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6日 星期日

再谈「过年不是过节」

我一直都不认同把农历新年称为「春节」。我在两年前便写了《过年——不是过节》的一篇博文。

我当时这么说:「华人普天同庆新年的盛况是任何节日都难以望其项背的。我一直觉得过年和过节是差好几个档次的。所以当我好多年前发现农历新年在中国已经改称为『春节』时,始终觉得无法接受……我认为不该把『年』贬为一个『节』。我觉得我们日常一般的用语,如『逢年过节』、『拜年』、『贺年』等,都显示年和节是不同等次的,没有一个『节』是和『年』同等级的。」

所以今年年初一当天在报章上看到中国民俗专家呼吁将春节正名为「农历年」,我有一种「吾道不孤」的喜悦感觉。这位专家为中国民协节庆委员会主任李汉秋。他表示「延续了几千年的农历新年被降格为『春节』」,和我之前所说的「不该把『年』贬为一个『节』」正是不谋而合。

1 則留言:

  1. 我也是喜欢“过年”这个词。从小就叫惯了,改不了,也觉得没必要改。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