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30日 星期六

單一源流學校的神經線

本文發表於《普門》雜誌第190期(2015年11月)。

新聞局官方網站上不久前上載了一則問卷調查,以收集民眾對國家建立單一源流學校的意見。此問卷上載後,先是在社交媒體上引發網民的關注,競相相告呼吁大家去表達反對意見。接着是華團和政黨人士紛紛發言譴責,認為這是有人故意挑釁,並要有關當局揪出涉事者而給予他們應有的懲處。華團和政治人物非議的立論不外乎是說華小的存在是我國憲法所保障的,任何人都不應質疑;任何相關言論都是非常敏感的,觸犯華社的禁忌,不利我國人民的和諧。以及諸如此類我們大家耳熟能詳的論點。

我不認為在憲法下獲得保障的事物,人民就不能提出討論或者質疑。我支持華文教育,認同人民有學習母語和以母語學習的權利,但是我一樣覺得任何人也都有提出不同意見和看法的權利,當然這包括質疑的權利。正如佛陀在卡拉馬經文中所開示的,不能因為那是經典裡記載的,不能因為那是前人所認同的,我們就必須認為那是正確的。所以若有人反對華文源流學校,質疑其是否應當存在,我覺得我們應該以理反駁之,而不是寄望當局以高壓壓制他們的聲音。

是的,以今時今日的馬來西亞人民議事的成熟度來說,這個的確是個敏感的課題。然而它之所以敏感,是因為我們都還無法理性的討論議題,而這恰恰也是因為我們一直以來都認為議題太過敏感而選擇逃避和不去碰觸。於是,我們一直沒有機會學習如何理性的討論相關所謂敏感的議題。當然,它之所以敏感更是因為我們的政黨依然是種族政黨,而種族政黨為了政治利益一直都在玩弄和操弄種族課題。

回頭看看有關的問卷,其所設的問題其實非常簡單,平心而論,也不見得偏頗。除了個人資料部分,它其實只提出以下四道問題:
您是否同意成立單一源流學校的建議? ()同意 ()不同意 ()不理會
依據您的看法,單一源流學校是否能夠保障大馬的種族和諧? ()是 ()不是 ()不理會
單一源流學校是否會為國家的教育體系帶來影響? ()會 ()不會 ()不理會
依據您的看法,母語學校是否應該保存? ()應該 ()不應該 ()不知道

坦白說,我也很想知道馬來西亞人民對以上四道問題的看法是什麼。我特別想知道人民的答案是不是真的會像我們以為的那樣以種族身份來分布。我也看不出這個問卷調查如何挑釁,乃至有人要涉事者遭到對付。

此外,也有人指責這是別有居心者在投石問路。如此的回應,我覺得反映了我國華社的極度不自信。而這不自信可以說是源於擔憂華教在馬來西亞消亡的恐懼。長久以來,馬來西亞的華文教育長期存活在拉薩報告書的最終目標的陰影之下。在這個陰影籠罩下所產生的恐懼,並沒有隨着拉薩報告書的最終目標的消失而消失。今天的馬來西亞華社對於政府對華教的立場依然極度的不信任。任何的風吹草動都能夠輕易的牽扯到華社的神經線,其中最為大者就是單一源流學校的神經線。

要對治這樣的神經質和恐懼症,我覺得唯一的出路就是擺脫種族政治,而這是一條極不平坦的艱辛道路,尤其是操弄種族衝突是我國許多政治人物屢試不爽的護身符!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