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15日 星期二

為國家請命

本文發表於《普門》雜誌第188期(2015年9月)。


淨選盟再次號召人們在2015年8月29日走上街頭。這是相隔三年多後的另一次大型上街訴求。也由於目前的局勢,淨選盟4.0集會和以往不同的是,除了訴求推動體制改革和干淨選舉之外,也提出搶救我們的經濟和異議的權利。但是卻仍然和以往一樣,有人質問淨選盟4.0集會是不是被政黨騎劫,甚至質疑該不該支持淨選盟4.0集會。

我們應該先看看我們現在的局勢。馬來西亞人民目前生活於水深火熱當中。自四月實行GST後,許多中下階層的人民已經深感經濟壓力。近期的馬幣貶值,物價和生活費跟著水漲船高,人民的生活壓力更是雪上加霜。對於這一切,我國政府卻似乎完全束手無策。如果政府只是束手無策也許人民也還可以容忍,但是我國政府卻更像是無動於衷,根本不把人民的困境當回事。甚至有者還在人民的傷口上撒鹽。

在普羅大眾深感生活壓力逼人之際,同時上演著1MDB蒙受天文數字的虧損和我國首相納吉的私人賬號傳出有人彙入七億美元的巨款,以及隨後發生的許多讓人民膛口結舌的事件。報道此事的The Edge被勒令停刊。副首相和總檢察長雙雙遭革職。反貪污委員會發表文告證實確實有26億巨款彙入首相個人賬號,之後發生的不是首相遭查,反而是反貪會的官員遭警方盤查,甚至有者被調職。

所有的這一切,以及其他許許多多無法盡訴的荒唐事件,都一再讓人民感覺憤怒之余又深感沮喪。對於政府領導幾乎不必問責,人民只有無力感。看著許多人簡直肆無忌禪的貪腐、目無法紀、挑釁,而我們卻什麼也做不了。本來應該執法的單位,卻成為“被執法”的單位。同時輿論自由漸漸收窄,人民開始害怕表達立場。所有這一切無疑都可以歸咎於我國體制的崩壞。

體制的崩壞,在於政府權力過大,沒有任何力量可以制衡之。我們現在的體制之敗壞,更造成了行政權力的高度集中於首相個人。而制衡制度的毀壞和體制的崩壞卻是惡性循壞的。一般民選政府最後的制衡力量是選民的選票,但是如果沒有干淨和公平的選舉,那麼這最後的堡壘也將淪陷,屆時馬來西亞就算不至於陷入萬卻不復的境地,相信要回歸成為一個正常的民主國家也得要一番大陣痛和浪費很多年的成果。

所以,明顯的,除了淨選盟4.0集會的上街,我們還能怎樣呢?就算上了街也不能怎樣,至少我們表達了人民的心聲,國家和人民請了命。佛陀說我們要上報四重恩,其中兩個分別是國家恩和眾生恩。因此在國家有難,和眾生疾苦的當下,我們報恩能做的其中一件事就是為國家和眾生請命。

這同時也是“慈悲為懷”的體現。我們都知道慈悲是個復合詞,由“慈”和“悲”兩字組成。慈是給予眾生快樂,悲是拔除眾生痛苦。有時候慈悲還需要智慧的引導。大悲是不忍眾生疾苦,盡己之力想拔除其苦。但是當智慧讓我們看到眾生的疾苦來自體制的崩壞時,我們就不能只停留在協助需要幫助的人 ,那只是在“果”上拔苦,所以我們還必須要求在“因”上改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