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18日 星期四

过年记

今天从乡下又回到了大都会,感觉上新年也就过去了,虽然我要到下星期才开工。每年这个时候我都会想起小时候听妈妈说过的:「过年容易过日难」。可不是吗?过年几天就过去了,但日子却是不管多么艰难每天都得过。

由各族组成的醒狮团。
今年过年有几件事值得一书的。第一件事就是初一村里的醒狮团到家里拜年时,我讶异的发现那是一个各族混合的醒狮团。有图为证。我想,只要没有政治的涉入,各族人民是可以融洽生活的。

第二件值得一书的事是,年初一当天一位二十多年没见的中学同学到我家拜年。接着在年初三我们中学同学更是办了一个聚会。其中有不少是中五毕业后便没有见过面的。那可是二十五年没见的老朋友了。虽然有极少数的人无法马上就叫出名字,大部分倒还是和当年的样子变化不大。当晚我们像是乘坐了时光机回到了1980年代,谈了很多忆当年的事。谈着谈着,我发现虽然这么多年过去了,大家也都有着不同的生活际遇,但是当年多话的人依旧多话,当年话少的同学依旧话少。临别时,大家约好明年初三再聚。

第三件事便是在年初四当天几个佛青的朋友老远的到我的老家拜年,真个是蓬荜生辉。我以我家的咸茶(一般称为擂茶)和我妈妈的热情招待他们,希望他们会觉得不虚此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