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21日 星期日

宗教暴力的根源不是宗教

本文發表於《普門》雜誌第176期(2014年9月)

所有宗教都標榜它們是崇尚和平的,但是諷刺的是世間太多的殺戮和暴力都是因宗教而起的。十一世紀開始爆發的基督教和伊斯蘭教之間的宗教戰爭,也許從來不曾停息。人們以宗教之名發動的戰爭、殺戮、屠殺一直是這個世界的夢魘。實際上,這些殺戮和屠殺並不只限於對付異教徒,還包括對付自己宗教中不同宗派信仰者。

最新的宗教戰爭,或者更準確的該說是宗教殺戮或屠殺或暴力,就是目前由曾稱為「伊拉克與黎凡特伊斯蘭國」(ISIL)或「伊拉克與大敘利亞伊斯蘭國」(ISIS)的遜尼派伊斯蘭極端組織所發動,他們在伊拉克和敘利亞以暴力手段試圖建立一個政教合一的神權國家。他們不但殘暴殺害異教徒如基督教徒,也以同樣的殘暴手法對付其他非遜尼派的穆斯林。而他們的殘暴程度已經無法理喻!

所有這些以宗教之名而行之的暴力,我都稱之為宗教暴力。而身為佛教徒,儘管感情上非常不好受,我還是必須承認,以斯里蘭卡和緬甸的案例來看,向來自詡為最和平,也一般上被認為如此的佛教,也一樣無法倖免於宗教暴力。就像我們非議穆斯林世界對於伊斯蘭極端組織的宗教暴力保持沉默,我們也不該漠視佛教徒的宗教暴力。承認佛教徒的宗教暴力並譴責之,不表示我們承認佛教是暴力的宗教。恰恰相反,正因為佛教是和平的宗教,我們更應該譴責這些假佛教之名而行的宗教暴力。

著名歌手約翰連儂也曾這麼唱過:「想像這世界上沒有國家,這其實並不太難,我們不必為了什麼而殺而死,如果也沒有宗教,想像所有的人都能和平共處」。似乎,崇尚和平的宗教正是妨礙人們和平共處的根源所在!但是我堅持認為,宗教暴力的根源不是宗教!

移民美國的敘利亞心理醫生瓦法.蘇丹多年前在半島電視臺的辯論節目中,有一段話非常出色。她說:「我們目睹的這場在全球範圍的衝突,不是宗教的衝突,或文明的衝突。它是兩種相互對立的東西、兩個時代的衝突;它是那種屬於中世紀的心理和 21 世紀的思維之間的衝突;它是先進和落後的衝突;文明和原始的衝突;理性和野蠻的衝突;它是自由和壓迫的衝突;是民主和專制的衝突。」

所以,所有宗教暴力來自於這些宗教信徒內心中落後、原始、野蠻、壓迫和專制的中世紀心理。在他們的對立面的不是異教徒,而是先進、文明、理性、自由和民主!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