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8月30日 星期四

金禧年的马来西亚——佛教青年扎根展翅

回应:廖国民 --- 现任:马佛青总会长
洪祖丰 --- 现任:马佛青咨询委员、大马佛教弘法会会长

撰文:颜爱心 --- 现任:马佛青咨询委员、下霹雳佛教会会长

马来西亚步入金禧年,举国欢庆国家独立50周年的当儿,在这多元社会中的马来西亚佛教,在拥有各族人民不同文化、宗教的背景下,也走了这么一段不短的日子;佛教青年也在这多元化的环境中,孕育成长。

50年来,马来西亚国家安定,经济成长,宗教文化的建设一直在开展中,马来西亚的佛教,在建国五十年中,积极的从事净化人心,美化社会的教育工作;佛教的生力军,佛教青年在这发展与建设过程中,也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分享着建国50年的欢欣与喜悦之际,一同来探讨生于斯,长于斯的马来西亚佛教青年,在这里的角色、特色,及其走过的历史轨迹,以及对建设大马佛教的未来与展望,特访了与佛教青年关系密切的二位佛青领导,马佛青总会长廖国民居士及咨询委员洪祖丰居士,畅谈马来西亚佛教青年的一路走来,及未来路在何方。

回顾与展望, 50年的马来西亚,佛教青年如何扎根展翅…

爱心:50年的马来西亚,大马佛教巳扎根成长,在展望未来的发展与弘化,佛教将会寄望予佛教生力军的佛教青年,身为马佛青总会长,您认为大马佛青该扮演什么角色?

国民:青年在任何社群都是时代的先锋。所以马来西亚的佛教青年在教内必须是风气的带动者。能不断的推陈出新以前瞻的方式,让佛法的弘扬可以应用时代的产物以切合时代的脉搏。

爱心:佛教青年必须以前瞻的方式来弘扬佛教,请举例佛青如何去与时俱进的应用现代方式来发展佛教?

国民:比如,有佛教青年通过音乐和歌曲来弘法、举办佛曲弘法会、甚至于将现代乐器和传统课颂结合。另一个好例子即是应用网络,如部落格、网络论坛的设立。此外,由于青年对时代脉搏的熟悉和对时代变迁的敏感,所以佛教青年也得针对新兴事物和时事课题提出佛教的观点,如克隆、基因改造等等。在牵涉佛教权益的事件上,佛教青年有时也得发挥愤怒青年的本色,表达我们的立场。

爱心:除了现代化的发展佛教,在独立50年的马来西亚,这多元社会中的大马佛教,在拥有各族人民不同文化、宗教的背景下,也走了这么一段不短的日子。您曾是马佛青总会的署理总会长,目前是佛青敬重的咨询委员,以您个人的体验而言,佛教青年在这多元化的环境中,是如何的一路走来?

祖丰:佛教青年,一路走来,崎岖颠簸,内中滋味,不足为外人道。佛青一路来秉持佛法就是办法的理念。碰到任何问题,佛青皆以慈悲为怀、智慧为导的精神去处理。尤其马来西亚佛教青年的总组织,马佛青总会,在这过程中,更是以不煽情、不暴躁,而是以冷静清晰的头脑,与有关当局交涉。例如在普照寺复工事件上,马佛青总会面对重重困难,却皆能以智慧的手法去处理。这样做,固然不好受,也得不到有关当局的同情,但也总算让那些有意扭曲课题来制造宗族冲突的别有居心之士无机可趁。

爱心:在这样的一个大环境,佛教青年怎样发挥宗教情操去成就多元的和谐社会?

祖丰:有时在大环境下无法突破困境。佛青同仁只好以忍辱牺牲的态度,去换取社会和谐和国家繁荣。多元社会的繁荣和安定往往不是强势者对弱视者恩赐而得来的,而是弱视者的容忍与牺牲换取来的。因此,佛青的忍辱与牺牲是佛青为这多元社会做出的一大贡献。

爱心:佛青是佛教的生力军,就只能以忍辱与牺牲来争取合理的侍遇乎?

祖丰:佛法并不鼓励一味地忍辱与牺牲,而必须精进地去争取合情合理的待遇。在这方面,马佛青总会不曾怠慢。过去,佛青总会对华人文化、3M教学课题、道德课 程课题、膜拜场所课题、断肢法、回教化、回教国、回教徒与非回教徒的法律纠缠,国家团结课题等积极地向有关当局反应民间看法及争取合情合理的待遇。虽然往往无功而返,但从不气馁。

爱心:佛教青年捍卫佛教而要争取合理的侍遇,更肩负弘扬与发展佛教的责任,您认为佛青们要如何不负使命,发挥在教内的功能?

