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24日 星期六

瀋陽遊記

到東北前,以為能有一個週末到瀋陽旅遊的。結果卻因為工作進度太慢,為了確保能在期限內把工作完成,決定在週末也工作,待一切完成後就提早離開鐵嶺到瀋陽度「週末」。誰知道結果還是工作至離開的前一天才完成任務。所以只有最後一天才能瀋陽走走,其實還是順道到的瀋陽。

出發前便從網上知道瀋陽最有看頭的景點是:瀋陽故宮以及北陵。誰知後來卻把北陵記錯為東陵,於是結果是去了東陵。不過錯有錯着,東陵也許比北陵更值得去。東陵的原名為福陵,由於位於瀋陽的東邊,所以俗稱為東陵。東陵是清太祖努爾哈赤和孝慈高皇后葉赫那拉氏的陵墓。據導遊講解,東陵和北陵的建築、格局等都幾乎一樣。但是東陵卻比北陵多了一道一百零八蹬的石階。導遊還說由於東陵離開瀋陽市較遠,所以一般遊客都到北陵,而且兩個陵幾乎是一樣的,所以也不會去了北陵再來東陵。難怪東陵的遊客那麼稀少。
東陵的入口。遊人寥寥可數。

前頭就是東陵比北陵額外多了的一百零八蹬石階。據說象徵三十六天罡和七十二地煞。這算是神道的一部分。這石階的盡頭是一座形似城堡的方城,也就是陵園的主體。

據說東陵有座地宮。進口就在這長石台下方。石台右邊的門,據說就是皇帝的靈魂出來接受子孫拜祭的過道。

突起的就是東陵的寶頂,下面就是埋葬努爾哈赤和葉赫那拉氏的地宫。寶頂前的是月牙牆。東陵雖然那麼大,其實真正埋葬皇帝的也就是這麼一塊突起的黃土。

上午參觀了東陵,我們吃了午飯後,便去故宮了。瀋陽故宮是中國現存僅次於北京故宮的最完整的皇宮建築,據說兼備了蒙滿漢等民族的風格。清太祖努爾哈赤在1625年,將都城從東京(先遼陽)遷移至瀋陽時便在瀋陽建起這座宮殿。宮殿初成於公元1636年 。但是八年後,清朝便移都北京,這裡成了「陪都宮殿」,成了皇帝從北京到來祭祖時的住處。
瀋陽故宮的大門。據說大臣就在這裡候朝。

大清門:瀋陽故宮的正門。

崇政殿:清太祖的辦公室。

崇政殿裡的皇帝寶座。

和北京故宮一樣,皇帝寶座上有此「正大光明」牌匾。

大政殿。導遊說皇太極不願在他老爸的辦公室裡辦公,所以把辦公室搬到這裡來。導遊還說這是故宮裡最有特色的建築,據說融合了滿蒙漢鮮各族文化。

參觀了故宮後,我們便出發到瀋陽桃仙機場,搭上離開東北的飛機。想起昨天離開工廠時,雙方說再見,我卻說了:說真的,再見的機會很渺茫。

2012年11月20日 星期二

東北見聞雜記

當然我其實只到了鐵嶺這個以中國標準而言不算大的城市,只不過在臨別東北時在瀋陽逛了一天。但是,我在鐵嶺的那些日子裡,老是聽到鐵嶺人說「我們東北」怎樣怎樣的,所以我也自然覺得自己不只是到了鐵嶺,而是到了東北。

從瀋陽桃仙機場往鐵嶺的路上,觸目所及都是一片蕭瑟。當時不過是下午四點多,但是天色卻已暗了。到了鐵嶺,六點未到,但是天色已經完全暗了,就像吉隆坡的晚上八點。同樣的,這裡的也天亮得早,五六點就已經天亮了。前文提到東北很冷,冷得植物和建築物也得防凍。
東北開始入冬了。一些舊的建築物也開始裝上防凍隔層。這建築物正在我住的酒店對面。安裝的速度很快,一天就能裝好一棟樓。

一到東北便看見很多樹的下半部都漆上白漆。好奇向當地人打聽之後,才知道這也是為了防凍。

以馬來西亞的標準來看,鐵嶺其實算是個大城市了,但是這裡基本上還過着很簡樸的生活。我們去的工廠還在場內自己種菜呢!我們的午餐一大半是在廠裡吃,而且不是由原本食堂的廚師做飯給我們吃,而是由工廠的文員,包括一些高層為我們做飯。發現東北人喜歡生吃蔬菜,不少蔬菜還是我第一次吃。譬如青蘿蔔、紅蘿蔔。這紅蘿蔔可不是我們一般誤稱為紅蘿蔔的胡蘿蔔。

說到吃,我一直以為東北人不吃米飯,或者很少吃米飯。開始幾天工廠都帶我們去吃館子,都沒有叫米飯,主食都是一些煎餅、餃子、包子之類的,更讓我以為自己的以為是正確的。但是後來和他們聊起才知道不然,他們告訴我,一般上他們在家裡都是吃米飯,因為米飯容易煮,而煎餅、餃子、包子較不易做,所以一般在外頭吃飯才吃。

我在東北還意外的看見了騾子。這應該是我第一次看見騾子。沒想到到今天東北人還在用騾子載物,而且載的是工廠用的鐵條。

我和騾子邂逅於在東北鐵嶺。

和以往到中國其他地方一樣,總是有人會很訝異的問我:「你是外國人怎麼漢語說的那麼好?」後來他們發現我和他們一樣看金庸及古龍的小說,就和我談得更投入了。東北人對馬來西亞不熟悉,我並不奇怪,但是我又很有點驚訝的發現他們對中國南方也不太熟悉。當我說我是客家人時,他們竟然不懂甚麽是客家人。還好有一個曾到深圳唸書的知道客家人。

