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16日 星期五

应积极允许中学宗教学会的成立

巴生一间中学被勒令关闭的非回教宗教学会,在各方的反对和非议当中,很快的便被允许重新运作。在庆幸此事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获纠正之余,我们也该进一步的探讨非回教宗教学会在我国中学成立的状况。

根据教育总监编号20/2000的通告,可以在校园内成立的学会有五种:
  1. 校内教导的科目 (mata pelajaran yang diajar di sekolah)
  2. 爱好和休闲 (hobi dan rekreasi)
  3. 运动和球类 (sukan dan permainan)
  4. 制服团体 (badan beruniform)
  5. 任何获注册官批准的其他学会 (apa-apa persatuan lain yang diluluskan oleh Pendaftar)
很明显的,回教学会可以在(a)项下成立,但是非回教宗教学会则只能在(e)项以“其他学会”的身份成立。由此观之,教育部目前对非回教宗教学会的成立的立场是消极的不禁止,而且它似乎并不鼓励非回教宗教学会的成立,因为要成立非回教宗教学会是较费周章的。由于必须获得注册官的批准,人为的偏差和阻挠更可能因此产生。实际上,我们就常听闻一些学校不允许学生们要求成立佛学会的事件。我认为教育部对宗教学会的成立,应该从消极的不禁止转变为积极的允许,即在可以成立的学会类别中,明文规定的加入一条“宗教学会”。

正信的宗教对塑造个人的良好品格有其积极的影响,尤其是对成长中的青少年而言更是如此。目前教育部无法在校内推行非回教的宗教课,因此宗教学会便是一个很好的退而求其次让在中学求学的青少年接受宗教熏陶的管道。

尽管目前我们在学校里头有道德教育,但是看来它的成效不大。从时有所闻的各种和学生纪律问题有关的事件,我们可以看出学生的纪律败坏问题已经很严重。我想这很大原因是因为道德教育乃纯粹的理性教育,即通过教导各种道德规范来约束学生们的行为。所谓心如脱缰野马,对一个成人来说,恐怕都无法用自己的理性和意志来规范自己的坏行为,更何况是心智还不成熟的中学生。

然而,宗教却比道德教育有更强的摄受力。这主要在于宗教不但有理性的教义,还有感性的宗教元素,即宗教人士所常说的“宗教情操”。宗教除了告诉我们何者为善何者为恶之外,它也给予信仰者精神的寄托。一些宗教修持活动,也有助于加强学生们内心的力量,从而可以产生更大的意志力来规范自己的行为。

此外,宗教学会的活动也是有益的课外活动。学生们在参与宗教学会时,就把他们的课余时间应用在有意义的活动上。这不但让他们受益,同时也可减少他们可能参与不当活动和结交坏朋友的几率。教育部向来鼓励学生参与课外活动,可以引导学生向上向善的宗教学会,不该被排除在外,反而更应该被归类为受鼓励的课外活动。

综上所述,我谨希望教育部可以从消极的不禁止非回教宗教学会在学校成立,转变为积极的允许中学宗教学会的成立。

7 則留言:

  1. 身為穆斯林,我理解“有關當局”消極的立場。因為認同其他宗教,就會被視為是“不好”的穆斯林。往往在政治化的環境中,就會被政敵攻擊,進而失去選票 (請注意這接鏈 :選票~中選~官位~權力~金錢)。上述說法似是而非,但的確發生在我國的政治環境之下。
    發廣大心大願,有志者事竟成,或許這是唯一的一個方式。上帝的和凱撒的,我們這裡是剪不斷,理還亂......悲哉!

    回覆刪除
  2. 不幸的,这样的论调正是我们不时会听到的,但不是来自政治人物,而是来自本应依据政府指令行事的公务员。吊诡的是,在赌球合法化一事中,却有那么多政治人物表示必须尊重非回教徒的文化和习俗。

    回覆刪除
  3. 我家乡的母校,(英式遗物转型国中),倒是关掉了华文学会,留下佛学会。
    操刀的,毕竟还是校长,他/她说了算。
    说起道德教育,想起我们以前是狂背nilai murni和它的模范例子的。呵呵,每次成绩公布,我们都发现一个定律(又定律),好学生的 moral 可以拿5 拿6, 那些平时看起来有点坏坏叛逆不守规则的,竟然拿1拿2,所以,我们都会拿那些moral 考的好的同学开玩笑。那些moral 考不好的会暗地里小骄傲。
    是的,看,我们以前多用心上moral 啊...^ ^

    回覆刪除
  4. 以我的理解,华文学会应是在(a)项下成立的,校长无权随意关掉。看来又是滥权事件,应该向教育局和教育部反映。

    回覆刪除
  5. 這些小拿破崙,都是附依於政治人物的立場。
    這裡,也可以帶出另一個話題,就是政治人物把公共服務回教化。把回教價值觀帶入公共服務系統,就會有許多的回教觀點放進行政內。所以,延伸的問題和爭議,往往就和抵觸回教教義有關。
    還有另一個問題,就是我們現在的環境,缺少了開明的宗教導師,而把回教狹義化。例如“ ALLAH “事件,也是有心人士化簡為繁,可以為鑑。

    回覆刪除
  6. 正是。我向来反对宗教渗入公共服务。我的主张是政教分离。据说,回教徒佔人口90%以上的土耳其在政教分离却做得很好。
    其实,我觉得不是本地缺少开明的回教导师,而是他们可能无法在这样的环境下生存。

    回覆刪除
  7. 說的也是,至少我的宗教老師和我接觸的導師都是蠻開明的,我根本不曾聽過他們偏激的談話。
    唉!本地的政治環境,很難展現開明的宗教言論,特別是在公開的場合。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