国民:佛教青年要在教内发挥作用,首先必须参于佛教组织。许多理想有抱负的佛青却由于过于孤芳自赏或觉得现有的佛教会过于保守而选择独善其身或只是针对佛教弊端发表评论。但是如此却无法带来实质的改变。我认为唯有参于,才能做出改变。就佛青组织而言,则可以举办一些动员社会基层的活动,如马佛青已办了廿二届 的大专佛青社区服务计划。

爱心:马来西亚是多元宗教信仰,以回教为官方宗教的国家,佛教青年除了紧贴时代脉搏来履行宗教责任,对教外要如何展现佛青的力量?

国民:在多元宗教、种族的我国,佛教青年更必须积极的和其他宗教徒和社群互动,这包括社会团体以及政府关联的机构,甚至是参与政府部们的活动,一来展示佛教青年的力量,二来不让佛教被排斥于国家发展的主流外。如参于大马青年理事会、争取青年体育部的青年交換计划等。同样的道理也适用于佛教青年在华社内部的民间活动。

爱心:在咱们这多元的宗教与文化社会中,您认为马来西亚佛教青年的特色是什么?

祖丰:马佛青的最大特色就是“通”。马来西亚的佛教青年,来自不同种族,有华人,暹罗人,僧加罗人等。他们以不同的语言作为媒介语。他们用华语,泰语,英语,马来语等学佛。 他们奉行不同佛教传承。有的奉行汉传,有的奉行藏传,有的奉行南传。 但他们都能彼此圆融,互相通达。他们真正体现了佛教无缘大慈,同体大悲的精神。这就是“通”。 世界上大概只有马佛青是这么“通”的。

爱心:大马佛青具备了如此殊胜的特色,是贴近民众,深入社会所难能可贵的因缘。为确保此角色与功能可达致,您认为佛教青年要如何更好的实践之?

国民:佛教青年,要贴近民众,深入社会,我认为,在教内必须极积的参与佛团,奉献力量投入服务,如此才能与教团互动与互惠,彼此同脉搏动,这样才能互助的彼此成就来服务佛教,服务众生。至于教外的参于——即是所谓的走入社会,我认为唯有通过组织的参于才能产生效果,也才能让公众“看见”佛青的参于。要走入社会,就必须从关怀社会做起。所以作为佛教青年领导机构的马来西亚佛教青年总会有必要积极和非佛教团体互动,也必须回应社会课题,包括联署华团所发起的一些 针对社会课题的诉求,比如对冶安不靖的诉求。如此则可贴近民众,净化人心,深入社会,美化社会。

爱心:建国五十年,佛教在这美丽的国土扎根了,秉承佛陀的慈悲教诲,佛教青年发挥了什么功能?

祖丰:佛教青年的最大功能就是“净化人心,美化社会”。各种学佛及修持活动,就是要净化人心,建立人净土。各种慈善活动,就是要拔苦,让人间变得更美好。佛教青年积极捐血,捐眼角膜,辅导问题青少年,在能力范围内让人离苦得乐。过去数十年,成千上万的青年学佛,他们以净化的心,美化了社会。

爱心:回顾过去,展望未来,佛教青年如何奉献力量,共创大马佛教?

国民:佛教青年,回顾过去,在马佛青总会的带领之下,一直以来所从事的都是全方位的佛教工作。然而随着佛教在我国的蓬勃发展,以及团体的不断增长及壮大,佛教事业的分工也必然随之变得更精细。这和发达的工商社会比相对简单的农业社会分工来得精细的道理是一样的。因此,在展望未来时,我认为马佛青往後应更专注于接引和培训青年,因此必须加强对中学佛学会、大专佛学会、佛教会青年团的协调及培训。此外,马佛青也应带领青年以更具前瞻的宏观视野去发展大马佛教,尤其在和青年特质有关的领域。比如,佛教学术研究、时事评论、开创更契合青年的弘法方式——这包括佛曲创作、团康及用佛法探讨和青年及时代切合的课题等等。佛教青年能如此的服务与付出,则为开创与建设大马佛教奉献了力量。

两位佛青领导的对话,由此可见,在咱们的国家,这多元宗教,文化、语言、民族的马来西亚,又是处在这么一个瞬息万变的时代,佛教青年是一直紧贴着大马佛教的发展,紧跟着时代的脉搏,发挥了青年先锋的角色及生力军的特色,为共创大马佛教奉献了心与力,扎下了根基。

走过的日子,是一个历史的启示,未来的日子,是一个展望的开启。马来西亚佛教青年的责任与使命,是一个继往开来,承先启後的佛青运动;是必须不断注入力量,不停投入心血的万里长征。期许在这欢庆咱们国家辉煌50年的当儿,大马佛教青年,能坚毅承担,顺应因缘,勇于捍卫佛教的法身慧命,义不容辞荷担起爱教护法的责任,继续为佛教与众生,积极的做出奉献;与此同时亦建立共识,汇聚力量去开展对国家社会的建设与净化功用。

佛教青年,就此殊胜因缘,回顾过去,务实扎根,展望未来,展翅高飞。

(此访问稿刊于南洋商报登彼岸23/8/2007)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