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26日 星期一

鸯掘摩罗和杨伟光

从杨伟光我想到鸯掘摩罗。当然这不是我第一次联想到鸯掘摩罗。我在之前的《死刑的存廢》一文中就提到鸯掘摩罗了。也许在谈到佛教对死刑的看法时,我们都不得不提鸯掘摩罗。

鸯掘摩罗(Angulimala,现也有译为盎古利马喇)可能是佛教经典中最传奇的人物。他从一个杀人魔,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转变为清净解脱的阿罗汉。鸯掘摩罗本名是阿辛萨迦(Ahimsaka),意思是“无害”。但是他因为受到老师的误导而成为杀人魔。他杀了九百九十九人,而且还割下被杀者的手指做成好像花环一样的指鬘,所以人们把他叫做鸯掘摩罗,意为“指鬘杀人魔”。和鸯掘摩罗比起来,杨伟光真的就像一个“无害”的年轻人。【有关鸯掘摩罗的事迹可以阅读:《从杀人魔到圣者之路 盎古利马喇》】

当佛陀度化鸯掘摩罗之后,遇到了由国王亲自带领要逮捕鸯掘摩罗的军队。佛陀和国王的以下对话,应该可以视为佛陀或佛教对死刑的立场:

佛陀问:“大王!如果你看见鸯掘摩罗剔除鬚髪,穿上袈裟,离俗出家;看见他戒杀、戒不与取、戒妄语;看见他晚上不进食,唯有日中一食,并且独身、正直与善良。如果你看见他如此,会如何对待他呢?”

国王回答道:“尊者!我们会礼敬他,或为他起立,或请他入座,或请他接受比丘的四种资具,且会为他安排妥善的保护与防卫。”

如果连鸯掘摩罗这个杀人魔也可以获得重生,甚至连国王都愿意“礼敬他,或为他起立,或请他入座”,杨伟光更应该获得生命的第二次机会。

后记:当然出家后的鸯掘摩罗,还是得承受之前的恶业果报,大多数人并没有“礼敬他,或为他起立,或请他入座”,反而是不愿意或者不敢布施食物给他,甚至常有人以棍棒与石块攻击他,“当他回到佛陀身边之时已遍体鳞伤,头上鲜血直流,钵被击碎,外衣也被撕破了。”

2010年7月21日 星期三

请给有为的年轻生命第二次机会

昨晚陪同马佛青副会长罗玉萍出席了由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与马来西亚人民之声发起的“杨伟光后援会”会议。在会上见到不同宗教、不同种族的人士,共同为一个大家都素昧平生的年轻人争取继续生存的机会,心里有一种悸动。尤其是一个"Lawyers for Liberty"的年轻马来女律师,身材瘦小,我甚至觉得她有点腼腆,但是她却以她瘦小的肩膀扛起了正义的重担。

杨伟光现年22岁,马来西亚沙巴人,于2007年遭毒枭诱骗运送47克海洛因而在新加坡被捕,过后被判处死刑。他被捕时只有十八岁。在穷困的环境中成长的他,在缺乏教育与适当的督导下,由于无知而误入歧途,他甚至完全不知道贩运毒品的刑罚是死刑。因此在这起事件中,杨伟光也是一名受害者。

在被监禁之后,杨伟光接触了佛教。虔诚学佛的他,在佛法的熏陶下,领悟了昔日所造诸恶业,并发愿将余生投入于辅导狱友及警惕群众有关于毒品的致命性危害。目前,杨伟光每天抄写心经,并以此功德回向一切众生。我们甚至可以说杨伟光已经经历了一次轮回。今日的杨伟光不再是当日造恶的杨伟光,而是一个可以造福社会的大好青年。所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已经深深忏悔并发愿利用余生协助反毒的杨伟光,应该获得一个重生的机会。

我在为杨伟光请命的网站上看到杨伟光虽然身在狱中,不过他却不曾放弃自己,也不放弃家人。他甚至是在坐牢期间才开始读书认字的。他在5月30日写了封家书给母亲,也借着机会,以「愉恭稽首祝母亲,六月十日星期四,生日快乐乐流露,心乐容悦普四方」的自创诗句,祝福母亲生日快乐。他在家书中不断带给母亲正面的思考。他也写道:「一个人在世,终有一天必定会面对死亡,我们的肉体不能长久,就好比衣服一样要换,学到佛法,肉体在死后就有用。」

欲进一步了解详情可上网浏览网站: http://2ndchance4yong.wordpress.com, 愿意协助的朋友可电邮“杨伟光后援会”: 2ndchance4yong@gmail.com 或致电“杨伟光后援会”的负责人:
1. 饒兆颖小姐 016-6731909
2. 廖国华先生 016-2265330
3. 郑文辉先生 012-7209981

