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6日 星期一

三塲补选前夕

明天便是三塲补选的投票日了。主流报章的报道一般上都认为国阵开始後来居上。我的一个同事甚至问我国阵会不会赢3比0。我不是时事分析家,也不是预言家,然而我衷心希望成綪和同事问的恰恰相反,但是我也不敢太乐观。所以我回答他说,我希望至少是2:1,民联胜。

我知道民联存在着许多问题,而且很多滥竽充数的议员,但是和五十年来掌控国家政权的国阵相比,民联就像一个长期营养不良的小孩。当这个小孩要和脑满肠肥的富员外派出的壮汉对决时,而且还面对不公的裁判,我会义无反顾的支持他。更何况国阵的贪污滥权依旧不变。直到有一天当民联终于强大起来,两线制终于真正建立後,我自会以更全面的标准来衡量它们。

峇当艾太远,我不知道那里的人怎么想。但西马的这两塲补选,我相信华人还是压倒性的支持民联。马来票一般都认为会回流国阵,但数额多寡则难以预料。两个月前的霹雳变天,马来社会的反应也不如华社那样剧烈。由于文化的不同,马来社会看来更能接受背判的行为。再加上马来社会愚忠的王室心结,他们也许不能原谅“背判”苏丹的尼查。至于印度票会不会在最後一刻的警方到医院充公古甘第二份验尸报告而“再转变”呢?

看来不同种族由于文化和价值观的不同,对不同的事件会有不同的反应,甚至对同一事件的解读和判断也会南辕北辙。就这个意义来讲,种族政治不可能在这个国家消失。除非马来西亚像泰国一样搞全民同化。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