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4日 星期四

另类经典翻译

也许因为卸下了马佛青总会长的担子後,大家都觉得我应该空闲了,所以开始有人找我做一些以前不会要求我做的事。最好的例子就是我现在做着的翻译工作。

那是一个多月前的事吧,Sukhihotu的一个朋友来电说他们打算把一部英文的“印度朝圣之旅”VCD翻成中文,问我可以帮忙吗?我无法再以忙为藉口推搪,只好答应了。当时也是心里觉得这样的文字应该不会太难翻译的。

拿到VCD和英文原稿时,差不多正是我要到杭州之前,当时一颗心思都在编排行程,再说对方说十二月中才交稿,便把它放一边去了。

从杭州回来後,先是忙着写“杭州忆”。写完後才好整以暇的把那篇英文原稿找出来。打开一看,吃了一惊,原来整篇稿几乎都是南传大藏经(Tipitaka)里头的经文。当时马上就叫糟,这可是一个大工程。

接着灵机一触,想:把南传大藏经中文版里对应的篇章搬过来不就得了。于是便到网上去搜。果然找到了中文的南传大藏经。

但是新的问题又来了。首先要在浩瀚的藏经里头,找着对应的篇章并不简单。但更头痛的是,找着了後,却发觉要不是中英文的意思有出入,便是中文过于生涩冷僻,不适合现代人阅读。所以到了最後,还是决定自己翻译。当然中文的南传大藏经还是很好的参考资料。于是乎就这么不小心的做了一些“经典翻译”工作。

至于中英文的意思有出入之处,我一概以英文为准。一来我是受托把英文翻成中文。二来,担心我对中文古文的意思有误解。三来呢,就是我觉得现在斯里兰卡法师对巴利文和英文的掌握应该比以前中国法师对巴利文的掌握来的强。当然这纯是我想当然尔的想法,没有任何学术依据的。

我的这另类经典翻译到目前还是“现在进行式”。看来还得忙上一段时间。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