於是決定接受“換軀體”手術。奧爾布賴特告訴他,將把他的意識轉移到一具用生物科技製造的軀體去。該公司也會協助他以一個全新的身份重生,當然包括把他的財產轉移給這個新身份。

這當然是一部科幻電影,但是電影的重點不是科幻,因為劇情完全沒有花篇幅來講解裡頭的科技理論。所以我覺得這實際是一部劇情片,電影要說的是生命的意義,或者活着的意義以及質疑是不是為了讓一個生命延續下去我們可以不計代價。這電影也有懸疑和驚悚的成分,所以如果你想看這部電影,建議你在看了電影之前不要再往下閲讀。

手術順利完成。戴米恩現在擁有了一個全新的年輕的身體,重新享受年輕的生命。但是他必須服用一種特製的紅色藥丸長達一年,要不然會出現嚴重的幻覺,乃至昏迷。有一次他錯過了服藥,結果幻覺出現了。在幻覺中,他看見一個女人和一個患重病的小女孩,她們似乎等着他救助她們。他跟奧爾布賴特提起他的幻覺。雖然奧爾布賴特說那是正常現象,但是他卻訝異奧爾布賴特似乎知道那個女人是誰,因為他竟然知道戴米恩沒有說出來的細節。

戴米恩好奇的去搜查他在幻覺中看到的景象,結果卻讓他找到了這對母女的住家。他也在屋子裡看到了他自己(即他所擁有的新身體)和這對母女的合照。原來這身體的原主人和她們是一家人。戴米恩終於知道,所謂用生物科技製造的軀體是假的,那其實是另外一個生命體。他也漸漸發掘到,這個軀體的原主人馬克,為了湊錢醫治他那罹患重病的女兒,而把身體賣給這家生物科技公司。

這時奧爾布賴特派了人來要對付戴米恩。戴米恩於是帶著馬克的妻女一起逃亡。在逃亡的過程中,馬克的女兒讓他想起自己當年錯過陪伴自己的女兒成長。同時這過程也讓他領略到生命的意義以及生命中愛和家庭的重要。當然他更體會到對馬克的女兒來說,馬克留在她們身邊活着是比什麼都重要的事。

在他把馬克的妻女安頓好後,他假扮成戴米恩生前的朋友去探望他自己的女兒。他告訴她,她父親一直以她為傲。了卻這樁心事後,他做了一個無私的決定——停止服用那紅色藥丸。原來這藥丸的作用是鞏固新軀體裡戴米恩的意識以及剔除之前的馬克的意識。服藥一年後,馬克的意識就會除盡,幻覺不會再出現,但是如果一直不服藥,戴米恩的意識就會消失,而這個身體就會回覆成完整的馬克。

電影結束前,戴米恩/馬克從床上醒來,迷茫的看著自己和週遭。接着他打開桌上的電腦,看見了戴米恩對馬克說的話。戴米恩謝謝馬克讓他重生,現在他把這個身體還回馬克,讓馬克可以和他的妻女重新生活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