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3日 星期三

禁止入境即打壓民主人權

本文發表於《普門》雜誌第186期(2015年7月)。


香港學生運動領袖黃之峰日前應邀到來我國參加由馬來西亞六四26週年工委會主辦的系列活動,並將發表多場演講,分享他在參與「佔領中環」運動中爭取民主自由的體會。不料卻在抵達檳城機場後,遭馬來西亞政府禁止入境,原機遣返。一時引起各地關心民運的人士嘩然。

馬來西亞政府一開始無法交代為什麼拒絶他入境。官員只表示是「政府命令」。而內政部長在第一時間被詢問時竟表示不知情,只是含糊的說,禁止入境通常涉及國家安全。之後,總警長才證實禁止黃之峰入境是基於國家安全考量。

一個十多歲的少年,手無寸鐵,如何危害國家安全呢?如果這是政府禁止黃之峰入境的真正原因,那麼是不是因為擔心黃之峰會影響我國的年輕人像他那樣上街爭取民主自由?政府會有這樣的擔憂,我覺得恰恰是說明了我國還沒有真正的民主自由。所以它害怕人們爭取民主自由。尤其是香港的占中乃為了爭取真普選,這和我國之前的「淨選盟」為爭取真正公平乾淨的選舉而號召人民上街太有共鳴之處了。

但是,我卻從一開始就認為,就算我國政府真的擔心在國內掀起「黃之峰效應」,馬來西亞拒絶黃之峰入境,更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為中共政府。因為政府只是禁止黃之峰和之後的香港立法議員梁國雄入境我國,但是卻沒有阻止有關活動繼續舉辦,儘管警方騷擾了主辦方。說明了政府並不擔心這活動會威脅國家安全。而總警長對報界說話時透露的「不容任何人破壞馬來西亞與中國的關係」,就更好的說明了這一點。

馬來西亞政府雖然打擊馬共不遺餘力,但是自中共在經濟上「和平崛起」後,卻一直對中共非常友善。這回禁止黃之峰入境是揣合逢迎以討中共歡心,還是受到中共壓力呢?不管是什麼,馬來西亞政府願意配合或迎合中共政府禁止黃之峰入境,說明了馬國政府對中共政府打壓民主、人權、言論自由的做法是認同,乃至於支持的。

這個認同或支持其實也不意外,因為馬國政府本身就常常打壓民主、人權和自由。蠻橫無理的禁止黃之峰和梁國雄入境我國這事本身,就很好的證實了我國如何的蔑視和打壓民主、人權和自由。此外,我也好奇,當國陣和中共結為盟友之後,那些之前反巫統卻親中共的華人種族主義者,今後要何去何從?

另一方面,這回的兩國政府聯合起來對付民運人士,讓我們不禁要問,天下烏鴉一般黑,天下的政府是不是也一般黑?答案看來是肯定多於否定。所以,寄望政府「賜予」人民民主自由是太浪漫的想法。民主自由向來是人民自己爭取而得的。而且必須是不斷的爭取,因為「權力讓人腐敗」,當那些之前爭取民主的人士奪得權力之後,他們往往在不久之後也和前任一樣侵犯民主、人權、自由。所以唯有制度,完善的法治制度才是真正的長治久安之道。也之所以我們必須永遠的站在高牆的對立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