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11日 星期二

尊贵的,请尊重你的对手

本文為《普門》雜誌邀稿。發表於《普門》170期

有一次,在那爛陀城,佛陀接見了一位有名的居士,名叫優婆離。當時他是耆那教的弟子。優婆離此來的目的是要和佛陀辯論有關業報的理論,想將佛陀擊敗,因為在這些問題上,佛的觀點與耆那教有所不同。然而最終的結果卻是優婆離接受了佛陀的觀點,甚至要求佛陀收他為弟子。佛陀除了叫他要慎重考慮,不要急著作決定之外,甚至要求他繼續恭敬供養他以前的宗教導師,一如往昔。以我們現在的語境來說,耆那教教主無疑就是佛陀宣教的對手。由此我們看到了佛陀對其對手的無比尊重。

1996年的美國總統選舉,由共和黨的鮑勃·多爾對壘尋求蟬聯的克林頓總統。結果大家都知道,克林頓贏了那場選舉。而多爾在他的敗選致詞上,提出「克林頓總統是我的對手,不是我的敵人」的名言。他說「我祝他一切順利,我保證將支持所有能讓美國更好的事務,因為這就是這場競賽的首要目的——一個更好的美國。」由此,我們也看到現代政治人物對對手的尊重。

接近二十年後的今天,在一個馬來西亞的政治上,卻缺少了對對手的尊重。我們的政治人物,不論他們是尊貴的議員,還是草根的黨員,都還是把他們的對手當成敵人。而且幾乎像是不共戴天的敵人。所以,謾罵、詆毀、羞辱對手的事件幾乎無日無之。而這些謾罵、詆毀、羞辱的舉動也受到各自死忠支持者的大力贊好。

最近的懸賞掌摑郭素沁及灑雞血在政治領袖肖像上,以及之前的在政治領袖肖像上撒尿事件都明顯的是下三濫手法,是對政治對方陣營領袖極端不尊重的行為。除了被政治蒙蔽理智的人,所有人應該都會認同,這些行為已經嚴重的失去了對人的尊重。

但是最近紛紛擾擾的始作俑者郭素沁的所謂賀年視頻《馬來犀利啊》,是不是同樣的也缺少了對人的基本尊重呢?郭素沁辯解說她的視頻裏沒有指名道姓。但是觀看過視頻的人,應該都知道吉夫人、畏公公和厭厭師父指的是誰。無論是名字諧音、身材造型以及談話內容,都明顯的讓人聯想到現實中的政治人物。相對於李凱倫的對納吉肖像塞蓊菜,我覺得《馬來犀利啊》裡頭對對手的羞辱更明顯和嚴重。此外,所有拿別人名字的諧音、身材等來取別名和嘲笑,我都一律認為是缺少對人的基本尊重。

面對我國的「國情」,我不會天真的希望我們的政治人物可以擁有如鮑勃多爾那樣的胸襟去尊重對手,更甭提佛陀了。但是要求他們——特別是對我們尊貴的議員——給他們的對手基本的尊重,就是對人的基本尊重,應該不是太過分的要求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