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3日 星期六

谷歌

谷歌因为不满中国的管制而最终选择撤离中国。有人说,不是谷歌撤离了中国,而是中国撤离了世界。这新闻本地报章也报道了,但似乎不是太引起国内网民的注意。但是在中国却有民众在谷歌撤离之前到谷歌的中国总部献花,结果出现一个新词叫「非法献花」。

和中国一样,谷歌有改变世界的野心,也正在改变世界。谷歌的搜寻引擎让网上搜寻变得更容易更快捷。你总会在很多网页看到“Google Search”的影踪。甚至“Google”已变成一个动词,而且已经被收入英文字典,意为:“Search the internet (for information) using the Google search engine”。谷歌的电邮也改变了人们使用电邮的习惯。

谷歌当然也影响了我。谷歌取代了雅虎成了我的浏览器首页。Gmail也取代了雅虎成了我的电邮,连googlegroup也取代了yahoogroup。Google Image让我在搜孩子们功课上所要的图片易如反掌。Google Maps让我只要有地址便能找到地方。Google Reader让我在第一时间知道哪个我跟随的博客又有新文章了。连我的这个博客也是用谷歌的Blogger。在工作上, Google Earth是我们基建工程师对尤其是深山密林中的地形、山径、河道很好的参考资料,而它的资料比官方的地图还要正确和新。

但是谷歌的过大野心也引起不少议论。Google News和Google Books让报社和出版社非议。谷歌的网上应用软件让人们觉得它有取代Microsoft而独霸的意图。谷歌的中文拼音输入法也被指摘抄袭搜狗拼音输入法。它推出的Google Chrome也让人非议它在Firefox背后插刀,虽然它仍然继续资助Mozilla发展Firefox。而我反对任何独霸。所以我继续使用Firefox,事实上它也比Google Chrome好用。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