2010年7月16日 星期五

应积极允许中学宗教学会的成立

巴生一间中学被勒令关闭的非回教宗教学会,在各方的反对和非议当中,很快的便被允许重新运作。在庆幸此事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获纠正之余,我们也该进一步的探讨非回教宗教学会在我国中学成立的状况。

根据教育总监编号20/2000的通告,可以在校园内成立的学会有五种:
  1. 校内教导的科目 (mata pelajaran yang diajar di sekolah)
  2. 爱好和休闲 (hobi dan rekreasi)
  3. 运动和球类 (sukan dan permainan)
  4. 制服团体 (badan beruniform)
  5. 任何获注册官批准的其他学会 (apa-apa persatuan lain yang diluluskan oleh Pendaftar)
很明显的,回教学会可以在(a)项下成立,但是非回教宗教学会则只能在(e)项以“其他学会”的身份成立。由此观之,教育部目前对非回教宗教学会的成立的立场是消极的不禁止,而且它似乎并不鼓励非回教宗教学会的成立,因为要成立非回教宗教学会是较费周章的。由于必须获得注册官的批准,人为的偏差和阻挠更可能因此产生。实际上,我们就常听闻一些学校不允许学生们要求成立佛学会的事件。我认为教育部对宗教学会的成立,应该从消极的不禁止转变为积极的允许,即在可以成立的学会类别中,明文规定的加入一条“宗教学会”。

正信的宗教对塑造个人的良好品格有其积极的影响,尤其是对成长中的青少年而言更是如此。目前教育部无法在校内推行非回教的宗教课,因此宗教学会便是一个很好的退而求其次让在中学求学的青少年接受宗教熏陶的管道。

尽管目前我们在学校里头有道德教育,但是看来它的成效不大。从时有所闻的各种和学生纪律问题有关的事件,我们可以看出学生的纪律败坏问题已经很严重。我想这很大原因是因为道德教育乃纯粹的理性教育,即通过教导各种道德规范来约束学生们的行为。所谓心如脱缰野马,对一个成人来说,恐怕都无法用自己的理性和意志来规范自己的坏行为,更何况是心智还不成熟的中学生。

然而,宗教却比道德教育有更强的摄受力。这主要在于宗教不但有理性的教义,还有感性的宗教元素,即宗教人士所常说的“宗教情操”。宗教除了告诉我们何者为善何者为恶之外,它也给予信仰者精神的寄托。一些宗教修持活动,也有助于加强学生们内心的力量,从而可以产生更大的意志力来规范自己的行为。

此外,宗教学会的活动也是有益的课外活动。学生们在参与宗教学会时,就把他们的课余时间应用在有意义的活动上。这不但让他们受益,同时也可减少他们可能参与不当活动和结交坏朋友的几率。教育部向来鼓励学生参与课外活动,可以引导学生向上向善的宗教学会,不该被排除在外,反而更应该被归类为受鼓励的课外活动。

综上所述,我谨希望教育部可以从消极的不禁止非回教宗教学会在学校成立,转变为积极的允许中学宗教学会的成立。

2010年7月12日 星期一

不忘初心、发广大心

ybam_induction_2010开心的分享时刻。(照片来源
刚过去的周末,我第一次以会务顾问的身份出席了马佛青的活动。那是新届理事的就职训练,我还有幸的见证了他们的就职宣誓。之后,还和大家分享了自己在马佛青的一些心路历程。我在马佛青十多年的点点滴滴可能大多都是很个人的感受和经历,但是可能也是口述历史的一种。希望我的分享可以让现任理事们对我那个时代的马佛青的过去有多一些的理解,并可以协助他们更好的把马佛青的精神和理念传承下去。

当然,我是无须担心的。马佛青有很好的制度。它的理念和使命都是一届又一届的传承下来的。就像马佛青四十周年的主题「原点的向度、时代的广度」所带出的意义那样:马佛青虽然随着时代的变迁作出了诸多相应的改变,但是始终还是坚持当年的理念。

和以往一样,这届的理事也换上了不少新面孔。我一眼望去,还有不少对我而言是陌生的面孔。可以看得出来他们对未来两年在马佛青的服务是很期待的。大家都在磨拳擦掌,希望可以做出一番成绩。另一方面,有了新面孔,就表示有一些旧面孔不在了。他们之中有者超龄了、有者选择了其他的服务空间、有者掉队了、有者却是无奈的离开了。不论是新面孔还是旧面孔,我都想以继程法师在「佛青四十」主题歌所写的一句话来和他们共勉之:

不忘初心、发广大心!

