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6日 星期一

年十四,燈佑蘇丹街

poster
這個新年我們過得很不一樣。因為昨天,年十四,我們一家去了蘇丹街,參與了「年十四,燈佑蘇丹街」。我們八點多才到達蘇丹街。當時節目已經在福音堂的籃球場開始了,但是的人數還沒到達頂峰。我們從人鏡慈善白話劇社走向福音堂時,人還是走在馬路邊。到我們從福音堂跟着舞龍、提着燈籠往回向人鏡慈善白話劇社時,人潮已經擠滿了整條馬路。以我不專業的估計,昨晚的頂峰時期,人潮應該達五千人。

而且一路走下來,竟然碰見很多朋友,而且很多還是佛友。也碰見了妙贊法師。師父對我說她很少逛街,結果卻兩次在街頭碰到我。她還說,這條街對我們兩個還特別有意義。是的,709我們就曾在這條蘇丹街走過。不過和上回比較,這次氣氛輕鬆多了,我還開玩笑說:幸好這次警方沒出動水炮車。不過後來我們在樂安茶室時倒是看到開來了三輛鎮暴隊的車。停在一百米之外。慶幸的是,警方這次沒有愚蠢到去驅散人群。

solo dance

主持人吉安多次提到這是一個街頭廟會。主辦單位除了在福音堂的籃球場及人鏡旁邊的停車場安排了許多文藝表演之外,也在福音堂到樂安茶室之間安排了許多街頭藝術表演。所以當晚的氣氛並不如709那般的激動,反而也許因為過年的緣故,更多的卻是歡騰。這樣的街頭表演,對我還是新鮮的事呢!我們一到蘇丹街,首先看到便是右邊這個舞者在五腳基演出靜態舞蹈。也有很多人坐在她旁邊的位子上和她合照。

roufan
we

我們一到現場,我便發現我們忘了一件重要的東西:相機。不過我知道回去上面子書一定也可以看到很多今晚的照片。結果沒料到的是,佛青的老朋友林日漢竟然上載了一百多張當晚的照片。日漢家住關丹,竟然也來支持,實屬難得。我當晚沒有看見他,但是卻在他拍的以上兩張照片中看到我們。也許他當晚也沒看到我們。同時我也在日漢的照片中看到當晚沒見着的朋友。而這裡所有的當晚照片都是從日漢的面子書相簿中借來的。

white lantern
funeral

當晚最吸引我的目光的當屬這個送葬的藝術表演。一個外國女子拿着一個又像白燈籠又像白幡的紙製品,前頭走着兩個白面的男女,男的手上捧着一疊類似冥鈔的東西。是在為即將為捷運讓路的蘇丹街送葬吧?後來這對男女演員真的就燒起紙錢。

lantern

除了悲情的送葬,當晚還有積極的祈願,如右圖的燈籠。妙贊法師還告訴我,最後她還得參與宗教祈福和總迴向。可惜,孩子們說他們累了,我們在十一點之前便離開了。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有一度,舞獅的鼓聲和馬來鼓的鼓聲同時響起,此起彼落,雖然說不上動聽,但是卻一點也不刺耳,最重要的是誰也沒干擾了誰,誰也沒覺得他們不能同時擊鼓。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