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8日 星期四

我國的宗教氛圍越趨保守

美國女歌星埃里卡巴杜(Erykah Badu)對我而言是個陌生的名字。但是最近因為她身上的「阿拉」字眼紋身照片所引發的風波,卻讓我看到我國的宗教氛圍越趨保守。英文《星報》已經因此將两名編輯停職,但是内政部却依然不滿。我們也看到土權、玻璃市州宗教司朱安達及伊斯蘭黨,甚至要求當局吊銷《星报》的出版准證。我一直在等待一些較理性的聲音。終於在昨天看到瑪麗娜·馬哈迪 (Marina Mahathir) 在她的博客發表了不認同當局的做法的文章:Trash Talking to Tomorrow

瑪麗娜在她的文章指出:

I am embarassed beyond belief about the Erykah Badu debacle. Imagine being banned when you're already in the country, and accused of wanting to insult the faith of people in your host country. Based on a bit of body art. How flimsy is our faith when it can be shaken by the sight of a piece of graphic art! And yet she then goes over to the largest Muslim country in the world, where her poster (with the body art) is displayed everywhere with no incident and where she performs in front of the President of the country.

在這之前,我也剛讀了《獨立新聞在線》的一篇題為〈情人節與穆斯林〉的文章。作者丘偉榮提到在之前的情人節事件中,在主流媒體的報導中,「一般年輕穆斯林的聲音淹沒在喧鬧的爭議底下」。我很認同他在文中提到的「國內許多年輕穆斯林的處境」,那就是「他們並不完全苟同保守的伊斯蘭論述,但卻無力挑戰這些觀點。」

瑪麗娜在她的文章中,雖然沒有直接指出那個最大的穆斯林國家的哪一國,但是我們都知道她說的是印尼。而丘偉榮也在他的文章裡舉印尼為例指出「印尼兩大伊斯蘭組織的領袖可以坦然地聲稱印尼不是,也不應該成為伊斯蘭國。」

其實,在埃里卡巴杜風波及穆斯林慶祝情人節事件之間,還發生了內政部因為巫青團的投訴,而把彼德·梅爾 (Peter Mayle) 撰寫的《Where Did I Come From》書籍,列為禁書,理由是這本書內容過於色情——但是這是一本兒童性教育書本!

在保守的宗教論述成為主流並獲得政府的認可和支持之下,我們需要更多來自穆斯林內部理性和開通的聲音。但是也正如丘偉榮所說的:「可是在馬來西亞,如果有穆斯林領袖(特別是在野黨的領袖)公開反對伊斯蘭化政策,肯定會受到主流馬來報章的渲染,並被套上「反伊斯蘭」的帽子。」也許只有像瑪麗娜這種有特殊背景的人才敢說話了!

4 則留言:

  1. 身為穆斯林,我對諸如此類的事感觸更深刻。丘偉榮先生談到的保守和開明的青年穆斯林,我本身也身歷其境。所以,有些事,該怎麼說該怎麼做呢?往往引人深思。可惜,我們目前的環境,並沒有很好的探討條件,更妄論擬定開明的政策。

    回覆刪除
  2. yes, the first impression when I heard about the news that the children book is banned is 'oh my goodness, to this extend?' The news actually showed clips from the book and judging by the pictures I don't think they contains any sexual issue...

    回覆刪除
  3. 在一些场合,能碰这些“敏感课题”的,也只有是回教徒。

    回覆刪除
  4. 这解释为什么一些开明勤奋的马来人在自己的国家过得好辛苦(甚至比我们华人更没有自由!)。我认识几个来自马来西亚年轻一代的穆斯林朋友,在美国过得如鱼得水,根本不想回家!这说明了什么?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