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0月18日 星期四

你们慈悲的身影如此巨大

缅甸这个几乎与世隔绝由军人统治的社会主义国家,在该国僧侣走上街头和平游行後,突然之间成了举世注目的焦点。在我工作附近的缅甸大使馆,也突然间热闹起来,几乎每天都有人到那儿请愿或示威。全世界都在声援缅甸僧侣和民众,呼吁军人政府克制;连向来不干涉他国内政的东盟也谴责缅甸军阀政权以暴力对付僧侣和民众。

佛教向来予人的印象就是远离凡尘,不问世事的。尤其是南传佛教,更被自诩为大乘者贬为自私的自了汉。但是在缅甸,平地一声雷,僧侣带领了一场所谓的袈裟革命。一九八八年民主运动的悲壮惨烈,对缅甸人是无法抺去的记忆,因此在他们走向街头时,我相信他们绝不会天真的不知道,他们面对的是生命的危险。然而即使如此,他们还是走了出去。

是什么让他们如此的坚决?我认为正是佛教最强调的慈悲。作为宗教师,这些僧侣们教导信徒们离苦得乐的四圣谛和八正道。所以看着缅甸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当中、看着他们的信众被暴政压迫、看着原本应该富庶安乐的国家,变成一个物资严重匮缺的家园,他们生起了对人民的悲悯。他们希望信众们的离苦得乐,不只是在来生,他们希望信众们在现世中就能脱离此人间炼狱。

因此,他们挺身而出。面对失去生命的风险,他们作出了无畏施。许多民众看见了出家人的悲心和大愿,感动了,他们自动自发的加入了游行行列,甚至自动的给予僧侣的保护。于是,事态如野火燎原。然而即使如此,他们依然遵循佛陀的教诲,他们始终是平和的,颂着慈悲的经文,希望以他们超然的宗教师角色,能使得军政府正视人民的诉求。

然而,我们依然听见有人置疑僧侣此举是否正当。也许他们认为出家人应该与世无争,专心致志于自己的修行。但是,难道出家人都得闭上眼睛,捂上耳朵的修行吗?是的,佛教是个出世的宗教,但是否表示佛教对于世界上的不公不义就该不闻不问呢?佛陀虽然放弃了世俗的一切荣华富贵、妻儿亲情,出家修行,终证正等正觉。但佛陀本身却从来不是不理人间俗事的。

在佛陀时代,琉璃王想要征讨迦毘罗卫国。佛陀得知此消息後,悲悯他的祖国和族人,于是一个人来到琉璃王的军队必须经过的道上静坐,等待琉璃王和他的军队的到来。即使是凶恶残暴的琉璃王,看见了佛陀当道,也下令回军。此後接二连三的,佛陀都以同样的方式阻止琉璃王攻打迦毘罗卫国。当然最终琉璃王还是灭了迦毘罗卫国。又有一次,拘利族与释迦族人为了争夺偌黑泥河的水源,准备为水一战。当两方大军在偌黑泥河畔对峙,武装冲突几乎一触即发之际,突然佛陀迈着安详寂静的步伐走了过来。佛陀以他的智慧和慈悲劝阻他们,避免了一场战争。

从缅甸僧侣的和平的游行,我不自禁想起1963611日,为了抗议南越的吴廷艳政府对佛教徒的高压政策,广德法师在西贡的闹市街头用汽油引火自焚,而终于引起全世界谴责这种对宗教的迫害。最终吴廷艳政权因此而被推翻。

然而,缅甸事态会如何演变,目前尚无法预料。但情况不容乐观。因为军人终于开枪了。经上说,两军交战,遇到沙门还得退让,但缅甸的佛教徒军政府竟然对自己的宗教师开枪了。

佛教是热爱和平的宗教。但是热爱和平如果只是停留在自己消极的不破坏和平和不使用暴力是不足够的,它还得包括积极的维护和平、推动和平、阻止暴力。缅甸僧侣的无畏施让我们再次见证,佛教不是遁世的。不忍众生苦的情操,让他们走出廟宇,走入群众。师父们呀,你们慈悲的身影是如此巨大!但在强权之下,却又如此弱小!

南无僧伽耶!愿所有缅甸人民远离一切苦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