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7日 星期五

可悲可笑

一星期前的反内安法令大集会让我国再次有幸获得世界各大媒体的青睐,是可喜可贺还是可悲可叹?

就像我不明白为什么政府和警察容不下一场和平集会,以及为什么有必要用武力对付平民一样,我们的首相也一样不明白为什么人民有必要上街游行。首相的提问让我觉得可笑。但是我身边的一些人所问的:这些人为什么吃饱饭没事做跑去示威,却让我觉得可悲。

律师公会前会长杨映波在英文《太阳报》的文章很好的回答了首相的提问,却也引来了抨击他的声音。看来反对反内安法令的人也不少。我只能叹息。

另外,我们的首相还很宽宏大量的说会考虑让人民在室内,如体育馆内,举行示威。又是否是可歌还是可泣?但是当初为什么巫青团又选择在雪兰莪中华大会堂外示威,而不到体育馆去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