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3日 星期二

佛教与政治

迈入己丑牛年後,国内的政治乱像随着国阵在霹雳州通过议员跳糟夺权而掀起高潮。人们对议员的跳糟都表达了极度的不满。当民联和国阵还在霹雳州角力之际,另一边厢又传出了雪兰莪州议员黄洁冰被偷拍风波,随後沉寂多时的马华署理总会长的性爱光碟事件又掀起波涛。这一切政治乱像,让人们对我国政治人物的操守议论纷纷。相信也让许多人对政治厌恶,认为政治不过是一场争权夺利的肮脏游戏,为了打倒对方、为了权和利,方法可以无所不用其极、道义可以放两旁。

另一方面,这样的发展也吸引不少人更关心政治、思索政治。作为佛教徒,相信也会思索佛教的政治观又是如何呢?不少佛教徒会认为佛教是清浄的宗教,对政治应该是敬而远之的。其实不然。佛陀住世时除了对出家弟子开示解脱法门,和对在家弟子开示居家之道以外,同时也给各国国王如频婆娑罗王、波斯匿王、阿闍世王等开示治国之法。而其中最为人所知的应是记载在《南传大般涅槃经》里中的佛陀对摩揭陀国大臣禹舍所开示的“七不退法”。当时佛陀就以此“七不退法”阻止了摩揭陀国有意对跋耆国所发动的一场战争。

此“七不退法”即:(一)经常聚集开会;(二)在会议中上下一心的共同处理大众事务及相互负责;(三)遵循既有的制度,不轻易更改;(四)尊崇老人,并借重耆老的经验;(五)不侵犯妇女;(六)勤於维护既有的寺庙;(七)能拥护供养阿罗汉圣者。从此“七不退法”中的前三项,我们可以看到佛陀在两千五百年前便推崇议会民主制。从这里也看到议会制并不起源于西方,佛陀时代的印度即奉行议会制。佛陀的僧团也建立在如此制度上。後四项则显示一个尊重社会内不同群体及敬老尊贤的国家才可能强盛。

此外,佛教经典中多处提及的转轮圣王,也可视为佛教对世间国家领导者或广泛而言从政者的理想模范。统合而言,其中的重点是转轮圣王除了必须拥有治理国家的能力,也必须兼具个人的德行。二者是缺一不可的。如果有能力而没有德行,即会出现凭私人恩怨伤害政敌的乱象;而如果只有德行,却缺乏治理国家的能力,也一样无法让国家强盛还让人民受苦。以上两种情況,幸或不幸,都在我国的政坛上应证了。

佛陀也曾为国王订下十条应守的德目,此“国王十德”为:一、廉恕宽容;二、接受群臣的诤谏;三、好惠施而与民同乐;四、如法取财;五、 不贪他人的妻女;六、不饮酒;七、不戏笑歌舞;八、依法而没有偏私;九、不与群臣争;十、身体健康。此“国王十德”即使在今天依旧是理想的从政者所必备之条件。从中我们也可以清楚看到独栽、贪污、滥权等现代政坛的常态都是佛陀所不许的。

不晓得可不可以其中的“好惠施而与民同乐”来祈愿我国的朝野政党以人民的利益为首要考量,停止政治恶斗。同时任何举动都应以人民的意愿为依归,尤其在这全球经济不断恶化的时刻。正所谓:民之所欲,我之所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