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29日 星期三

快速正念

在一行禅师和其僧团离开马来西亚到印尼继续教导禅修的前一晚,我们和梅村的一些法师们有一个欢送会。相对于两个星期前的陌生和拘束,当晚我们却好像多年老友一样的交谈甚欢。

我们几乎无所不谈。然后就不知道怎么样谈到了打乒乓。原来筹委和师父们都有不少是爱打乒乓球的。然后法融法师 (Bro. Phap Dung) 说了一句: "Playing ping pong is practising quick mindfulness." 师父应该是随意的这句话,却像乒乓球一样的撞击了我的心。

"Quick Mindfulness" 对我而言是个新鲜的词,也不知道该怎么把它译成中文。「谷歌翻译」把它译为「快速正念」,似乎也很贴切。一直以来,在我的认知当中, "Mindfulness" 或「正念」几乎都是和慢动作相关。记得以前参加内观禅修时,我们为了观照每一个细微动作,而把动作放慢得几乎有点像机器人。而一些禅修中虽然也有快跑的行禅,但是当时似乎没听过有提到 "Quick Mindfulness" 或「快速正念」这样的词。

所以内观禅修时的行禅是动作很缓慢的,但是一行禅师的行禅,却要我们以一般的速度来进行。而法融法师形容打乒乓为 "Quick Mindfulness" 更是让我有另一番体会。是的,打乒乓时,乒乓球的速度是很快的。所以球员绝对必须保持正念,正确的觉知乒乓球的所在,才能很好的接球。实际上,除了觉知球的位置,还得觉知球的速度、方向、是上旋或下旋、乃至于对手的位置都得了了分明,才能很好的把球回击。这些本就是正念,但是我之前却从来不曾这么想过。

3 則留言:

  1. 國民,恭喜您親近善士!您說的「行禪是動作很緩慢的」可能與緬甸馬哈希傳承有關,因為其他緬甸孫倫、摩谷、葛印卡、西烏敏及帕奧等系統的著作裡皆未見。根據巴利《大念住經》及其註釋的教導,無論是慢是快皆宜攝念,當然緩慢有利攝心,但並沒有刻意「放慢得幾乎有點像機器人」的主張。開印20100929於美國。西雅圖10:55 pm

    回覆刪除
  2. 第一次听到quick mindfulness.或许放慢是为了方便练习?觉者们是每一念皆清明,不管快与慢?

    回覆刪除
  3. 一如開印法師所指出的那樣:無論是慢是快皆宜攝念。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