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1日 星期一

玩转华文

我不是语言学家,而且从中四开始,我便进了理科班。但是从小我对语文,当然是指华文,便特别喜爱。所以SRP和SPM时选考华文从来就不是需要考虑的事。我记得当年SPM我们只考九科,但是要考华文的同学还是一样考华文,所以我有点不太明白现在的“10+2”方案是所为何事。

扯远了。我其实要说,我虽然不是语言学家,但是我对我们的华文受到英文严重的污染,也觉得很不是味道。香港的陶杰常常批判大陆的中文越来越不像话。当然我没有陶杰的才华,更没有他的才气。我要说的只是我们日常用语的污染。

我所听过最刺耳的英文式华语是:「我拿巴士去上班。」对应:"I take bus to work." 这个 "take" 字,在英文里用途广泛。我用的电子版英文字典里, "take" 在作为动词时有四十二条解释。但是变身华文时,却只剩下了「拿」的意思。所以我们常说「拿假期」——是的,包括我在内,有时也会犯这样的错误。只有学生会说「放假」,我们成人却不会说「休假」。

另外一个我常觉得刺耳的字是「玩」。和 "take" 一样, "play" 在英文里也是用途广泛。英文字典里,作为动词的"play"有三十五条解释。 "Play games" 说成「玩游戏」当然正确,但是把 "play basketball" 说成「玩篮球」,"play guitar"说成「玩吉他」,我就觉得别扭了。幸亏我好像还没听过有人说「玩钢琴」。不过最近却听到一句话:「我以前也玩二胡。」我想起我那三岁的小儿子有时也玩他哥哥的二胡。

希望不会有一天,有人这么对我说:我的CD机「玩」不到你的DVD;或者把 "play God" 说成「玩上帝」。

1 則留言:

  1. 我那在新加坡长大的表侄儿说过:我拿自己。
    听懂了才知道他想说的是:I take myself.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