2010年7月8日 星期四

世界杯的定律

从我对世界杯有记忆开始,我便很喜欢阅读每一届世界杯期间总是充斥着的各种世界杯定律。我觉得这些定律可笑之余,又很有趣。但是我却又一直都希望这些所谓的定律可以被打破。

终于在这一届的世界杯,几乎所有的定律都被打破了。尤其是荷兰连胜巴西和乌拉圭,就连破了很多定律。记得荷兰对巴西那一场比赛之前,我的同事还跟我说,根据世界杯的定律,这一届巴西必得冠。

其实说穿了,这些所谓定律不过是过往比赛结果的统计而已。它们其实对比赛起不了任何作用,更甭说是什么魔咒了。只要有足够多的比赛,这些定律必定会被打破的。只是世界杯四年才踢一次,所以这些定律才可能存在得那么久。

不过,有一条「大热必死」的定律,我却觉得比较有科学根据。因为足球,或者任何球类,除了实力和运气之外,还有一个叫「球风」的东西。当一支球队球风大起时,他们可以所向披靡。但是球风这个东西却又是很不科学的,它来无影去无踪。一支大热的球队往往就是一支球风来得太早的球队,所以当比赛进入后期时,他们也过了巅峰状态。

而荷兰对西班牙的决赛,如果根据这条据说还没有破的定律「凡是赢得欧洲杯冠军的球队都在接下来的世界杯赛上无缘登顶」,这一届的新冠军将是荷兰。不过,就像我前面所说的,定律不过是赛果的统计。只有要实力,不必管它什么定律。人生何尝不也如此!

2010年7月4日 星期日

孩子的想象力

昨天到佛青总会处理一些事情,也带上了若庸。在半路上看到电影 "Inception" 的广告牌。我有点自言自语的说:「这是什么戏哦?」若庸也看到了这个广告牌。他回答我道:「这是恐龙的戏。」这电影广告的蛮荒背景确实像恐龙时代,但是广告里并没有恐龙。于是我问他:「恐龙在哪里呢?」他答道:「恐龙还没有来。」

是的,孩子们的想象力天马行空。他们可以「看见」不存在的东西。我由此想到一则笑话:在绘画课,一个孩子交上了他的画作。老师一看却是一张白纸,于是便问他:「你画的是什么?」孩子回答:「羊吃草。」老师问:「草呢?」孩子答:「被羊吃了。」老师:「那羊呢?」孩子:「羊跑了。」

然而大人却常常扼杀孩子的想象力。我还想到一则似是讽刺大人剥夺孩子的想象力的笑话:在绘画课里,老师要孩子们填色。图片是一只小鸭子撑着一把伞。老师要孩子们为鸭子填上黄色。但是却有一个孩子偏偏填上了紫色。老师看了很生气,骂道:「你什么时候看过紫色的小鸭子?」孩子答道:「和我看过撑伞的小鸭子的次数一样多。」

2010年7月3日 星期六

和孩子一起看世界杯

昨晚若凡竟然要求我带他到嘛嘛档看足球。若拙也想凑热闹。谁知天不作美,到了那里却开始下起雨来。在若凡的建议下,我们只好转移阵地到附近的麦当劳。结果两个孩子比到嘛嘛档更兴奋,因为还有美食。虽然麦当劳的环境比嘛嘛档来得好,但是我还是喜欢嘛嘛档的大银幕。可能因为下雨的缘故,麦当劳内也是挤满了人。

我不是足球迷,平日里都没有看足球赛。但是每逢世界杯还是会即兴的看几场比赛。然而今届的世界杯我却比较提不起劲看球,虽然还是很注意球赛的消息和各类报道。我看的第一场球赛是小组赛快结束时的巴西对葡萄牙,以为会是一场精彩的球赛,谁知却是一场乏闷的比赛。第二场是乌拉圭对韩国,也是一场不怎么样的球赛。在看第三场荷兰对斯洛伐克时才终于看到了比较有看头的球,尤其是荷兰的第二个进球。

庆幸昨晚的巴西对荷兰果然精彩。我看得入迷。当然我只是纯粹看球赛精彩不精彩,因为我连球星都一个不认识。若凡应该也看得投入,只有若拙在吃完薯条和喝完汽水后,便不耐烦的想回家了,当然他的要求被否决了,不过却换到了一个汉堡包。若凡回到家后还说要起来看2:30am的另一场。这个要求当然也被否决了。

2010年7月1日 星期四

为环保还是谋利

有一个积极进行资源回收的机构,多年来以「环保」为号召,鼓励人们进行资源回收。

但是最近却发现该机构拒绝回收某种塑料罐。给的理由是:那种塑料罐厂家不收。而且这看来不是孤立的个案。

这件事,让人不得不问:该机构进行有年的所谓资源回收,究竟是为了环保还是为了谋利?

我的一个同事告诉我,他曾当面质问对方。幸好他们最终还是接收了他带去的塑料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