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5日 星期三

过度的抬举

郑全行是谁?相信在他针对赵明福遗腹子发表伟伦之前,公众都不认识他。有人指责他错误引用佛理,但是他其实并没有引用佛理,他只是粗暴的把他个人主观的宗教价值观强加在其他宗教上,而且还代表其他宗教教主发言。这显示了他的傲慢和无知。

其实我真的不明白他有什么必要针对这事发言。他的言论让我想起很久以前看过的於黎华的小说。书中在美国生活的中国学者,为了显示他们的“公正”,在大学的教授擢升评审会议上对同样来自中国的学者特别严格并且反对最力。另外也想起在一些黑社会电影里看到的,改投另一个帮派的人往往被委派去对付他们之前的同党以证明他对新主的效忠。

虽然我认为郑全行的言论必需被反驳,但是想想郑全行不过是区区的一个华人穆斯林协会副主席,而且他似乎也是以个人身份发言,中文报章如此大阵仗的和他对着干,真的是过度的抬举他了。甚至可能反倒协助他达到他想向他所认同的社群所表达的效忠。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