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9月2日 星期日

漫谈盛噶仁波切

此文应南洋商报登彼岸之约,写于去年六月。无意间竟在网上看到被人转载,于是就将之“转载”过来。

盛噶仁波切早前来马来西亚为其著作做宣传,经过报章的大篇幅报导而引起了广大佛教社群的关注。俗名求英旺索的盛噶自辩称,他不是出家人,同时也说菩萨不一定穿袈裟,菩萨为普渡众生会以不同面貌进行渡化,他的时尚弘法行为吸引许多年轻人。他还说,做活佛不是他的选择,换句话说,目前的生活才是他的选择。

坦白说盛噶仁波切的辩白也并不全无道理。同时任何人当然都有权利选择他要过的生活。佛教绝对是个尊重人权的宗教。也诚然,“活佛”及“仁波切”也确实并不一定就是出家人。“活佛”是藏传佛教独有的特色。西藏喇嘛旧教(红教)准许娶妻,故以生子为法位继承者,自宗喀巴创立黄教之後,乃改为独身之规定, 故于法位继承过程中,产生重大转变,而衍生出转世相承的办法,以解决法位继承之问题。

其实盛噶仁波切所进行的所谓时尚弘法方式并不新鮮。目前许多佛教工作者都以各式各样新颖的手法吸引年轻人学佛。到任何大型书店走走,你肯定将发现各类佛教书藉,不论中英,都琳琅满目。许多作者也一样进行各式宣传活动。在歌曲方面,国内许多年青佛子都进行无数创作,也结集成辑。甚至我们也看到有出家人以电影弘扬佛法。因此,此事件之所以引起议论纷纷,我想主要在于盛噶仁波切的形象和所作所为与一般人所熟悉的仁波切太过于不同,再加上他曾有女朋友以及他的师父和直贡蒋贡澈赞法王公开指他违反教规以及尚未完成修行有关。因此,这件事应视为人们对盛噶仁波切不符身份的所作所为的不满,而不是对新颖弘法方式的置疑。

盛噶不可能不知道活佛的身份是多么的崇高及受人拥戴,尤其是修习藏传佛教者。即使他不是出家人,也应该遵循藏传佛教所定下的生活规律。更何况他的所作所为,就算以在家人的标准也仍然属于奢糜的。而且,让人不能苟同的是他一方面不愿意过活佛的生活,另一方面却以活佛的身份为号召替其著作及个人促销。

然而换另一个角度去看问题,我却不禁迷惑,既然他是有修行者的转世,肯定多世都是修行人,为何却在今世不愿意过出家人的生活?当然可能的解答是在寻找转世灵童出错。但我却想进一步的追问,因为我知道佛陀曾说过“人不因出生而成为贱民,也不因出生而成为婆罗门,唯有个人的作为让其成为贱民,唯有个人的作为让其成为婆罗门。”佛陀出身在奉行种姓制度的古印度。体悟众生平等的佛陀认为种姓制度是不合理的。他认为,一个人的身份之高低是由他的行为,而不是由他的出身来决定。而活佛制度却是在不知道一个孩子的行为品德之前,便决定他一生崇高的地位。此制度和佛陀依法不依人的教诲也有矛盾。因为我们不是基于一个人对法的掌握而崇敬他。却是先断定他崇高的身份地位,然後才给予他佛法上的修习。如果此人日後的言行举止有不如法之处,恐怕其弟子们也无法慎察,或者也只能盲从。

此一盛噶仁波切现象,也让我们看到目前普罗大众追求偶像的心理。尽管佛陀早就说过“见法者见我”,依佛陀的教法如实修行,比迎接瞻仰佛陀更重要。但是二千五百年後,我们依然看见佛教追星族。今日的弘法活动,卖的早已不是内容,而是主讲人的名气。同时,也必须开始警愓商业元素的渗透佛教弘法活动。

从积极的一面去看,此事也让我们知道,要将佛法普及,传统的宗教确实需要当代的模式以走入人群。但是当人们开始以当代需求为名尝试颠覆传统时,当商业元素无孔不入的渗透如来家业时,我们也肯定将面对更多类似的灰色地带。如法和不如法的鉴定,将是未来佛教领袖们极大的挑战。这个未来也许已经来到。这个未来已经来到!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