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26日 星期四

集体非理性

在毛泽东统治时期,中国曾经历了一个举国陷入疯狂的非理性时代。我在阅读一些相关的书籍时,常会掩卷叹息,也难以想象人竟然可以如此的不理性,而且是集体的不理性。但是,万万没想到,我现在却看到马来西亚也似乎正在进入一个集体非理性时代。

首先是看到反贪污委员会的律师阿都拉萨,竟然可以在法庭上问提供专业意见的法医是否有从高楼跳下的经验。如果有机会我也好想问他是否有扼死自己的经验。当然这是阿都拉萨的个人秀,不算集体非理性,但是却像是为接着的一系列集体非理性掀开了序幕。

这些接着发生的集体非理性,也让阿都拉萨的个人秀变成小儿科。 “槟城回教堂周五祈祷以林冠英取代国家元首的名字” 的传闻就肯定更匪夷所思。相信任何可以理性思考的人应该都会对这样的传闻嗤之以鼻。但是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巫统竟然如获至宝的炒作该课题,就连首相也说要严正看待。

而另一个集体非理性的例子就是努鲁依莎在印尼指大马首艘潜水艇不能潜水,竟然被国防部长指责为叛国行为。而且还得到众多人士的响应。总警长也说警方已经着手从多个角度调查,包括泄露机密。泄露机密?到 Google 输入 “马来西亚潜水艇不能潜水”,你可以得到654,000个搜寻结果,内容来自世界各地,而且这还只是用中文搜寻。

而发表非理性言论者中,最其心可诛的恐怕非马哈迪莫属。这个在位最久的前首相,为了继续获得众人的注意或为了证明他比真正的马来人更马来人,近来不断非常不理性的玩弄极端种族主义。他最新的非理性言论是他日前指支持绩效制者是种族主义者。相信他的言论必定有市场,不然他何必说,而且说了纳吉也不敢回嘴。看来这还是一个为了政治正确而不敢理性的时代。

6 則留言:

  1. 是传染性的?还是集体催眠?
    马来西亚人民的理性和明辨是非的能力,还是有待教育再教育的....

    回覆刪除
  2. 不是是传染性的,也不是集体催眠。是集体的政治利益。有时我不免会想,政治是不是让人变得愚蠢的东西?

    回覆刪除
  3. 我本以為談戀愛讓人愚蠢,沒想到談政治也會有同樣的效果。
    其實,是非讓人有了正義。政治,只是利益輸送的工具而已。
    如果有偉大的政治家,政治就不會讓人愚蠢了。

    回覆刪除
  4. 谈政治应该不会让人变愚蠢,要不我们也都变愚蠢了。不过,搞政治会不会变愚蠢我就不确定了。

    回覆刪除
  5. 其實,我真的有這個意思揶揄我們這群談政治的人,是不是已經變得愚蠢了!洋洋灑灑的寫了數千字的憤憤不平,那些人物卻千千萬萬的“零吉”瀟瀟灑灑的入了口袋。唉!

    回覆刪除
  6. 哈哈,说的有理。但是,我还是宁可将那叫做“傻劲”。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