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7日 星期二

明义法师应受非难

关于明义法师事件,很多人会说“僧事僧决”,身为居士的我们不该过问。很抱歉,我不能认同这样的论点,我认为明义法师事件已经对佛教造成很大的伤害,不能再以“僧事僧决”为由对它视而不见。所以该说的我还是要说。

我一直都认为明义法师压根儿就从不认为自己有错。所以被判刑,相信他应该是认为那不过是技术上抵触了国家法律。从他在法庭上的辨白便可以看出来,他出狱后的行径更是凸显了这一点。因此我们期待他会忏悔、期待他会向佛教界道歉、期待他会“负责任”的还俗,都是“一厢情愿”的想法。

其实佛教徒都是很善良的,甚至常常被批评为滥慈悲。所以我想如果明义法师服刑出狱后,即使不还俗也不公开道歉,甚至继续他之前的“事业”,只要他安分一点、低调一点,我想佛教界即使依然对他不满,相信也不至于会公开的对他“呛声”。

但是,看来明义法师似乎不是个喜欢低调的人。所以他高调的复职。在福海禅寺举行盛大的“升座庆典”,庆祝担任该寺住持20周年。这一点连三美维鲁都要自叹不如。至少三美维鲁没有高调的庆祝担任国大党主席30周年。可能认为庆祝担任住持20周年的“升座庆典”还不够高调,他更在五星级酒店设宴款待嘉宾。

而这高级夜宴究竟花了多少,有几个版本。有说花费二万多新元,有的说六万新元,也有的说筵开六十多席花费超过二十万新元。不管花费多少,就算是由信徒出资,钱总得应该用在更有意义的事情上。如果他们不知道要怎么花二十万新元,我可以建议他们把钱捐给马佛青用来印刷国民服务佛学班的佛学参考书:《佛教徒的信仰》。

新加坡佛教总会表示对明义法师无能为力。这一点我可以谅解。但是我认为新加坡佛总至少可以在道义上公开的非难明义法师的不当,给予他具体的劝告,要求他忏悔道歉,必要时还应该施加一定的压力,不能反过来只是要求“佛教界人士搁置争议向前看”。

3 則留言:

  1. "如果他们不知道要怎么花二十万新元,我可以建议他们把钱捐给马佛青用来印刷国民服务佛学班的佛学参考书:《佛教徒的信仰》。"I totally agree!

    回覆刪除
  2. 阅读更多有关本文的评论:http://www.facebook.com/liaukm/posts/1708406465947

    回覆刪除
  3. It would be better off he disrobe and lead a normal life as lay person. I believe he could be a successful businessman in his new venture.

    For me the media has exposed him as "senior and honour" monk for a long time and has never stressed the important of the spiritual cultivation of other normal practising monks who follow Buddha's teaching properly.So, he lost his way and strayed. Pitiful !!!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