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6日 星期五

我们忽略了四圣谛吗

日前从报章报道中,得悉中道僧团、原始佛教会和中道禅林几个佛教组织在我国发表了“马来西亚四圣谛佛教僧团联合宣言暨宣法”。据星洲日报报道:“原始佛教会导师随佛法师声称感到遗憾,因为长久以来,华人都误以为四圣谛是小乘佛教。他说,华人的佛教社会,似乎都不接触四圣谛;虽然有少数华人学习和亲近四圣谛佛教僧团,但仅为少数。虽然华人接触佛教已将近二千年,但过去都忽略了四圣谛的重要性。”

个人对这几个佛教组织不甚了了,但是对于“原始佛教”却是向来重视。个人把“原始佛教”理解为“初期佛教”,即是佛陀在世时一直到佛入灭后一百年部派佛教出现之前的佛教。然而对于原始佛教的内容,却也没有公断。一般认为原始佛教的教义,较为可靠的仅存在于北传阿含经和南传的尼柯耶。更严谨的定义甚至认为,只有北传的杂阿含经和南传的相应部两部经典所比对的共说,才是可靠的原始佛教。无论如何,“原始佛教”是佛教发展史上的一个阶段,是相对于后来发展而成的各种佛教宗派——包括目前的三大传承:上座部佛教(或称南传佛教)、大乘佛教(或称北传佛教)和金刚乘佛教(或称秘密大乘佛教)——而言的。

有关的四圣谛佛教僧团联合宣言和随佛法师的谈话,明显的认为除了南传佛教,其他两个传承的佛教都忽略了四圣谛。而从全球华人佛教徒而论,华人佛教社会可以说就等同于大乘佛教社会或北传佛教社会。然而从以上所述,原始佛教的教义却是涵盖于所有三大传承中。所以,原始佛教的核心固然是四圣谛,但是现有的三大佛教传承的教义,也一样的以四圣谛为依归。因此,说任何一个传承忽略了四圣谛,我认为都是站不住脚的。回到马来西亚的国情,华人佛教徒分布于三大佛教传承,甚至是,马来西亚的三大佛教传承,包括南传佛教都是以华人佛教徒为主,因此,指华人佛教社会忽略了四圣谛,在马来西亚更是无法令人信服。

其实佛陀成道后对五比丘的第一次开示,说的就是四圣谛。在佛陀弘法利世的四十五年中,他也无数次的反复阐明四圣谛。我甚至认为,佛陀宣说了四十五年的教义,都可以归纳在四圣谛之中。简单的说,四圣谛只有四个字:苦集灭道。但是,深入去理解,那却是佛陀所有教诲的总结。

第一圣谛“苦谛”,就归纳了佛教的两个根本要义:无常和无我。所谓“无常故苦,苦故无我”。苦谛中,也谈到了五蕴——色受想行识。佛说:“这五种能执著的组合体(即五取蕴)就是苦”。在第二圣谛“集谛——苦之生起”中,就谈到了我们熟悉的十二缘起和业力观。还有佛教徒常挂嘴边的“不要执著”,也是由此而来。在第三圣谛“灭谛——苦之止息”中,就带出了佛教另一个核心观念:涅槃。第四圣谛“道谛”就是导致苦之止息的途径——道。这道即是中道,也就是八正道。从八正道的正语、正业和正命我们可以归纳五戒十善。八正道的正念和正定,则归纳了各种更深入的修行法门,如数息、唸佛、禅定等等。实际上,乃至于所谓的八万四千法门都是“导致苦之止息的途径”。

因此,我认为没有任何佛教传承忽略了四圣谛,也不可能忽略四圣谛。不过,话说回来,说华人佛教社会忽略了四圣谛,在某个意义上说,却又是正确的。但是那是华人佛教社会长期忽略了对佛法的掌握,把佛教变成了只注重宗教仪式的宗教,把学佛变成了拜佛,把修持变成了宗教感应。那是对整体佛法的忽略,而不是有意的只是忽略四圣谛。认真学佛的马来西亚华人佛教徒,是从来不曾忽略四圣谛的。实际上,忽略了四圣谛,佛教也就不成其为佛教了。

【本文为《普门》邀稿】

2 則留言:

  1. 在马来西亚大专佛学营里,法师们有教导四圣谛。我们也有学习四圣谛。可是我们所认知的四圣谛是小乘人所学习的。阿罗汉是自了汉,比较自私,不懂得渡众生。我们要像大乘人,修学菩萨道,发广大愿,救渡众生。小乘就像小学程度,大乘就像大学程度。四圣谛是基础,不要只停留在基础,要继续修学大乘法。

    回覆刪除
  2. 以我的認知,大乘法也不離四聖諦。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