在鐵嶺最遺憾的是沒機會觀賞這裡的文化節目。據悉,鐵嶺以「二人轉」聞名,但是他們卻說二人轉說的是東北話我們看不懂,於是就沒帶我們去了。

2012年11月15日 星期四

鐵嶺遊記

到鐵嶺前,鐵嶺對我而言,連名字都是陌生的。出發之前上網搜了有關鐵嶺的旅遊資料,發現這裡沒甚麽特別的旅遊景點。在鐵嶺時,偶然的在商家的傳單上看到所謂的「鐵嶺八景」。詢問之下,卻被告知,這「鐵嶺八景」都讓路給了城市發展,不存在了,除了一座白塔。於是興致勃勃的請當地人帶我們到白塔。到了之後,才發現白塔因為有坍塌的危險,已經不讓進去了。我們只能在圍牆外拍拍照。
鐵嶺白塔,乃圓通寺塔,白塔為其俗稱,是遼北現存最早的古塔。這圓通寺看來也不開放了。也不知道是不是還有香火。

其實鐵嶺家喻戶曉的景點是龍首山,而且它幾乎位於鐵嶺市中心。據說它像龍的頭,所以稱為龍首山。不過我卻是身在龍首山,不識龍首真面目。龍首山上很多人晨運,有跑步、有徒步、也有跳舞的,好不熱鬧。我在山上看見了一座碑,上刻有周恩來題的詩。

龍首山上周恩來的詩碑。

依據山上的指示牌,我發現龍首上還有不少可以看看的景點。最吸引我的就是觀音院和慈清寺,距離1km,我二話不說便往那方向走。那是一條上坡路,走着,走着,回頭望,發現同行的人沒有跟上來。也不理了,決定自己到了慈清寺再回頭找他們。

我在通往慈清寺和觀音院的道路上回頭望。

我在路上先見到了魁星樓。看外觀很不起眼,還收費,也就不進去了。後來見到一座塔。上前看介紹,原來是秀峰塔。

秀峰塔。原建於明弘治年間,本是秀峰寺的一座塔,但是如今秀峰寺已不見踪影了。此塔多次重修,眼前的基本上是近年翻修的徒有其型的新塔,沒多大文物價值了。

離開秀峰塔不遠,我便聽到了《觀音感應歌》。臨近一看,那是一間小攤子播放的,小攤子對面便是觀音院了。

這觀音院的門牆給了我好印象,可惜進去後,卻不怎麼樣。

觀音院是座不大的四合院。這是居中的圓通寶殿。香火還挺盛的,可惜看來只是個拜拜的寺院。

距離觀音院不遠便是慈清寺了。進去還得收人民幣三元入門票,但是這也不過是座比觀音院稍微大些的四合院。正中是大雄寶殿,兩旁分別是文殊殿和普賢殿。這慈清寺應該是在龍首山的頂峰,因為過了慈清寺,路便開始下坡了。我也回頭去和其他人會和了。

慈清寺的大雄寶殿。

從慈清寺後院鳥瞰鐵嶺。那條河叫柴河,所以說龍首山東枕柴河,西窺城廓。

當地人還告訴我們,在鐵嶺的新城區,新挖了一個蓮花湖,現在已成了鐵嶺的熱門景點。我們也去了。但是在冬天,景色蕭索,而且我們到達時,下着小雨,所以停留了一會便離開。當然也因為對一座人工挖的湖,我確實沒甚麽興趣。

2012年11月10日 星期六

東北的冷

常在小說中讀到有關中國東北的人事物。所以,中國東北,對我而言是個有吸引力的地方,但是卻又還不足於讓我萌生去那裡旅遊的意願。誰知,卻那麼機緣湊巧的讓我有機會因公務到了中國東北。

我去的是東北三省之一的遼寧省的鐵嶺市。遼寧是東北三省中位置最南的一省,而且現在的天氣用當地人的說法是「剛開始有點冷」,但是對我而言已是我經歷過最冷的天氣了。剛抵步時,一踏出瀋陽桃仙機場往停車場坐車時,短短幾分鐘,卻因為穿的衣服不夠厚而冷的直哆嗦。第二天一早,到酒店外頭的早市走走,在攝氏0度左右的氣溫中,上身因為穿上幾層禦寒衣物覺得還可以,雙腳只穿了一條一般的褲子,覺得冷,而最冷的部位則是耳朵和手掌。但是手掌可以藏在口袋裡,耳朵當時卻無處可藏。
地上的積水也冷得結成了冰。

幾天之後,耳朵和雙腳居然都適應了,雖然還是冷,但是已經不難受。但是手掌卻一直很冷,最糟糕的是,我們工作的工廠和外頭的氣溫幾乎相等,而且對當地人而言,氣溫還沒冷到供暖的程度,因為工作關係,我常常必須寫字、拍照、測量,所以,雙手無法藏在口袋裡,雖然買了手套,但是帶上手套不方便工作,所以雙手常時間裸露在外,前一兩天常冷到麻,甚至一度連握筆和拿東西都辦不到。幸虧有幾天的氣溫回升到攝氏7~8度,雙手才好過一些。

當地人為了禦寒而在摩托車裝上手套。

據當地人告知,東北的冬天長達五個月,從十一月開始直到第二年的三月。最冷的時候是一月,鐵嶺的氣溫到時會降到零下三十度。他們還告訴我,我們抵達的前兩天,鐵嶺剛下了雪。我沒看過雪,很期待會再下雪,誰知道在東北的九天之間,即使較南部的北京和河北暴雪,這裡卻一直沒下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