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25日 星期四

另類學佛記

不久前,馬佛青總會長王書優做東,請我及洪祖豐等吃飯。閒聊中,洪師兄感嘆現在的人都不看書了,連作研究寫論文也都只是上網找資料。我當時不好意思告訴他,我寫文章時,也是上網找資料的。當然,我寫文章也算不上是研究,而且我平日裡也還是有看書。

實際上近來看的很多佛學資料都是在網上讀到的。包括許多之前曾經捧着讀的書,甚至是家裡其實也有的書,現在要從中找相關資料時,也是上網搜。在網上搜比把書拿出來翻找,方便許多,速度之快更不必說了。

就如前面所說,我上網找佛學資料一般上都是為了寫文章。有時候僅僅是為了寫一篇博文,不過找得更勤的是為雜誌寫稿的時候。就像這兩個星期,為了給兩本佛教雜誌交稿,我幾乎每晚都在網海裡泅泳。這兩篇文章都是老編指定主題的。有點像是從前上作文課時,老師出題,學生就得抓頭搔腦在限定的時間內把作文寫出來一般。

不過,我倒是真的要感謝老編們給我指派功課。因為為了完成這些功課,我往往需要大量閱讀資料,有些是重溫,有時是新知。所以在交功課後,我自己其實也學了不少。即使是重溫或重讀一些以前讀過的書或文章,我也發現自己現在比從前理解得更多。

不過要在浩瀚網絡中找到相關及有用的資料,也不是容易的事。有時得更換很多次「關鍵詞」才能找到。有時候,用中文搜怎麼也搜不到適用的,但是換成英文後卻又能搜到很多。反之亦然。雖然有時候要花相當多功夫,雖然網絡上也未必應有盡有,但是到目前如此,我還算總能夠如願以償的找到所要的資料。

最有趣的是,很多時候會看到同一個課題完全相反的意見和論點。當然很多時候,我很容易就能判斷何者比較有理。但是也有時候是無法斷定的。像最近趁同性戀課題熾熱,我本也想寫一篇佛教和同性戀的文章,特別是很想談談「同性戀不能出家」這個說法。在網上看到了很多很好的文章。當中,英文的比中文的好。可是我始終卻還是無法斷定,究竟「同性戀不能出家」這個說法成不成立。同時,「黃門(pandaka)」究竟是不是指同性戀者,也都眾說紛紜。所以,越看越覺得「同性戀」這個課題太大,我處理不來。無論如何,過程中還是學了很多。

沒有能力寫同性戀的文章,就只好寫寫這個另類學佛記,也算是對這個課題給自己的一個交待。

5 則留言:

  1. 記得以前有讀过,“黄門”指的是生理上的某种特征,太監是其中一种黄門,后天性的。
    同性戀是有心理成份,应該不同歸類。

    回覆刪除
  2. 換版面咯!這個感覺更棒。特喜歡那一雙眼睛!想問怎樣把那個Blogger icon變成你自己的名字?

    回覆刪除
  3. 「黃門」確實包括後天性的性缺陷者,但還包括先天性以及進行非一般性行為的人。

    我也喜歡那張圖。佛陀悲憫的俯視眾生。

    要換blogger的favicon很容易,到“Design”,選“layout”,在左上角,你會看到“edit favicon”,點進去upload你的圖標就可以了。

    回覆刪除
  4. 關於同性戀問題,鄭先生的專欄《人間有A》說道:

    『大師一句話:“佛曰:‘不可說’”。

    不可說,還是說了。“他們可以做,但是,其他人不能說。”

    大師的心,寬廣包容,含義卻也很深刻。』

    當然,這是星雲大師的智慧,不是鄭先生的。

    回覆刪除
  5. 這樣的回答未免太投機了。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