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8月12日 星期日

柔佛水灾的启示

柔佛州在去年杪和今年初两度遭受大水灾的侵袭。对许多蒙难的灾黎,这次的水灾肯定成为他们记忆中不易抹去的一页。但对于更多幸免于这场劫难的人来说,我们又该从中得到什么启示?

首先,从这两场大水灾中,我看到人性丑恶的一面。从报章上的报导,我们看到许多被赋予责任去拯救灾黎的人士,却趁“水”打劫,要灾黎们缴交一笔费用才施与援 手。此外,我们也看到许多的商店被人洗劫一空。何谓“悲悯之心,人皆有之”?恐怕深受其害的灾民之心灵创伤还远甚于水灾带给他们的伤害。

所幸的是,在这场水灾中,我们也看到了更多人性光辉的一面。许多热心人士和团体,当然包括了许多的佛教团体和个人,都本着人溺己溺、同体大悲的精神,源源不 绝的向灾区运送救济品,同时也还深入灾区向在水深火热的灾民施与各种援助。此外,我们也看到许多的团体也自动自发的发起筹款活动,而这些筹款活动也获得广 大社会人士的热心回应。这一丝丝的暖意希望可以温暖灾民寒冷的心。

当然,这次的水灾给我们更大的启示就是无常。这水灾让我们明白安逸是无常的。当风调雨顺(我曾以为,脱离了农业社会,我们不必再祝福大家风调雨顺了),生活 安定时,我们必须提醒自己这是无常的。灾难随时可能降临。但更重要的是当灾难来临时,我们更要提醒自己,这也是无常的,灾难也会成为过去,我们因此有勇气去面对,去改变我们的环境。

此外,这次灾情之严重,范围之广泛,雨量之泛滥,也让我们看到更大的无常。原来气候也可能会有巨大的改变的。不禁联想到最近的全球暖化现象,许多地区的冬天 不再冷了,雪不再下了。该冬眠的动物们和我们一样以为秋天一去冬来到,但是当冬天迟迟都不来时,他们也无所适从了。原来连一年四季都不是恒常的。有科学家 认为,全球暖化不全是人类的错,他们认为太阳的温度逐渐升高才是罪魁祸首,原来所谓的恒星也不是恒常不变的。

其实,水文学家早就发现雨量不断升高的现象,所以水文学家对降雨量的推算也不断提高。马来西亚的主要桥梁和排洪系统的设计都是以应付百年一遇的洪水为标准。 但是二十年前所推算的百年一遇的降雨量和现在水文学家所推算的,却已经有了很大的不同。换句话说,当初足以应付百年一遇的排洪系统,到了现在却发现它不能 负荷了。这不又是诸行无常吗?

这次的水灾,也该让一向以为马来西亚得天独厚,没有什么天灾而疏以防范的国人醒过来了。我认同这次的水灾确是天灾,毕竟雨水的泛滥不是人力之所能及。但是灾难发生後,人为的不当处理而让灾民蒙上更大的苦难却不能归咎于天灾了。美国卡特灵那的风灾是另一个因人为因素让原本是天灾的灾情更严重的例子。当然,像河 床淤塞、沟渠阻塞等造成排水量锐减的种种人为问题就更不必提了。

洪水退後,一般留下满目疮痍,但愿柔佛州的洪水退後,能够让我们有更深的启示和领悟。谨愿所有受灾情影响的人,也能走出心中的阴霾。愿所有肩负重任的人,明白天灾虽然无法避免,人力却能减轻其所带来的苦难,而把工作做好。更愿风调雨顺。

此文曾发表于《慈悲》杂志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