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20日 星期二

東北見聞雜記

當然我其實只到了鐵嶺這個以中國標準而言不算大的城市,只不過在臨別東北時在瀋陽逛了一天。但是,我在鐵嶺的那些日子裡,老是聽到鐵嶺人說「我們東北」怎樣怎樣的,所以我也自然覺得自己不只是到了鐵嶺,而是到了東北。

從瀋陽桃仙機場往鐵嶺的路上,觸目所及都是一片蕭瑟。當時不過是下午四點多,但是天色卻已暗了。到了鐵嶺,六點未到,但是天色已經完全暗了,就像吉隆坡的晚上八點。同樣的,這裡的也天亮得早,五六點就已經天亮了。前文提到東北很冷,冷得植物和建築物也得防凍。
東北開始入冬了。一些舊的建築物也開始裝上防凍隔層。這建築物正在我住的酒店對面。安裝的速度很快,一天就能裝好一棟樓。

一到東北便看見很多樹的下半部都漆上白漆。好奇向當地人打聽之後,才知道這也是為了防凍。

以馬來西亞的標準來看,鐵嶺其實算是個大城市了,但是這裡基本上還過着很簡樸的生活。我們去的工廠還在場內自己種菜呢!我們的午餐一大半是在廠裡吃,而且不是由原本食堂的廚師做飯給我們吃,而是由工廠的文員,包括一些高層為我們做飯。發現東北人喜歡生吃蔬菜,不少蔬菜還是我第一次吃。譬如青蘿蔔、紅蘿蔔。這紅蘿蔔可不是我們一般誤稱為紅蘿蔔的胡蘿蔔。

說到吃,我一直以為東北人不吃米飯,或者很少吃米飯。開始幾天工廠都帶我們去吃館子,都沒有叫米飯,主食都是一些煎餅、餃子、包子之類的,更讓我以為自己的以為是正確的。但是後來和他們聊起才知道不然,他們告訴我,一般上他們在家裡都是吃米飯,因為米飯容易煮,而煎餅、餃子、包子較不易做,所以一般在外頭吃飯才吃。

我在東北還意外的看見了騾子。這應該是我第一次看見騾子。沒想到到今天東北人還在用騾子載物,而且載的是工廠用的鐵條。

我和騾子邂逅於在東北鐵嶺。

和以往到中國其他地方一樣,總是有人會很訝異的問我:「你是外國人怎麼漢語說的那麼好?」後來他們發現我和他們一樣看金庸及古龍的小說,就和我談得更投入了。東北人對馬來西亞不熟悉,我並不奇怪,但是我又很有點驚訝的發現他們對中國南方也不太熟悉。當我說我是客家人時,他們竟然不懂甚麽是客家人。還好有一個曾到深圳唸書的知道客家人。

在鐵嶺最遺憾的是沒機會觀賞這裡的文化節目。據悉,鐵嶺以「二人轉」聞名,但是他們卻說二人轉說的是東北話我們看不懂,於是就沒帶我們去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